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勇听见对方那句话,有片刻的怔住。他看向刘智,磁性的嗓音中充满着对刘智的讥讽意味。

    “刘智,你是被烧昏了头还是想要刘家想疯了,你一个身份不明的私生子也想要吞并刘家,你的野心是不是太大了,就凭你那个本事,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刘勇的嘲讽让刘智心中溢满了恨意,他的目光中泛起了阴狠,那双阴毒的眼睛直视着刘勇,似乎想要把对方吞了感觉。

    “怎么?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私生子就是私生子,永远上不了台面。”刘勇丝毫不理会他那狠毒的目光,他的目光中充满着对刘智那自不量力的嘲笑与讽刺。

    刘勇的目光深深地刺激了刘智内心的黑暗,他看向刘勇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意,但还是让刘勇捕捉到。

    “说我杀了父亲,我想最有可能的恐怕是你刘智吧。”

    他看向刘智那双眼睛,想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一些,没有想到对方却依然平静地任由他观察,没有丝毫的慌乱,这让刘勇的心中慎重起来,看向刘智的眼中充满着探究和警戒。

    刘智看着他探究的目光没有丝毫的躲散,他的表现让刘勇皱起了眉头,心中更加地沉重起来。

    恐怕这个刘智早已留有一手了吧,不然不会如此淡定,看来他成为凶手的名目是坐定了。他看向一边的妻子,悄悄地把一样东西放入她的手中,示意她不要做声。

    “刘勇,你再如何的辩解都是无用的,我这里已经有你杀害父亲的证据,你再想逃避都不可能。”

    刘智的话语验证了刘勇的猜测,他很庆幸他今天把东西带出来,看来只有那个人可以帮忙,想到那个人背后的势力,刘勇的心安稳了一些。

    “是吗?”刘勇脸上没有一丝的慌张,他看向刘智,冷冷地嗤笑道:“刘智,你骗得别人,你骗不了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因为那件事情才会杀了父亲。如果不是你现在的急功近利,我还真的很难发现,你错就错在你太急了。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好,甚至说是敌对关系也不为过。”

    看着刘智眼中强作镇定的样子,让刘勇心中的想法更加地确定,更加明白刘智为何这样做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刘智是如此的阴险狠毒。无论如何,父亲对他都是很好的,很是重视他,就算他们没有深厚的感情,他也不该如此的狠毒。

    “……可就算这样,曾经的我也没有想过把那件事情说出来,虽然我恨老头子,但是最起码的尊严我会给他,可是我现在非常的后悔,我万万不该因为顾忌那么多,把你这个狠毒的人留在刘家,更加不该放手让你在刘家呆着,你真的以为凭你的本事,可以掌控刘家,你也太小看刘家了。”

    随着刘勇的不断地述说,他的眼中充满着痛苦和悔意,他不该仁慈,他不该顾忌那些事情,就是因为如此,他害得父亲被奸人杀害,是他的错,是他害死了父亲。此时知道真相的刘勇,心中充满着痛苦和后悔、不甘,各种情绪交织在他的内心,让他非常的痛苦。

    月梅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泪水从眼眶中流出,听着丈夫的叙说,她想起丈夫曾经和她说的那件让她保密的事情,月梅的心中充满着震惊、不安,她没有想到真相会是如此,这让她有些担心自己的丈夫。

    她怕那个人会丧心病狂的杀害她的丈夫,竟然父亲这件事情,他都敢做,那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月梅的心中此时无比的担心害怕,她的心中有些慌张,她的娘家不在这里,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此时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不知道该找谁帮忙。

    刘勇感受到妻子的慌张,紧紧地握紧妻子的手,搂着她安抚着她,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痛苦,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

    “回去后,到我的书房那里,在我们结婚照对面墙上有个暗格,那里会告诉你该如何做,不要担心会没事的,还有我了,密码是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间,记住了嘛。”

    确定妻子听明白后,刘勇放开了妻子,看着她佯装镇定的目光,心中一阵疼痛。他的妻子自从嫁给他后,就没有过一天安稳的日子,是他对不起妻子。这件事情后,他会带着妻子去京都,和大舅子他们汇合,如今这世上他也只有他们几个亲人了。

    刘勇闭上眼中,当他睁开眼睛后,眼中的痛苦被平静和冷淡取代,他的双眸冷冷地看向刘智,冷声道。

    “怎么?你的证据呢?”

    刘勇的厉声质问让在场的众人都看向刘智,众人见刘智的脸色有些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眼中充满着暴虐和残忍,让在场的人心中一阵胆寒。

    此时的刘智内心有些忐忑不安,心中是无比的害怕和担忧,还有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杀意,刘智没有想到,那件事情刘勇他竟然知道,虽然不清楚他如何得知这件事情,却让刘智害怕了起来,心中对刘勇升起了杀意。

    闻言,刘勇的质问话语,让刘智的脸色更加地难看,他向身边的人示意让他拿出证据,此人拉过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刘家的管家,也是服侍刘老爷子身边的人。

    刘家管家他被拉了出来,刘勇见了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管家愧疚地看了一眼刘勇,声音中充满着苍老和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无奈。

    “是,我,我是——”管家的唯唯诺诺让刘智很不满意,他轻咳一声,吓得管家身子一僵,快速地说出。

    “我亲眼看见大少爷在房间里杀害老爷,我可以证明。”说完,他低下头,痛苦地闭上眼睛,没有人知道,在他闭上眼睛时,眼中泛起了沉重的痛苦和深深地愧疚。

    现场静悄悄的一片,所有人都愣住了,无法相信他们听到的话,众人都呆呆地看着刘勇,见他没有一丝的辩解,心中那本是动摇的心在此时更加地偏向刘智,看向刘勇的目光充满着鄙视和厌恶,还有一丝丝害怕。

    刘勇嘲讽地环视现场每一个的表现,没有为自己辩解,最后把目光一直放在管家身上盯着他,不明白他为何这样。

    很快的这种诡异的气氛被打破。基地长带着人走了进来,所以人在此时都被惊醒过来,他们看着基地长,纷纷告知刚才知道的事情。

    基地长皱眉看着这些人,此时这里完全就像街市卖货现场,完全看不出这些人该有的世家子弟的素质和教养,冷冷地说道:“你们这样能看出什么世家的教养素质,简直就是一窝地痞流氓。”

    基地长的讥讽让在场的人有些不满,有些人沉着脸色不讲话,有些不会看脸色的人开始不满地讨伐道。

    “基地长,这就是你不对了,我们这是好心。”

    “你们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基地长冷笑地看着这个人。

    “你——”此人怒目以对。

    “没事都给我滚,你是闲着自己家没有死人,来沾沾死气,准备去死吧,那你们就继续呆在这里。”

    基地长完全不给对方任何说话的机会,继续骂道,而且是越骂越难听起来。在场的人见此,愤怒地离开现场,基地长对于他们的愤怒完全不予理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