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 第75章 接受传承(上架求首订阅)
    叶倾芩看着已经陷入自己思绪中的天凤,心中一阵五味参杂,有股淡淡的酸涩感。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开心、高兴、幸福、孤独寂寞、痛苦、释然等一一呈现在她的脸上,看得叶倾芩心中有一股心酸疼痛的感觉,心情都受到了影响,就好像此时的她,可以感受到天凤她内心的世界一般。

    突然冒出的这种想法,让叶倾芩皱起了眉头,手摸向心脏的位置,感受到这里的心脏处,有股淡淡的、很清晰的针刺般的疼痛,陌生而又无比熟悉的疼痛着。

    她不清楚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却让叶倾芩从心底排斥这种不舒适的感觉,她不喜欢此时的感觉,就好像要把她吞噬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要把她淹没进去。

    叶倾芩的眼眶酸涩起来,感觉泪水想从自己的眼中流出,不由自主地想要哭泣,想要失声痛哭,想把心中那不知名的感觉哭出来,却发现自己的泪水早已顺着脸颊流下。

    天凤发现了叶倾芩的情绪波动,看着叶倾芩脸上的泪水一阵心疼,看着她的手一直捂住心脏的位置,担心而又心疼地问道。

    “主人,你怎么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

    天凤焦急的话语让叶倾芩很快的收拾好莫名的情绪,她放下自己捂住心脏位置的手,虽然那种感觉淡去,却还是能让她依稀的记住。想起天凤她刚才的话,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没事!你为何总是喊我主人?男主人是墨嘛?”

    “你就是我的主人,对呀,就是他。”

    “那他也可以进来了?”叶倾芩高兴的问道。

    “可以。”

    “那——”

    “现在不行,你要接受传承。”

    “……”

    天凤的话再次让叶倾芩纳闷,一直让她接受传承,到底是什么传承,又如何的接受传承,她根本就不知道。对于她自说自话的话更是一知半解,更多的是深深地无力感。

    天凤感受到叶倾芩心中的迷茫不解,没有讲话,只是默默地拉着叶倾芩她的手,向着不远处的一座湖池方向走去。

    当她们到达这座湖池边时,叶倾芩的内心充满了震撼,更是对这片湖池充满着喜爱和喜悦,看着眼前的景色,她是彻底地被眼前的此美景给震惊迷惑住了。

    走进荷花池边,闻到空气中散发出一股股清香。挨挨挤挤的荷叶,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放在碧波上,似一层层绿浪,如片片翠玉。美丽的荷花,身旁的荷叶为它打了两把碧绿的小伞。

    美丽的荷花有着红扑扑的花瓣儿,好似涂了胭脂的脸蛋,一层叠着一层,而且,中间托着一个嫩黄色的小莲蓬。那莲蓬黄中带白,白种泛绿,就像一个个要融化的冰欺凌,所有颜色都混在一起。

    一阵微微的清风吹过,使人感到无比的舒适凉爽,湖面上也泛起了层层波纹。莲蓬偷偷的将头探出了水面,碧绿的莲子像一颗颗绿宝石镶嵌在莲蓬上。给人一种悠闲自在的感觉。

    静静的湖面上布满了碧翠欲滴的荷叶,像是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翡翠伞似的,把湖面盖的严严实实的。翠绿的荷叶丛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像一个个披着轻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放眼一望,似乎四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荷花池,围绕着周围这座最为壮观的荷花池,美丽无比,令人惊叹,那荷花四周那一片又一片的荷叶上透漏出来的美丽。

    在这座最为独特壮观的一片荷花池中,有一朵荷花最为独特最为美丽的,也是最为吸引叶倾芩注意的,它宛如一只独秀,紫色的荷叶边,中间的荷花竟然是金色的,展现着属于它独有的清雅魅力,让叶倾芩第一眼就喜欢上。

    那金色的荷花佛玉一样晶莹透亮,挺立在水中,连着周围一片,是那样亲密无间。

    “为何那朵清莲是金色的?”

    看着那只金色荷花,叶倾芩不自觉地问出心中的疑惑,她转头,看向身边带她过来这里的天凤,心里很清楚知道,天凤一定知道,这朵荷花为何是金色的原因,叶倾芩的心中更加地想知道,天凤带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这里的荷花可不只是金色,还有其他的颜色,不过了,金色的荷花却只有这一朵,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天凤那双美丽的双眸中泛着温柔地神色,定定地看着不远处那朵独特的金色清莲,轻柔的声音仿如清风般吹入人的心炫,勾起人内心的无限遐想。

    “啊!真的嘛?”

    叶倾芩听见她的话惊叫出来,吃惊地观看着周围的荷花,却发现这些荷花除了中间那朵金色的清莲外,其它的依然还是美丽却极为常见的颜色,并没有使她看见什么其他颜色的荷花,叶倾芩蹙紧眉梢,心中有股淡淡的不悦,感到自己有股被耍的感觉,嘴角勾勒起一丝冷笑,不急不慢笑吟吟道。

    “我怎么看见还是同一种颜色,除了那朵最为独特的金色以外,其它的并没有任何什么变化呀。嗯?”

    天凤看着叶倾芩脸上的笑容,嘴角勾起的弧度,心中升起一阵阵哆嗦,有股怕怕的感觉,她的语气中含着胆颤,脸上扬起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呢语道。

    “主人,你可以收起你的笑容嘛?太吓人了!天凤怕怕的!”

    闻言,叶倾芩脸上蓦地一僵,转瞬即逝,脸上的笑容更加地灿烂无比,更加地笑吟吟看着天凤,语气更是无比的温柔道。

    “我笑起来很吓人?很可怕吗?嗯?”

    “不!不会!”

    天凤嘴上快速回应着,那速度就如流星般划过一样飞快;然而,她此时的动作却显得如此的木纳迟钝,她下意识地点头应答,让叶倾芩的笑容愈发灿烂,等到她发现自己点头动作的时候,心中一阵哀嚎救命。

    又是这样被抓到了,呜呜,天龙救命呀!天凤要死了,你要看不见天凤了呀,呜呜!她在心中哀嚎呼救,然而,此时没有任何人能够救的了她,因此,她也只能选择自救。

    她哭闹着面对叶倾芩,让叶倾芩不雅地翻起大大的白眼,心中有股有股淡淡的无力感,这货色是来搞笑的嘛,如此这般不可靠。她的心中有些怀疑这货色本事呢!

    “主人,我,我真的没有骗你!真的!天凤从来不骗你!”要骗人的也是主人你,每次都骗天凤,她在心中小小的抱怨一番。

    “嗯?是嘛?”

    叶倾芩挑眉地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邪笑,此时的叶倾芩看起来多了一股妖娆妩媚的感觉,她的声音中藏着一股妩媚的韵味。

    天凤看着眼前突然间转变的叶倾芩,那双美丽的瞳孔中出现了恍惚的神色,定定地看着她,好像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让叶倾芩再次皱起了眉头,心中有股淡淡的不舒服。

    这种感觉她以前也在墨宸帝的身上感受过,让她非常的不舒服,总感觉他们是通过她在看着其她人,虽然墨宸帝后来再也没有让她有这种感觉存在,但此时,天凤的眼神让她想起了那时候的感受,让她心中有些烦躁。

    叶倾芩定了定自己的心神不宁,很快地把这股莫名的情绪压抑下去,甩去这股让她很不适应的感觉,看着天凤依然再望着她,陷入了她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打扰她,继续观赏着周围的环境。

    此时的天凤,心中的感触良多,她看着眼前的叶倾芩,就好像看见了多年前的那个天人般的琥珀仙尊,那时候的她是活泼可爱、妖娆妩媚、美丽端庄、清纯优雅各种复杂的感觉勾勒在一起。

    然而,这种极为复杂的感觉,却并没有使琥珀仙尊给人一种庸俗的感觉,反而使她的身上多了一股神秘诱人的气息感觉,吸引着众仙的眼球,勾起着大家内心深处的欲望。

    也正是琥珀仙尊的美貌和浑身散发的神秘、诱人的感觉,使她陷入了危险的困境,给她带来了痛苦,也给他们这对世人羡慕的情侣,带去了痛苦的分离。

    想到这一切,天凤的心中就升起对那些人的恨意与残暴,等到他们回去后,她一定要狠狠地折磨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让她的主人受到了伤害,也让她承受了千年的寂寞和孤单。他们都该死!

    叶倾芩再次看向天凤,发现她依然还处于呆愣神游之中,心中泛起了一丝无力的叹息,再次开始怀疑,这个天凤真的是这片空间的守护者嘛,她怎么感觉这个天凤一副傻兮兮,很二货的感觉呢。这个二货天凤真的可靠嘛!叶倾情在心中不断地呓语猜测着。

    不知何时回神的天凤,正巧听见主人叶倾芩在心中对她的怀疑,非常的不开心,嘟囔着嘴巴,不高兴地瞪着叶倾芩。

    “主人,我不傻!”

    天凤再次准确无误地回应她内心的话,让叶倾芩心中闪过一丝想法,她的那双美丽凤眸闪过一丝幽光,淡淡的看着天凤,不咸不淡地询问着眼前的天凤,虽然是疑问的话语,但是,叶倾芩心中却已感觉到答案。

    “你可以听见我内心中的想法?”

    “对呀,主人。主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天凤对她的疑惑很是惊讶,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叶倾芩,看着天凤那无辜的眼神让叶倾芩心中一阵气闷,她有股感觉这个天凤绝对是故意的。她一个什么都不知道,摸不着头绪的人,怎么会知道她这个本事,她又不是神,更不是她肚子中的蛔虫,她能知道个鬼呀!

    叶倾芩可以肯定的是天凤她绝对绝对的是在报复她,而,天凤的回应与取笑,很快的让叶倾芩的心中答案得到了回应。

    “哦,主人你真的好笨呀!”天凤嬉笑地看着叶倾芩说。

    叶倾芩她被气笑了,直接选择漠视这个小屁孩的取笑话语,不想自己被这个二货天凤气得半死。

    “你到底说不说?”

    “好吧!”

    天凤见好就收,不敢再撩拨叶倾芩,她怕再继续撩拨下去,最后受伤的反而会是她,赶紧回应刚才叶倾芩询问的问题。

    “主人,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开启金莲传承。”

    “……”

    “主人,准备好接受传承没有?”没有等待叶倾芩她的回答,天凤继续询问着叶倾芩。

    “什么?”叶倾芩看向对方,不清楚她的意思,却发现对方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着。

    “虽然很痛苦,但是我相信主人一定可以的。”

    “……”

    “男主人等了千年,我想你一定不会再让他痛苦,曾经的你是那么的爱他,无论为他做什么,都一脸的幸福和开心——”

    “……”

    “如今的传承对你来说,虽然有些残酷,但是我相信恢复记忆的你,一定会高兴地……”

    “……”

    叶倾芩看着对方不断地自言自语,心中一阵无奈,无声的听着她话中的意思,却让她的心泛起了疼痛和酸涩。

    虽然她不记得天凤说的主人的事情,但是也能感受到讲述中的那段感情,一定是至情至深的;有一瞬间,叶倾芩觉得,她只是一个听着一个美丽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的人,虽然能够感受到内心深处的疼痛,却总有一种缥缈虚无的感觉。她皱紧眉头,不明白自己为何总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啊!”

    在沉思中的叶倾芩没有注意到,天凤的自言自语已经停了下来,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被天凤推向金莲的方向,身体的突然失衡,让她下意识地大叫起来。

    叶倾芩她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向着前方飘移,叶倾芩此时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心中的震撼,这世界真的是玄幻了,她不仅见到了末世,如今竟然也拥有了空间,空间里的这些怪异现象,都让叶倾芩此时的心情难以平静,等到了金莲的中心处,她的心情都还没有平静下来。

    站在金莲中央,感受到脚下的感觉,好像她踩在碧玉上的感觉,低头一看,还真的是块上好的碧玉,这让叶倾芩怔愣住。

    直到从湖边传来天凤的怒吼声,才让叶倾芩慢慢地回过神来,心中却难以平静下来。

    “主人,守住心脉,盘膝而坐,手掌向上,两指相扣,调动体内气息,让它与金莲的灵力相连……。”

    天凤的话语不断地传入叶倾芩的耳际,让叶倾芩渐渐地平静了自己的心绪,随着天凤的提示一步步接受传承,慢慢地叶倾芩再也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她感觉到自己就好像沉入云雾中,周身有股说不出的舒适和温暖。

    沉于传承中的叶倾芩没有发现她的周身的金莲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不停地环绕在她的周身,一点点地渗入她的眉心处,在她眉心处呈现出金色彼岸花,随着她不停地调整内息,那金色的彼岸花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眉宇间。

    一刻钟过去,叶倾芩还在那里静静地接受着传承,两刻钟过去,三刻钟过去了……

    过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天凤看着坐在金莲上接受传承的主人,心中有股怀念的感觉,想念着曾经空间中的朋友,现如今有的陷入了沉睡,有的已经失去了踪迹,不知生死。

    她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空间中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孤独地守护着这片空间,独自一人面对着这片天地,或许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又或许是几千年的时间,更甚至的或许是几万年的时间,她已经不记得了,或者说,她害怕记住这些时间。

    她害怕记住独自一人面对这片空间时的孤独寂寞感觉,更加地害怕记清楚失去主人的日子,那样孤单却又如此思念着的日子,她都不敢记住。那样的日子,曾经一度让天凤有些走火入魔。

    或许有人会说,器灵能有什么感情,但是谁又能知道,当她和天龙被男主人炼制出来后,他们用自己的鲜血羁绊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又有那么岁月跟随在男主人和主人的身边,他们早已经分不开彼此,更何况感情的羁绊。

    看一眼主人,叶倾芩还没有睁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天凤闭上眼睛,感受着空间中转变,慢慢地吸纳着由叶倾芩转化出来的灵气;而在空间外的墨宸帝一直默默地守护在叶倾芩的身边。

    ……

    在叶倾芩在空间中与天凤交谈传承,接受传承的时候,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此时的天空,只能依稀地见到几颗星星在天空中闪烁着,坚持着它们的职责所在。

    云翼他们因为叶倾芩答应了帮助月梅救出她的丈夫,他们从下午离开后,至今现在都还没有回别墅区。

    云翼他们出了别墅区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有利证据,他们直接找到了这件事情的当事人。

    对于云翼来找他,刘勇没有一丝的吃惊,心中有些佩服墨少身边的这些人,更加地佩服起墨少的眼光,这么快就找到事情的出口在哪里,他们可比基地上这些自以为是的人聪明多了。

    刘勇看着面前淡然地看着他的云翼,心中一阵感慨,如果当初他没有那样幼稚的话,是不是一切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基地长他们,至今都没有过来询问过我,他们可都去找那些没有意义地证据。”刘勇淡淡的话语中充满着对他们的嘲讽意味。

    看着依然神情自若的云翼,心中一阵叹息,看来,他如果不主动说,对方是不会主动询问的。想到自己的妻子,刘勇的神色中开始有些担心,心中有些着急,他语气焦急地询问着云翼。

    “她——”

    “你妻子现在很好,这几天我们的人会帮你照顾,等到你出来。”

    云翼打断他的话,淡淡地回应着对方想知道的事情,告知对方让他安心,听了他的话的刘勇,心中放下了心,他看向云翼,再次询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

    “你老婆说的!”

    云翼认真的回应,却得到对方一份否认的答案,他的反应让云翼挑起了眉梢,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眼中泛起了少许的笑意。

    “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

    “阿梅是不可能说的,我了解自己的妻子。”刘勇丝毫不去理会对方的刻意刁难,依然坚定地相信他的妻子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

    “你就这样相信你的妻子,你就这样确定她不会作出。”云翼依然不依不饶地反问着对方,没有丝毫地放过他。

    “对!如果我连妻子都不相信,我想也没有什么可相信的人了。”刘勇那双痛苦的双眸中溢满着对妻子的爱意,与浓浓地信任。

    “呵呵!”云翼的神色有些动容,没有再继续刁难,他看向刘勇,轻言道:“看来主母说的对,你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你的妻子,因为你的妻子,你就成为不了凶手,你说你,也真是够笨的可以,你要输,也输给好点的人,怎么就这样没有眼光看上刘智了。”

    云翼虽然很满意对方的表现,但是依然地不放弃嘲讽着对方,他的沉默不言,让云翼觉得无趣,撇了撇嘴,不再嘲讽。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也快点让我查到,回去交差。”

    “好的!”刘勇此时的眼神充满着恨意和悔恨,还有隐藏的伤痛,他淡淡地叙述着他知道的一切。

    “是这样——”

    ……

    ------题外话------

    今天作品上架,首次订阅,大家多多帮忙,感谢大家一直对此文的陪伴与支持,谢谢!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