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子荷收拾好随身的衣物,看着那少得可怜的衣物,心中泛起阵阵地心酸和苦涩。

    自从末世后,父母亲人一个个都离她而后,刘智的变化一点点地出现,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济于事。

    想到父母临终之言,让她小心刘智,不要全心全意对待他,要多为自己考虑下,才明白自己的行为是如此的可悲、可怜。她一心一意付出的丈夫,最后却是个白眼儿狼。

    周子荷想到母亲抓着她的手,让她和冷澈离开,心中的那股苦涩更深,母亲都看出冷澈这个男人对她的付出,而她却像个白痴一样不断地伤害他,逃避他。这样的想法,让她坚定的心,又开始犹豫了起来。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事情,她没有发现,在她门外一直窥视着她的人,就在她想放弃独自一人离开想法的时候,来人粗鲁地推开房门。

    看向来人,周子荷蹙紧自己的眉头,冷冷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一闪而逝的厌恶。

    来人看见她厌恶的表情,心中一阵不爽,他粗鲁的暴躁地讥讽道:“装什么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和冷澈那小子之间的事情,竟然那小子可以玩弄你,正好让本大爷也来尝尝你的味道,我可是想念很久的。”

    “滚,你敢碰我试试。”

    周子荷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和恶心,让对方彻底的暴怒起来,他粗鲁的把周子荷扔在床上,周子荷心中有些害怕,强装镇定地看着他,威胁道。

    “你敢碰我,刘智他不会放过你。”

    “哈哈,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夫人啊,少爷的身边的牛老大可是说了,你如今已不再是夫人,你是小夫人、周夫人。”

    此人看着周子荷的脸色苍白起来,心中一阵快意。这女人假清高,早就看她不爽,还不如那个女人,知道为了达到目的来勾引他,让他可以尝尝那个女人的滋味。

    他把周子荷强硬的按压在床上,不顾周子荷那激烈的挣扎和逃窜,看着一直在逃窜的周子荷,他的心中更加的不满起来,手掌狠狠地打向她的脸颊,嘴角的鲜血顺势流下,这样的情景刺激了这个男人心中的暴虐。

    他粗鲁地撕裂开周子荷的衣服,没有任何温柔地对待,直接而又粗鲁地浸入她的体内,吃痛和耻辱让周子荷不停地挣扎,换来却是男人更加激烈而残忍疯狂的驰骋,周子荷停止了挣扎,眼中一片死寂,放弃了那对生的渴望。

    就在男人解决好自己生理需要,准备退出时,房间的门被推开。

    来人正是刘智的心腹牛老大。

    “你们在干嘛?”

    完全无视现场的情况,冷冷地看着驰骋在周子荷体内的男人,目光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和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欲望。

    男人赶紧退出,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小心翼翼地低垂着头,谄媚道:“牛老大,是这个女人勾引我。”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样子。

    男人看着牛老大的目光还留在周子荷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神色,看来这牛老大也对这个夫人窥视已久。

    “牛老大,要不,你——”

    “滚!”

    “是是是,我这就滚。”他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周子荷,奶奶滴,才玩一次就被抓住,你牛老大也不是想玩,装什么正经,哼。

    男人心中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

    牛老大看着周子荷眼中透出的死气,没有一丝的神采。他眼中的诡异更深,良久,他拿过一边的毯子,把周子荷包裹起来,扛起周子荷,小心翼翼地察看周围的情况,确定无人时,匆忙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

    基地长办公室

    冷澈淡然地坐在椅子上,没有理会基地长探索的目光,依然保持着他那冷漠的面孔。

    “贤侄,你该知道,你想去京都,我会帮你安排,正好这段时间之夏也要去京都,你们可以一起,有个照应,但是——”基地长停顿下,无奈地再次开口。

    “你说的那位朋友,她可是刘家的媳妇,你确定她要跟着你,虽然那刘智也不是好东西,但毕竟人家是夫妻,你确定对方想跟着,你不要忘记,你家里——”

    “林伯父,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冷澈简单而直接地打断他,换来对方的一阵叹息。

    “你知道就好!”

    就在他们的谈论接近尾声的时候,外面传来传报声。

    “基地长,刘家有人过来送请帖。”

    “让他进来。”

    基地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出来,门外进来的是刘家的一名侍从,他恭敬地把请帖递给基地长,交代下,晚上的宴会务必请基地长参加,送完请帖,他恭敬地退出房间。

    在房间的冷澈听见是刘家的请帖,眼中闪过一丝星光,基地长见了轻笑,“贤侄,不如一起参加?”

    “好!”冷澈一口答应,这样就可以又见到子荷了,此时的他,还不清楚周子荷的消失。

    “林伯父,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行离开。”起身,准备离开。

    “好的,对了,你还不知道少哲已经回来了,你们兄弟很久没见了,你可以去找他,他应该在房间。”

    基地长看着准备离开的冷澈,突然想起他的义子,顺势一提。

    “嗯,好的。”应声,走出了基地长办公室。

    基地长看着离开的背影,心中一阵叹息,又是一个痴情种,想到自己的义子,升起了一阵无奈,这孩子,爱一个人总是默默无闻,如今他们也是不可能了。唉!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