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炮灰女配大逆袭 > 警官,有鬼!018
    医院里,秦允猛地惊醒过来便是一声惊呼。

    旁边正在查房的护士被他吓了一跳,怔怔看着他:“先生,你没事吧?”

    缓缓回过神来,秦允连忙低头,想确认自己是不是也变成纸片人了!

    他只记得,那个黑衣人用一根针,把两个人扎成了纸片,然后……然后那个犯罪分子把他朝那黑衣人推过去,她自己逃走了!

    他最后的想法就是,他要是变成一张薄薄的纸片了,再被踩进泥地里,就再也没人能找到他了。

    那伙狐朋狗友没办法再找他胡吃海喝,家里的老爷子也没办法在骂他废物了,京城也少了个一颗红心向太阳的警官了!

    等他确认自己没有变成纸片后又是有些不敢置信,半晌,他才是缓缓看向小护士:“那个,我想问问,我怎么了,谁送我来医院的?”

    小护士咂舌:“你喝大了,醉倒在路边,有过路群众打电话报的警……”

    说着小护士偷笑掩唇:“你说你一名警察,把自己喝的酒精中毒晕倒,被群众报警送医院……”

    话没说完,病房门被推开。

    小林拎着水果进来,那小护士便是小脸微红走出去。

    坐到秦允床边,小林咂舌拍拍他:“可以啊大哥,你是喝了多少才能醉成那样子啊?”

    秦允怔怔然,他想说自己没喝多少,可话到嘴边又生生忍住,想起那个明明救过他的犯罪分子,后来却把他推向那个能把人扎成纸片人,顿了顿,他忽然开口:“林子,帮我查几个人。”

    他对昨晚那几个学生的名字还有印象!

    就在秦允对着电脑上那几个面孔熟悉的学生发愣的时候,京郊巨大的复古别墅里面,气氛诡异。

    哼哈二将跪在奢华的客厅角落,全身战栗头也不敢抬,别的人都是负手低头站在四周,沙发上,衣着华美的男子长腿懒懒交叠架着二郎腿,伸手轻抚着靠坐在他腿边的少女。

    旁边,面容艳丽的女人眼中满是嫉恨,却又不敢稍有表露。

    她故意用纸人分身代替了原本要去完成任务的属下,目的就是要借着那个人的手除掉这个小狐狸精,可没想到的是,这个狐狸精非但能从那个人手中逃脱,更是将地缚灵带了回来。

    苏暖笑眯眯伏在敖朔腿上,抬头对上白湖敌视的眼神,便是挑眉飞过去一个挑衅的媚眼。

    白湖顿时气结,顷刻间就要忍不住:“你……”

    苏暖顿时一哆嗦,可怜巴巴伏到敖朔腿上嘤了一声,看着白虎的眼神满是胆怯畏惧。

    敖朔垂眸看她,语调满是柔情:“怎么,伤处还疼?”

    “不疼了。”苏暖故意婊里婊气靠过去,抬头巴巴看着敖朔,娇声道:“能为主人分忧,暖暖不怕疼,只要主人开心就好。”

    敖朔顿时勾唇笑开,手轻抚到她头上,然后又滑到她下巴,轻捏住让她抬起头来。

    “想让我开心?”敖朔狭长的眸中似笑非笑的光芒带着无尽的意味。

    苏暖心里冷笑,面上却是更加柔顺甜腻,顺着他手的力道乖乖抬着头,轻轻咬唇,似是忐忑又带着期待。

    敖朔眸色变黯,随即勾唇:“想让我开心,还有别的更容易的法子,你要不要试试?”

    苏暖正满脸娇羞准备配合,就听到旁边白湖终于忍不住开口:“主子,她……”

    苏暖心里暗笑,果然,下一瞬就看到敖朔眼中骤然闪过寒光,眯了眯眼,立刻,回过神来的白湖面色如土,噗通一声跪到地上不敢再作声。

    敖朔却没看她,而是揉了揉苏暖的头顶,柔声道:“乖,去休息吧,睡醒了有好东西赏你。”

    苏暖立刻乖巧柔顺起身退下:“是。”

    她转身上楼,就在她身形消失在二楼的下一刻,楼下敖朔抬了抬手指……艳丽的女人一生痛呼,整个人倒飞出去狠狠砸到身后的墙上。

    甚至顾不上抹去唇边的血迹,白湖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跪好,全身颤抖。

    “私自用分身做事,差点弄丢了我的地缚灵……白湖,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敖朔的声音并不严厉,相反,还十分温和,像是在说情话一般。

    那女人却是颤抖的更加厉害,头都不敢抬:“主子饶过小湖这一次,小湖再也不敢了,求主子……”

    “呵。”敖朔轻笑一声:“刚刚你唤我,想说什么?”

    他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丝毫力道,可白湖清楚的知道,若是自己给不出一个好的解释,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

    她满身冷汗,咬牙,却终是没敢撒谎,颤抖着说道:“求主子明鉴,小湖的确是想借云十三的手除掉那个女人,她、她一定别有用心,她就是个狐狸精,求主子不要被她迷惑了……”

    敖朔再度轻笑一声,上身前倾看着地上的女人,勾唇:“小湖儿,如果我没记错,你才是你口中的狐精吧,怎么,身为狐精却比不过一个人类……不甘心?”

    心思被毫不留情戳穿,白湖不敢分辨,咬唇,鼓起所有勇气抬头,语调颤抖:“那是因为,因为……小湖太爱主子了,无法忍受别的女人引诱您。”

    这样的话分明取悦了敖朔,他勾唇,朝地上的女人招招手。

    白湖眼底骤然涌出亮光,她不敢起来,就那么用跪爬的姿势小心翼翼靠过去,试探着,慢慢的攀上他的腿,一点一点看他的反应。

    四周保镖模样的人都退了下去,墙角,哼哈二将跪在那里,看着沙发那边的越来越不对的情景,全身抖若筛糠。

    这不是他们能看的,可是,他们却怎么也不敢动。

    就在这时,沙发上的男人闭眼靠到身后,抬了抬手指……哼哈二将齐齐一震,不敢回信看着彼此,然后就看到,有暗红的火焰从对方嘴巴,鼻子,眼睛里面冒出来。

    墙角两人顷刻间化为一小捧灰烬,被风一吹,消散的一干二净……沙发那边,身下被伺候着,敖朔闭眼靠在沙发上,手指穿插在白湖头发里面,缓缓开口,声音低哑。

    “她的我的新玩意儿,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碰。”

    白湖没有办法回应,只能更加卖力讨他的欢心。

    苏暖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着三八给她实时播报楼下的战况,暗暗感叹。

    还真是那啥性本淫啊,就这么青天白日敞着大门就开火了,这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好。

    “不要小看云十三,把他尽快处理掉……”敖朔闭着眼一边享受一边开口说着,语调阴测测:“我不想有任何变故,尽快集齐五鬼,越快越好……”

    说完,他暗哑的嗓音再度吐出一个字:“……快。”

    接着便是一把猛地按住白湖的头。

    等到第二天,苏暖再度在敖朔身边碰到白湖的时候,就发现,白湖看她的眼神中厌恶和仇视已经减轻了许多,还带着些隐隐的得意的示威的感觉。

    她有些愕然。

    这些精怪的脑回路还真是奇特啊,不就是给那谁那啥了,竟然觉得自己得了天大的好处吗?简直是……人没办法跟禽兽比较啊!

    收回视线,就看到敖朔狭眸中满是笑意招手唤她:“过来。”

    那模样,跟召唤一只小猫小狗没什么区别。

    苏暖面上涌出柔顺乖巧的笑,乖乖过去,直接坐在他脚边的地上小动物一般伏在他膝盖上。

    没办法,她不想跪,又要讨好,自然得找别的方法。

    这份柔顺和依赖敖朔分明很是受用,一边像往常一样抚着她的头,一边低声开口:“小东西,去给爷办件事儿。”

    苏暖眼底冷光一闪而过,面上却是柔顺乖巧一片,仰头看着他,甜笑着:“能为主人分忧,求之不得。”

    敖朔拍了拍她的头,似笑非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