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倾芩看着前方那越来越多的丧尸,心中有些打颤。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她应该害怕的时候,看着站在她身边的女儿,心中扬起了一丝淡淡地疼痛。

    叶倾芩不知道当初的选择对现在的她来说,到底对不对。不过,她很清楚,她既然都已经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就不会给自己后悔的机会,这就是她叶倾芩的原则。

    叶倾芩知道不管在末世前还是末世的现在的自己,都不是强者也不是女强人,做不了那些多么强悍的事情。

    但是,叶倾芩却很清楚,对于想做的事情,必须做的或已经决定要做的事情,那么她自己就会不断地坚持的做好,哪怕是最后变得一无所有,也会努力去完成,做到自己的为心无愧,这也是大家认识和朋友认识的叶倾芩。

    叶倾芩在末世前就知道,她的那些亲人对待她的态度。她很清楚他们或许不是不爱她,只是这份爱加了保质期加了条件。

    她从以前对他们充满着期望、渴望的心情,到对他们不公平对待的不满,和愤怒怨恨的心,又到最后的不再奢求的平静面对。

    她很清楚这期间的心酸和痛苦,她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中,到底对这份感情还有没有再存有奢望;但是,她不想再期望着这份并不属于她的这份情。

    末世前,他们去了S城旅游,她自己和女儿并没有跟随着他们过去。只是叶倾芩没想到的是,会迎接来了末世的降临,叶倾芩不知道该说是自己的不幸还是自己的幸运。

    在末世来临后,她也去寻找了在同城同样留下的弟弟,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现在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当叶倾芩带她着女儿去了弟弟他的住处时,并没有找到在同城的弟弟,最后独自一人带着女儿跟随着人流,向着S城出发,希望可以找到在S城的父母他们。

    在经过N城的小型幸运者基地的时候,叶倾芩并没有同那些幸存者一样留在N城那里,而是向着S城继续出发。

    如今,选择了走这条路,叶倾芩就不会给自己任何后悔的机会,只会不断地向着前方走去。

    在这独自行走的半个月中,她从手无寸铁面对丧尸时候的害怕和胆怯,到现在拥有异能的坦然面对。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这恶心的丧尸,心叶倾芩的心里还是不断地打颤和恶心,不习惯这样的场面。

    “果果,听妈妈的话,要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听见没有。”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的女儿一遍。

    为何她就不能拥有小说中的女主那样强悍的身手,叶倾芩再次感叹自己不是女主的命。

    “妈妈……。”

    女儿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上布满了倔强,那双星眸中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看着眼前的女儿,叶倾芩心中有些心酸,这个孩子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或许以前的她有些怨恨老天的不公,最终还是放开了那些没有必要的想法了。

    如今,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弱小的孩子,不知道她们下一站又能在哪里;每到这个时候,叶倾芩就会忍不住地想,如果能有个人可以依靠一下该有多好。

    但是——

    叶倾芩不知现在这个末世还有什么是可信的,在这个半个月中见识了人性的丑陋不堪。

    看到了那些人的丈夫为了活命,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妻子留给那些所谓强者异能者;看到了母亲为了孩子好好的活着,出卖自己的身体,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地少得可怜的物资;看到了那些人的儿子为了活下去的口粮,毫不留情地杀死自己的亲生父母。

    一群男人毫无人性地对待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太多太多的一切情景,已经让叶倾芩有些麻木,已经找不到当初面对那一切的胆怯、不平和无助。

    叶倾芩很清楚她自己的能力,也明白她不是善人,在末世,在她有能力的时候,或许会帮助别人;但是,当她没有能力的时候,她不会去自不量力。

    叶倾芩好像看到了末世前的自己,那毫无意义,毫无感情的麻木的生活,不清楚自己活着的意义。

    ……

    在这末世中带着女儿能够活着,或许是叶倾芩目前活着的唯一的一个意义吧,一个在末世给自己找寻的目标吧。

    叶倾芩不清楚她在末世到底还能走多远,还能不能够活着带着女儿去H城,去寻找那已经前往H城大型幸存者基地的父母。到了那里,最起码是有亲人了,在心灵让自己有个依靠吧,叶倾芩在心中宽慰自己,心中泛起悲哀的叹息。

    叶倾芩做好准备,把她手中在几个月前一家杂货铺,捡到的短剑握在手中,向着前方的丧尸脑袋狠狠地砍去,看着那脑袋连着腐烂的皮肤在那里不停地摇摆着,她的心中扬起了一丝苦笑。

    她的这份破力气,真心让她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这是有多无用,砍个丧尸都如此的可笑。叶倾芩在心中自我解嘲道。

    神啊,请赐我一份神力吧!成就我女王的风范吧!

    她一直都在不断地锻炼着身体体能,没想到最终还是这样的不堪一击,她没想到她的身体会是这样的没用。

    正在叶倾芩胡思乱想的时候,听见果果的声音传来:“妈妈……”

    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叶倾芩回过头,却同时忽略了眼前存在的危险。

    “蹲下。”

    那低沉中带着性感,性感中又如醉人的清风,那低沉悦耳动听的声音让叶倾芩条件反射地蹲下。

    那金紫色的光芒从叶倾芩的眼前飞闪过。

    当叶倾芩再次抬起头看向她前方丧尸的时候,在她眼前的丧尸已化为乌有。她此时的心中无限的感慨万分。

    真不知这位大神他是如何做到这种程度的,眼前的丧尸都已经化为乌有,那地上闪闪发光的漂亮的丧尸晶核,竟然没有留有任何丧尸的污垢。

    高手啊!大腿!求带!

    叶倾芩捡起前方那一块块丧尸晶核,放入刚才从口袋中拿出的塑料袋中,心中惋惜。

    这些都不是她的,宝贝就这样飞走了,真的好想占为己有。

    抬起头看向那群人,那一眼,让人深深地离不开眼,那是一张人神共愤的绝美的脸,男人看了自惭形秽,女人看了心动不已。

    男人拥有一张连上天都要着迷的俊美绝伦的美貌,如天神般绝美的面容下那双黑曜石一样的凤眸,修长卷翘的睫毛,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深邃幽暗地凤眸,充满了冰冷如深潭般平静无波,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那如深谭般平静的眼膜犹如浩瀚无垠的星辰,让人不敢望去,让人看久了就如同深陷星辰之中而无法自拔,危险而又迷人。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无不在诱人想一亲芳泽。

    白衣黑发,衣和墨发都飘飘逸逸,微微飘拂,衬着那修长的身影,如同神明降世。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

    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风衣,觉得就算是天使,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这种超越的男女,超越了世俗的美态,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

    让她都开始有些嫉妒,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干嘛,又不能当饭吃。没事长得这样美,简直就是在打击女人的自信心,让身为女人的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女人了。

    叶倾芩眼中闪过严重的不满,虽然一闪而逝,但还是让那天神般的男人捕捉到。那向来深邃无波澜的凤眸闪过一丝流光,看向那双如琉璃一般晶莹透亮的美眸,细长卷翘的睫毛轻轻地眨动。

    看着她眼中闪过的不满,男人没有一丝的不悦。

    前方的女人长相很漂亮,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一双琉璃一般晶莹透亮的美眸,很是吸引大家的目光,那头墨黑的长发编成马尾辫倾斜在她的左肩,额头那碎发调皮的随风摆动着。让她不时地眨动着自己的眼睛,那双亮亮的纯净的眼睛,让他的双眼不愿离开视线。

    “喂,你这个女人,你怎么回事啊,那是少主哥哥的东西,你怎么可以拿走,你这个不要脸……你…。你……。”

    闻言,一声娇蛮的声音传来,叶倾芩转头看向说话的人。

    哇塞!那火辣辣的身材,那张美丽漂亮的脸蛋上那双妖娆魅惑的眼睛,性感的身材真是让人怦然心动。

    此时的叶倾芩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美貌带给人的感觉,应该说每个人最先注意到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那双如同琉璃般透亮的会说话的眼睛,很自然的让叶倾芩忘记了自己那美丽的面孔。

    叶倾扫了一眼那绝美的美男,和那漂亮妖娆的女人,有些感触到,真是男才女貌。

    淡然的移开自己的视线,不再注意面前的那对男女,带给自己那短暂美好事物的感触,淡淡地面对着他们。

    叶倾芩眼中的淡薄,让男人有些不舒服。更让他有些在意的是,她那双琉璃般的眼睛,扫视他和一边那个女人时表达的意思,让他心中有些怒意。收起心中的怒意,男子他瞟视自己身后,让正在后方的那张冷漠帅气十足的男人一怔。

    ……

    ------题外话------

    缘分的相遇让他们彼此之间不认识却能够吸引,然而却有着更多的一切横在彼此之间。墨先生,你的追妻之路还是很长。这是他们前世的相遇,前世的情景也会写一段时间,最主要的还是他们重生后的甜蜜生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