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基地长从别墅区出来后,心情有些闷闷不乐的坐在办公室中,不仅是因为被别墅区的人那番对待,更加是因为过世的刘老爷子。

    虽然他和刘老爷子之间有过节,但毕竟他们曾经也算是战友,如今对方去如此的走了,而且还是在如此不堪地状况下死去。他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凶手,想到这一切,他的心中就充满着郁闷与不悦。

    看着办公桌上女儿和义子的照片,想到了女儿最近的不正常现象,心中更加地有些烦躁,心头总有股不安的情绪。

    楼少哲推门进来就看见义父紧皱着眉头,一脸的烦躁样子,淡淡地声音中充满着关心的询问。

    “义父,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烦躁?”

    “啊,是少哲呀。”基地长闻声抬头,看见是自己的义子,忙问道:“冷澈现在怎么样呢?”

    从别墅那里回来后,没有多久时间,基地长就见到了失魂落魄的冷澈回来,看见他落寞和伤心的样子,他便让义子过去关心询问下。

    “他没事,只是一时不能从那情绪中走出来,很快就好。”只是这份感情,他也不清楚能否会圆满,或许注定伤心吧。楼少哲在心中想着,并没有告诉基地长让他担心。

    “那就好,说起来,也这是讽刺,那个刘智想要权利,却把最好的权利对象丢弃,捡起一个没用的东西,想到这一切就是讽刺。”

    “嗯。”楼少哲淡淡地应道,并不予深究,依然淡淡地询问着刚才的问题,“义父,刚才是在烦恼什么?”

    基地长见义子不想讨论刘智,也跟着转移话题。“还能想什么事情,基地里就那一件破事,还不是老刘的问题。”

    “哦,说到这个,我也正是为此件事情过来得。”楼少哲说出自己来找基地长的目的。

    “怎么?找到凶手呢?”基地长不抱希望的问道,却被义子接下来说的话怔住。

    “嗯,找到凶手,凶手是刘勇。”楼少哲淡定地回应,眼中闪过一丝沉思。

    “什么?”基地长不敢置信的大叫。

    楼少哲悄悄地挪动脚步,离自己的义父一段距离,依然淡定如神的回应对方的问话。

    “刘家的下人过来禀报说,抓住凶手,凶手是刘勇。”

    基地长看见义子的动作,尴尬地摸了摸脑袋,傻笑道:“吃惊,吃惊,我只是一下子吃惊。”基地长为自己的大喊解释一番,依然还是不敢相信听到的消息。

    “不过我不相信是刘勇,虽然这孩子有些暴躁,但是也是个心性不错的孩子,我反而觉得这个刘智更有可能。”

    “已经有证据证明,凶手是刘勇。”楼少哲不理会基地长的傻笑,再次暴露另一个定时炸弹,彻底的让基地长呆怔在那里。

    看着已经傻掉的义父,楼少哲眼中闪过一丝淡淡地笑意,很快地消失不见,快得犹如闪电般。

    良久,基地长才回过神来。他始终无法相信这个凶手是老刘的大儿子刘勇,情理上让他无法相信,虽然老刘是荒唐了些,但是他对这个儿子是真心实意地疼爱,实在让他无法去相信刘勇会下得了手;法理上,都证据确凿让他又不得不信,这让老刘情为何堪呀,作孽呀!

    看着基地长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难得向来面无表情的楼少哲有了一丝别样的表情,他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基地长,语气中充满着怀疑,让基地长羞红了脸。

    “义父,末世前都有可能出现制造假证据,更何况现在是末世,你不会这样笨的认为这是没有的情况吧。”完全不把对方的怒视放在眼里,楼少哲继续嘲讽地打击着。

    “如果这样,我都开始怀疑,你这个基地长到底是怎么当的呢?”

    “你——”

    “别,千万不要恼羞成怒!”楼少哲依然不忘火上浇油。

    “废话那么多,赶紧走。”

    基地长怒吼一声,羞怒地抬起脚步向外走去,没有注意到身后义子眼中一闪而逝的沉思和懊恼。

    ……

    刘家主宅

    在佣人发现了刘老爷子被人杀害后,这里就开始变得喧闹起来,几大家族的人员也络绎不绝地赶来。基地长赶过来时,看到这里的情景后一阵皱眉,训斥在场的众人,让大家安静下来,众人虽然心中不悦,却也不敢直面反驳基地长,很快的现场安静了下来。

    基地长命人查询一番后,让人开始询问在场人知道的情况,然而一番询问下来,没有查到一丝有用的线索,房间的一切都被收拾的很干净,现场也找不到一丝的遗留线索。

    正在基地长苦恼的时候,有人细微的嘀咕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嘀咕着:在别墅区那里发现一把带血的匕首。基地长询问后,问不出所以然来,只好带着人去别墅区询问。

    而刘家这边,在基地长离开后,这里开始变得像个菜市场似的吵闹不休。刘家的两个儿子,刘智来过后,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又再次离开去寻找凶手,连进屋看一眼刘老爷子都没有,让人暗自唏嘘,更加热闹地讨论起来。

    ……

    刘勇夫妻他们的到来,喝叱了这一切,才开始安静了下来。刘勇走进刘老爷子的房间,看着刘老爷子的尸体已经僵化冰冷,心中一阵心酸。

    这是他的父亲,他们之间的关系刚有了起色,如今他却这样去世了,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

    他虽然曾经恨过他,讨厌过他,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样的死去。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男人,在他小时候那样疼爱的父亲,在母亲去世后一直都纵容他,不被他理解的父亲,如今就这样的去世了,永远的离开了他。

    刘勇的心中充满着悲伤,他不明白到底是谁要杀害他的父亲,到底是谁如此的残忍对待他。

    他的心中充满着后悔,他就不该和父亲闹矛盾,他如果知道会有这样,一定会慢慢放开心结去接受他,原谅他对母亲的伤害,如今一切都迟了,迟了。

    此时刘勇的心中充满着懊悔和痛苦,他痛恨自己为何在父亲活着的时候和他作对,为何不能体谅他一番,为何不能选择原谅他,此时心中后悔吞噬着他的内心。

    跟着一起进来的月梅,看着伤心的丈夫,心中也溢满着痛苦,刘老爷子对她很好,一直都很照顾,知道她丈夫不原谅他,总是与他反着斗争,丈夫有时候会做些事情让她伤心、痛苦。

    这时候刘老爷子总会来安慰她,让她体谅下自己的丈夫,老爷子这时候总是在她的面前忏悔他过去的错误,却一直伤心得不到自己丈夫的原谅。如今,人也走了,一切再说都没有意义呢。

    她知道丈夫现在心里一定很痛苦和后悔,她无法苍白地用语言去安慰丈夫,只有默默地守护着他、陪着他一起。

    她默默走向丈夫的身边,手紧紧地握住丈夫的手,给予他力量,无声地告诉他,她一直都在,会一直陪伴着他。

    刘勇的声音充满着哽咽,他低语着:“为什么,他为什么要离开,我还没有原谅他了,他怎么可以离开,他怎么可以用这样,他已经,他,我恨他,我恨他做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这样……”

    刘勇的眼中泛起了泪水,他痛苦地跪坐在地上,搂着妻子的腰,把头放在她的怀中,低声哭泣着。

    月梅温柔地拍着他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他,让他宣泄心中的痛苦和懊悔。

    良久,房门传来大力地撞击,房门的门锁因被外人大力撞开,严重的破损了。刘勇站了起来,抬首看向门口,见刘智带着大家走了进来,他冷冷地看着对方。

    刘智看向李勇,心中充满着得意,刚才他得到的有利线索消息,和此时的证人,都是对他非常的有力,马上刘家的一切就是他的了。

    他的眼中充满的势在必得的神色,让刘勇心中充满着警戒,他下意识地把妻子挡在身后。刘智看着他的行为,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眼中泛起了讥讽。

    “刘勇,你这个杀人凶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