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死的离奇
    “噗噗噗”,二人一连对了三掌,每对一掌,便有一道劲力横飞出去,而丁不四身形也跟着退后两步,三掌对完,丁不四身形腾腾腾退出丈许,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群雄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打斗惊呆了,不自觉的让开了一小片空地。

    “气煞我也,”丁不四气得直咬牙,“你这小子,居然用四爷我的武功来对付四爷,三哥,你不要出手,我今晚一定要教训教训这小子。”

    “老四,你放心的打,三哥绝不会插手的。”

    丁不四登时面色一黑,原来方才那句话只是兄弟二人默认的暗号,他叫丁不三不要出手,实际上却是要他出手,不料丁不三来了个顺水推舟,真的就不出手了。

    他方才已经察觉到了,慕容复的功力深不可测,丁不三不出手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可能是对手,但话已出口,当下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随即便见丁不四大喝一声,扑向慕容复,双掌翻飞,如刀如剑,气势凌厉,速度极快。

    “天哥,我四爷爷被人欺负了,你快出手帮帮他。”站在一旁的丁铛,自是听出了丁不四的窘态,当即朝石破天低声说道。

    “啊……”石破天正暗自打量着慕容复,心中好奇此人明明武功这么高,身上却半点气息也无,听得丁铛如此一说,登时面现为难之色,“这……这不好吧,两个打一个……”

    “什么不好!”丁铛立即变了脸色,怒瞪了石破天一眼,“你就这般看着四爷爷被人欺负吗?”

    二人说话间,慕容复与丁不四已经交上了手,但不论丁不四使出什么招式,慕容复总是以相同的招式反击,自始至终身形都站在原地不动,观其神态也是轻松写意,游刃有余,而丁不四绝招迭出,却始终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一次退的比一次远。

    “天哥,你就帮帮我四爷爷吧!”丁铛见石破天不为所动,语气一转,开始撒起娇来,声音娇滴滴的,好听极了。

    “这……好吧。”石破天见丁铛水灵灵的美目中蕴满了雾气,不禁心头一软,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想,我等四爷爷一会儿退下来之后再上去,这样既保了四爷爷的面子,也不至于以多欺少。

    忽然“砰”的一声,丁不四被慕容复击中一掌,身形倒飞出去,石破天见机会来了,陡然一步迈出,中途时探手按了下丁不四的腰部,丁不四身子有了借力之处,一个鲤鱼打挺,稳稳落地。

    而石破天却是长身而出,双手半握成爪,抓向慕容复两只手腕,虽然招式颇显凌厉,但其身形歪歪斜斜,明显轻功不济的样子。

    不过慕容复却没有半点小瞧之色,手腕一翻,三十六路大擒拿手使出,反手去抓石破天手腕。

    众人自然是看出石破天使的是丁家十八路小擒拿手,而慕容复却以三十六路大擒拿手反击,心中均是感到疑惑,以慕容复方才的出招风格,难道不应该是十八路小擒拿手么?

    他们自是不知,慕容复的这些武功不过是现炒现卖,丁家十八路小擒拿手颇为玄妙,他只窥得其形,未得真谛,若是勉强使出,纵然不至于败,但也没了先前那种轻松自然。

    石破天一身武功,就数这十八路小擒拿手最为熟练,眼见慕容复以大擒拿手反击,他手中招式不变,脚下方位却是变了,身形一晃,陡然闪到慕容复身侧,而双爪的目标也变成了慕容复脖颈和肋间。

    这两处若是被抓中,便能瞬间制住敌人,小擒拿手的精髓奥妙与狠辣凌厉便在此处了。

    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原本破解此招也不难,只是他都摆了半天的谱站在原地不动,现在若是被逼得移动,岂非是落了面子?至少他心中是这般想法。

    当即右手化爪为掌,反贴在脖颈上,而左手反抓一把,正好迎上石破天抓向自己肋间的手。

    原本只是很正常的防御招式,但在石破天双手即将与之接触时,却是奇异一变,石破天一双手腕瞬间落入慕容复手中,看上去倒好似石破天故意伸过去给他抓一样。

    “这是……”石破天大奇,他完全没有看清慕容复是如何做到的,登时愣在了原地。

    慕容复分出二指,分别搭在石破天列缺、神门穴上,石破天立时失去了力气,再也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慕容复目中寒光一闪,这么好的机会,要不就此将这小子扼杀?

    “玉儿……”这时,一个担忧中带着几分悲切的声音传来,温柔动听,又稍显凄楚,令人不觉心生怜意。

    慕容复转头看去,正是那闵柔,此时的她一脸担忧之色,雪白的小手紧紧握着剑柄,似是随时准备出手相救。

    而其身旁的石清,也是面色变幻不定,看着慕容复。

    “唉,”慕容复心中叹息一声,有这夫妇在,他想杀石破天怕是不可能的了,这对夫妇在群雄中影响颇大,只要他们一动手,群雄必定群起而攻之。

    “罢了。”慕容复转眼便压下心头杀念,肩膀微微一阵,一股无形气劲撞在石破天胸口,“噗”的一声,石破天倒飞出去。

    “少年人,凡事量力而行,切莫强行出头。”慕容复淡淡瞥了一眼石破天,用一种颇为怪异的语气说道。

    “阁下莫非是姑苏慕容家的传人,有‘南慕容’之称的慕容复公子?”石清不去看石破天伤势,反而朝慕容复拱了拱手问道,他方才见慕容复出手大多以相同的招式反击,立时联想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慕容复倒也没什么好否认的,点了点头便道,“不错,本公子复姓慕容,单名一个复字。”

    他这副狂傲的模样,令众人颇为不喜,不禁暗自疑惑,不是传闻慕容公子谦逊有礼,是为国为民的大侠么,怎么这副德性?

    石清纵然心中不满,却也没有表露丝毫,只是淡淡说道,“小儿无知,得罪慕容公子,还望公子海涵,不要计较。”

    那石破天与夫妇二人的亲子石中玉长得一模一样,这绝非巧合,是以夫妇二人早已在心底将石破天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慕容复摆摆手,“无妨,此事不在令郎,只要他不再来惹我,我也不会与他计较。”

    石清道了一声谢,随即与闵柔一起将石破天带到身边,在任他与“不三不四”混下去,只怕人也要学坏了。

    丁不四心中极为不甘,却被丁不三死死拉住,不得上前,一场风波也就如此平复下去。

    众人转头看向场中,这才注意到,方才抱着张召重人头出来的人,此时已经将其头颅安放在尸身上,似乎场中发生的一切,都与那人无关一般。

    到得此时,众人也注意到,石楼二楼的窗户已然碎裂,张召重是在二楼被斩去头颅,躯体被一脚踢到下面来的。

    “公子,对不起。”丁敏君觉得,就因为她一声惊呼为慕容复惹来了麻烦,害怕慕容复事后算账,便先行道歉。

    慕容复摇摇头,双眼一直盯着场中的尸体,准确的说,是尸体旁边的中年男子,那个抱着张召重头颅出来的人,但见此人皮肤黝黑,鹰钩鼻眉目含煞,不怒自威。

    最让慕容复在意的是,此人一身煞气极为浓郁,按理说,常年在江湖上混的人,哪个身上没有背个几十条人命,有点煞气也是正常的,只是此人给慕容复的感觉是,对方杀过的人,怕是数以百计,甚至上千。

    当然,关于凶手是谁,慕容复早已锁定了一个人,正是先前过来时,隐伏在林中的黑衣人,张召重勃颈上的伤口与那人出招的手法,完全一致。

    “大伙儿倒是说说,这事该如何处理?”人群中一个老者出声问道,众人看去,正是温仁厚。

    群雄默然,事实很明显,在这侠客岛上,除了侠客岛的人,谁还敢在这出手杀人?即便是有人与张召重有仇,也断然不会选择在此时出手,可要他们现在便于侠客岛翻脸,心中均是没底。

    “此事不劳诸位操心,在下定会查出凶手,为师兄报仇。”那中年男子杀意凛然的开口道。

    八卦门在江湖上算是小的不能再小的门派了,群雄中与之有交情者几乎没有,听得此言,自然不愿再多管什么闲事。

    倒是石清同为武当门人,有些过意不去,开口道,“还未请教这位师弟贵姓?”

    “鄙姓张。”中年男子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一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模样,但见石清还待开口,又抢先说道,“师兄好意在下心领,张师兄之仇,也会亲自去为他报。”

    石清皱了皱眉,此人戾气极重,根本不像是武当弟子,只是武当弟子千千万,又分散各处,许多师兄弟终生也未必照过面,他自是无法分辨真假,当下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道了句“师弟若有难处,可来寻我。”

    群雄各自散去,只留慕容复与丁敏君站在原地。

    “死掉的人,真的叫张召重?”慕容复忽的开口问道。

    “你什么意思?”那中年男子正要收敛尸身,听得此言,却是陡然转过身来,冷冷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