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家老大刘勇,带着妻子月梅来到别墅区,当他们被人领着进入别墅中时,才更加明白为什么有太多的人要拉拢这位墨少。

    它里面的装饰不用说,这是别墅原有的。但,当刘勇被带入别墅中,一眼入目的一处秋千处,摆放的紫檀木桌,那张紫檀木上的食物应有尽有,那张不清楚什么材质的躺椅上,那件薄纱状的毯子更是世间少有的东西,那紫檀木上的茶具,还有那个叶倾芩女儿盘膝而坐的垫子,那材质更是不管是末世前还是末世后,都很难找到的材质。

    就眼前看到的一切,刘勇就可以肯定,这些东西材质他都很多都没有见过,那件躺椅和那条铺在墨少身下的薄纱棉毯子,再次让他感慨,这位墨少的强大财力,他的财富真是无人能及,不止是财富就连奇珍异宝,李勇想应该也是不少吧,要让那些人看见还不都疯狂地把女儿、侄女送来。

    看着墨少正温柔地搂着他怀中熟睡的女子,轻柔地拍打着后背,哄着她入睡的动作,让刘勇很难想象,这就是让大家胆战心惊、惧怕不已的男人。

    刘勇被云翼带在一边的凉亭中,静静地等待着,没有人想去打扰那熟睡中的人。

    三刻钟过去了,刘勇悠闲地和妻子一起品尝着云翼送来的点心,再次感慨这个男人的雄厚,吃得都是精品,这要是在末世前刘勇也不会有如此大的感慨,末世他没有想到还有如此精致的食物。

    看了一眼还在墨少怀中熟睡的人,刚准备为妻子添些茶水,那熟睡中的人在墨少的怀中动了动,埋在墨少怀中的脸颊像只小猫一样蹭了蹭墨少的衣服,抬起头,慵懒地看着墨少,抬头的瞬间,刘勇看见一张让人难以忘怀的美艳至极的脸颊。

    肌肤白皙细腻像脱了壳的鸡蛋一般润滑,水灵灵的大眼睛,给人以清纯可爱的感觉,清澈明亮黑珍珠般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苏醒后的她,粉嫩的脸颊,像极了刚熟的苹果,脸上泛起浅浅的红晕,显得更加可爱、清纯、美丽、文静、优雅等多种气息混杂在一起,让人觉得她神秘不可靠近。

    细腻的颈上带着水晶项链,上面刻着一朵细小而不易被发现的荷花,典雅至极

    一袭银紫色的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蓝色长裙,一双黑色的靴子,漆黑靓丽的长发很自然的垂落在双肩上,看上去既有成熟女人的妩媚,也有少女的清纯,复杂而又无此的协调。

    只见她懒洋洋的伸起懒腰,露出她那白皙的手腕,那白皙的手腕上悬戴着一条独特而又神秘的漂亮手链,在另一只手腕处悬满着漂亮的手镯,从远处看那图案给人一种神秘而又危险的感觉。

    叶倾芩感受到一炬目光的传来,寻着那个目光望去,见到一对男女坐落在凉亭中,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

    男人英俊潇洒,更有一种粗犷的感觉,给人一种男人狂野不羁的味道;女人却显得娇俏美丽,一种柔中带刚的坚韧女子。

    叶倾芩对他们的第一感觉很不错,两人给人真实的感觉。目光转向站在一边的云翼。

    云翼见到主母看向他,语气恭敬地淡淡回答道。

    “他们是来主母你的。”

    云翼直接把问题推给主母,反正主母同意了,主上是一定会同意,主上的意见他就直接带过,云翼的态度让叶倾芩挑眉。

    叶倾芩挑衅的看着墨宸帝,眼神中赤裸裸的挑衅,让墨宸帝扬起一丝邪笑。

    “倾倾,看来这几天精神很好嘛。”

    他话中的危险信息,让叶倾芩瞬间像焉了气的皮球瘪了下来,心中暗自嘀咕。

    奸诈小人,就知道威胁人家,明明他才是运动的人,为啥事情后还有那么好的精神。

    “倾倾,不要心里骂我!”

    墨宸帝轻柔的声音中溢满着取笑。他很喜欢现在越来越活跃开朗的倾倾,那股压抑她的情绪,都在慢慢地淡化,这样对修复她破损的灵魂很有好处。

    “墨,你这样可不行,男人嘛,要大度点,要容忍点,不要斤斤计较,这样让人会觉得你不是男人。”

    叶倾芩那句不是男人,让墨宸帝危险地眯起那双漂亮的墨眸,低沉地嗓音中透着性感的味道,在她的耳边响起。

    “看来这几天,我让倾倾太轻松了,嗯!都忘记我是不是男人了,看来我还要努力,不然倾倾会抱怨我没有做好男人。”

    “啊!口误,口误,真的口误。”

    叶倾芩可怜兮兮地双手合十地拜着墨宸帝,希望他可以放过自己一马。那惩罚会要人命的,她现在可管不管面子问题。

    “迟了,倾倾,我要不努力,倾倾会怪罪我的。”

    墨宸帝完全不给她任何求情的机会,叶倾芩生无可念的躺在他的怀中,不断念叨。

    “啊,会死人,会死人的,真的会死人的……。”

    云翼他们无语地看着这一对,对于主上总是时不时寻找机会惩罚主母的事情,他们这些人已经从刚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无奈。

    刘勇夫妻两人惊奇地看着前方那对,为他们之间的温馨和浓浓地情感感到震惊;又对墨少那毫无节制的宠爱叶倾芩感到惊讶,更对墨少与外界的传闻不符感到惊奇震惊。

    刘勇看向那对,很是肯定那些人的想法将会泡汤,心中就觉得一阵舒畅,这些人机关算尽,到最后却是一无所有,想到今晚的情景他就觉得一阵阵快意充斥着心里,曾经的他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名,妻子的不离不弃,一直是他最值得欣慰和愉悦的事情。

    他看向一边的云翼,没有去打扰那对还在嬉闹的人,告知一下今天刘家宴会的邀请,看着云翼眼中那淡淡地嘲讽,心中有一阵尴尬。

    看来这些人是明白,也是,那样出色的人身边,怎么可能是一些无能之辈,没有理会对方的嘲笑,也不管对方如何反应,放下请帖,直接走人,刘勇觉得他是没有脸在呆在这里。

    叶倾芩看着刘勇的离开,停下了自己的闹腾,轻柔地搂着墨宸帝的脖子,打趣道。

    “亲爱的,这算不算在为你挑选媳妇?”

    墨宸帝没有回应她,冷眸直至地看着云翼,看得他心中一阵颤抖。

    主上,不是他想接,是对方直接扔下请帖就走,他也没有办法,再说,你老人家不去,对方还能敢强迫你,你不就是自己改变不了主母的意见,才找替罪人。

    叶倾芩见他的冷眸瞪向云翼,心中一阵轻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手指不停地在墨宸帝胸膛的绕圈圈。

    墨宸帝收回视线,低首,看着那双细嫩的双手在自己的胸膛不停地点火,感受到那细嫩的肌肤贴着自己的皮肤传来的热度,让墨宸帝的感官在苏醒,二话不说地抱着她向三楼而去。

    云翼几人见了,相视一眼,继续若无其事地忙着自己的事情,就连在修炼中的叶果,睁开自己的双眸,看了一眼三楼的位置,继续闭着眼睛打坐修炼。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