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果疑惑的惊呼声,让周子荷下意识地瑟缩了下,使她更加地依靠向容悦汐,眼神飘忽着,不敢直视别人的目光。看着周子荷如此的这般情况,让叶果的眼睛溢满着泪水,眼睛看向她的母亲,疑惑地传达着她的疑惑与担心。

    妈妈,子荷姨她是怎么呢?怎么会这样的。

    小叶果以前因为妈妈的缘故,有段时间经常和周子荷在一起,她们的关系很是要好,看到如今这样的周子荷,让叶果很是伤心。

    叶倾芩抚摸着叶果的脑袋,轻轻地揉着她的脑袋,温柔地安慰着她,来平息她内心的伤心。

    “进去吧!”

    墨宸帝悦耳磁性的嗓音,打断了叶倾芩她们的悲伤气氛,静静地看着她们,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

    对于周子荷的事情,墨宸帝没有任何的感觉,就因她和叶倾芩有着一丝联系,让他有了一丝的关注,感情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他心的跳动,永远只为一个人在跳动着,他的眼中只容下叶倾芩的存在,对于其他的一切人事物,他给不了任何的关注和情感。

    “好!”

    叶倾芩轻声的应许着,转身看着一直躲在容悦汐身后的周子荷,慢慢地走向她的面前。

    叶倾芩的突然出现,让周子荷紧张了起来,叶倾芩见此,轻轻地退了一步,温柔地看着她,轻声细语道。

    “荷花,我们到家了,乖,不要怕。”

    她的手尝试着伸向周子荷,见她没有躲散,慢慢地靠近她,轻轻地放在她的脑袋上,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脑袋,轻声呢喃着。

    “荷花,乖,不怕,芩芩在,芩芩保护着荷花,不要害怕,芩芩不会再让荷花受到伤害,荷花,乖,来,把手给芩芩。”

    叶倾芩她那双抚摸着周子荷脑袋的手,慢慢地伸向她的面前,很有耐心地等周子荷伸出自己的手。

    周子荷一直低垂着脑袋,久久地没有一丝的动作。叶倾芩的手一直伸在她的面前没有动,她没有一丝的不耐烦,静静地很有耐心地等着她的回应。

    良久,周子荷慢慢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她,又快速的低下她的脑袋,期间,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良久,大家依然都在耐心地等待着这个被伤害深重,龟缩在自己世界的周子荷。

    冷澈痛苦地看着如此这般胆怯的周子荷,心如刀割般撕裂疼痛。他爱的女人,因为他的粗心,他的无能,遭受着如此大的伤害,害怕的龟缩在自己的世界中。

    他痛苦地转开视线,默默地转身离开。他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只是让一直看着叶倾芩的墨宸帝,瞥了一眼,又转回视线。

    就在大家认为周子荷不会伸出她的手时,她小心翼翼地、试探性的把手轻轻地放在叶倾芩的手中,眼睛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去。

    叶倾芩看着这样胆怯的她,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轻轻的带着她向别墅中走去。

    她在路经墨宸帝的身边时,停了下,看着他,看到墨宸帝那宠溺包容的微笑,她的眼中泛起涟漪,心中对他的爱意更浓厚更深情,柔柔地对着墨宸帝一笑,带着周子荷向里面走去。

    ……

    在客厅久未等到人的苏家姐弟,相视一眼,默默地他们走出大厅,当看见门口的情景时,心中一阵震撼。

    良久,苏橙汐走进了进去,脚步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当叶倾芩在耐心等待着周子荷回应的期间中,苏橙汐已经把洗澡用的水和晚饭都已经准备好了。

    看着被叶倾芩带进来的周子荷,没有一丝的鄙视,有着的是心疼,对这个美丽娇弱的女子的疼惜,更是对这些人渣的痛恨。

    “倾芩姐,要不我带这位姐姐去洗澡?”

    她的话中的意思,让被叶倾芩握着手的周子荷有些挣扎,排斥着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面前。

    “没事,我来吧,你把东西放在房间中,我来帮她。”

    叶倾芩握住她的手,没有让她挣脱出,带着周子荷走向右边的房间。苏橙汐听见叶倾芩的话,把洗浴用品和衣服都放在了房间后,看了一眼被叶倾芩紧紧握住手的周子荷,一声不吭地走了出来。

    房间静悄悄的,依稀只听见叶倾芩和周子荷的呼吸声,良久后,叶倾芩双手搭在周子荷的双肩上,看着低垂着脑袋的周子荷。

    “荷花,我们洗澡好吗?荷花,别怕,芩芩不会嫌弃荷花的,我的荷花是最干净的女人,没有人有我的荷花干净,荷花,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你,在我的心中荷花都是最美最干净的,我们不怕……”

    叶倾芩没有理会她低垂着脑袋,和那没有一丝反应的状况,轻柔地继续呢喃着。

    “我知道,我都明白的,荷花,还记得当初,在我差点就被范子非赌债的人强暴时候,我那时候的心情,不知道有多么的痛苦和绝望,在我被他骗到他合伙人床上的时候,我那时候真的恨不得从楼上跳下,那时候我绝望的恨不得死去……”看着慢慢地抬头的周子荷,叶倾芩没有停止她的讲述,继续幽幽地讲述她那段痛苦的回忆。

    “……还有在末世后,我遇见的,救过我的那个男人,他们想强暴我的时候,我的心情痛苦地想去死,你的痛苦我都明白,我知道,他们没有成功占有我,我体会不到那种屈辱和耻辱。荷花,你的痛苦和绝望我都明白,我不要求你马上出来,荷花,求求你,不要把自己锁在里面好吗?你的亲人走了,你还有我,我一直都在。”

    叶倾芩知道被自己厌恶,恶心的男人,在自己身体欺辱的感觉,她体会不到,但却很明白那种绝望的痛苦,那种只能像板上钉钉被人欺辱的绝望,她都明白。

    她不指望好友周子荷忘记这一切,只是希望她可以放过她自己,不要把自己锁在那个世界中活着。

    看着好友那双空洞的眼神中透出的惊讶,叶倾芩轻笑。

    “很惊讶是吧,他们都不知道,至于你,我不想那时候的你担心,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不敢说,还记得,你问我为何会受伤的那次吗?”

    叶倾芩的眼神因为回忆变得飘渺,“那时候,他因为生意被合伙人算计,那个人让他把我送到他的床上,他为了生意毫不留情的的把我送到了别人的床上,那时候,那个男人眼中刺裸裸的欲望,让我恶心,我——”

    因为回忆到那段记忆,叶倾芩的身体下意识中害怕的缩在一起,让听着她回忆的周子荷搂紧她,周子荷的反应,叶倾芩没有注意到,此时的她陷入了自己的回忆。

    “我,我不停地挣扎,求饶,可是对方都不为所动,在我挣扎时,碰到了台灯,我没有一丝犹豫地砸了下去,可能是因为我的紧张,那个人没有事,他愤怒地打向我,我握着手中的台灯,用那尖头刺向自己的身体,他被吓住了。”叶倾芩看着双手,好像透过它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他跑了,留下受伤我的跑了,呵呵,最后我也不清楚是谁救了我,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醒来后,就看到你出现,你那时候真的是——”

    像是想到什么,叶倾芩笑了起来。她的笑容让慢慢地走出自己世界的周子荷心疼,这个傻姑娘为了让她走出自己的世界,竟然回忆那段不愿记起的回忆,笨蛋一个,周子荷在心中嘀咕地骂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