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愤怒离开的人,基地长心中一阵嗤笑不已,对于他们心中的小心思更是鄙视,冷冷地看着还没有离开的几人,冷声叱喝道。

    “怎么?你们几个这是要留下吃饭还是学习下怎么杀人?”

    此时的基地长满身充满着火药味,让在场的人都不敢有丝毫的逗留,纷纷离开这个房间。

    此时被留在房间只有刘勇夫妻、刘智与刚才作证的管家,和基地长带来的几个人,其他的人都已基地长全部被清理出去。基地长看向在场留下的他们,冷声询问管家。

    “你确定你看到的人是刘智,呃,不是,是刘勇。”基地长顺溜地说出对方的名字,才发现自己说错了名字,若无其事地纠正。

    他的态度让跟着一起过来的楼少哲很是无奈,义父这是有多讨厌这个刘智,这凶手名字叫得都如此顺口,他的余光瞥视到刘智那一闪而逝的杀意,眉梢微皱。

    楼少哲对这个刘智心中充满着厌恶,如果不是暂时还不能动他,真以为他能坐享其成呀,真是太把他自己当回事情了。还真的以为,以他的本事能够拼得过从小就接受世家锻炼的刘勇。

    楼少哲看向至始至终一直静默地站在那里的刘勇,此时他身上的气势展露无疑,已没有以往的浮躁和愤怒,有着只有沉稳淡定,遇事坦然镇定不慌不乱,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隐藏着自己真实的一面,就连刘老爷子都被他骗过去了。

    以前的刘勇是因为对刘老爷子充满着怨恨和不谅解,一直都与刘老爷子对着干,总是把自己真正的一面隐藏起来,让刘老爷子对他是越来越失望。本来刘老爷子也知道刘勇不是个无用之辈,一直希望儿子能够改正过来,可以放心把刘家交给他。

    只是刘老爷子万万没有想到,儿子刘勇对他的恨意是如此的深,致使刘勇放纵自己,变得是越来越庸才无用,他的表现让刘老爷子越来越觉得,或许大儿子刘勇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才华横溢的孩子了,渐渐地他把希望的目光放在了小儿子刘智身上,但心中却始终有了那一丝的期盼刘勇的改变。

    只是没想到末世来临了,他与大儿子刘勇之间的关系还是很紧张,没有一丝的进展。

    或许因为末世的关系与他的岁数大了,回想过往的一切,也不再那样看中权利和财富,看着大儿子刘勇越来越无用的样子,让他很是担心,一直为他谋划着,希望可以让他的未来无后顾之忧。

    刘老爷子他一直都在为儿子刘勇努力着,然而直到死亡那刻,他都不知道,他的儿子刘勇并不是他想象中和看到的那样无能之辈,只能说这个男人伪装太成功,欺骗了所有人的眼睛。

    不得不说,刘智与刘勇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而且,这个刘智的心系太狭窄,手段太残忍,根本就是一个残暴的家伙,无论是从心智还是心系,哪一方面与刘勇的一切相比之下,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他的残暴和阴险或许就是刘勇这次受制于他的主要原因吧。不得不说,楼少哲的想法是真相了,如果真是比手段,刘智不会是这能欺骗大家这多年目光人的对手,但是,他的残暴和阴险确是刘勇暂时所不具备的,也是刘勇未曾想到的最大因素,更是他现在最为后悔的事情。

    基地长的问话,让现场的气氛紧张起来,管家有些紧张,他一直低着头,小声回道:“是!”

    他的回答让基地长不是很满意,基地长一直盯着管家,让已经很紧张的管家,更加地哆嗦着他的两条双腿,看着他的表现让基地长眼中闪过一丝思索,淡定地收回他的目光,淡淡地说。

    “竟然这样,把刘勇带走,还有这个管家也带着,你们几个也给我注意了,我们有什么问题询问的时候,请你们随时配合,我不想再出现任何的问题。”

    基地长暗示地警告着在场的人,明白的人都很清楚,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基地长瞥视了一眼刘智那紧握的拳头,很快地转开视线。

    让人带着刘勇和管家离开,完全不理会在场的其他人。月梅看着她的丈夫被带走,也跟着尾随而去。此时这个房间中,只留下楼少哲与刘智。

    楼少哲看向刘智,冷冷地道:“这尸体该检查的我们还没有检查,需要进一步检查,所以等会儿会有专人过来把他抬走,刘二少,应该没有问题吧?”

    “你们随意。”刘智没有在意他的冷声,淡淡地回应着。

    “嗯,明白就好。”话落,转身离开,在踏出房间的一瞬间,留下一句让刘智胆战心惊的话语。

    “刘智,你以为你把人藏起来就可以了。”

    ……

    刘家这边发生的事情很快的传到了叶倾芩这里,听到凶手是刘勇的时候,叶倾芩有一瞬间呆愣,傻傻地嘀咕着。

    “这是基地长是傻子,还是这刘勇没有脑子。”

    云翼听见主母的话,心中翻了大白眼。感情主母还是认为刘智是凶手,他小心翼翼地抬首看了眼周子荷,却发现对方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再次肯定这个女人内心的无情。

    叶倾芩说完才想起周子荷的存在,担忧地看着她,引来周子荷一阵轻笑,她取笑地看着叶倾芩。

    “芩芩,我周子荷是那样脆弱的人嘛,再说了,那个刘智都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他的事情与我无关。不过,你倒说的是事实,这个基地长竟然把刘勇抓起来,没有抓刘智,看来他的脑子也是有问题的,不然正常的人都会抓刘智也不会抓刘勇,他竟然去抓刘勇,可见这位基地长的思考能力有待加强。”

    周子荷的这番话让叶倾芩彻底地放心,然而她的话却让在场的云翼心中一阵无语。他们该说对方太了解刘智了,还是说对方是巴不得刘智去死呀。无论是哪一种,都让在场的男士暗讨:宁可得罪小人,也不可得罪女人。太可怕!

    正在和叶倾芩讨论这个问题的周子荷,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她看向叶倾芩,有些担忧的看向她。

    “芩芩,这件事情,恐怕要请你帮下忙。”

    周子荷的话音刚落,在场的除了墨宸帝以外的所有人都纳闷地看着她,不明白这件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叶倾芩更是奇怪的询问道。

    “为什么?”

    周子荷看向叶倾芩的目光中只有疑惑,没有一丝的不满,心中的担忧放了下来,她还真的很怕好友不高兴。如果好友真的不高兴,她也是宁愿背负那份人情不予理会这件事情。

    “因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