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 第77章 何家的态度!救出!
    何家家院

    在何家别院何大老爷的书房中,坐着何家大房的一家子四口人,他们此时的神色有些沉重,眼神慎重严肃,他们此时正默默无语地坐在书房中等着首位上的人讲话。

    由此可见,他们要商量面对的事情,是多么的严肃慎重的事情。

    坐在书房沙发上的一对年轻的男女,不难看出就是何家大老爷夫妻的儿女,从他们眉宇间的相似看出,这是何家大老爷那引以为豪的一对儿女。此时,这对年轻的男女神色有些严肃带着少许的不安、情绪有些紧绷,虽然如此,却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看向首座上的岁数稍大的男子,他们的父亲何家大老爷子。

    “父亲,这件事打算如何去处理?二叔那边怎么办?二叔那边的人这几天可是都闹得不可开交呀!啧啧,难以想象的精彩画面。”

    良久后,何家大老爷的儿子何振儒,收敛好自己那有些紧张不安的情绪,淡淡地询问着他的父亲。说到最后,那语气中的幸灾乐祸让他身边的年轻女子一阵白眼对待。

    只见此人长相俊美,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不凡。外表看起来让人觉得好象放荡不羁,但眼里不时地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

    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颀长的桃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多看了一眼,就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荡漾着另人目眩的笑颜。

    何大老爷对于儿子的幸灾乐祸直接无视,看向这个让他很满意的儿子,见他很快的收敛好情绪,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见儿子询问他的问题并没有马上回答,依然淡定如神,淡淡地神色中带着一抹沉稳老练。

    再看了一眼小女儿,见她神色虽然有些担忧,却依然没有一丝怯弱,暗暗地点头表示满意。何老爷的儿女全然不知父亲对他们的评价,依然默默地等着父亲的回答。

    “怎么?你小子会害怕?”

    何大老爷的儿子何振儒那双多情的双眸,挑眉地看向他的父亲,那悦耳的动听嗓音在这间房间再次响起。

    “父亲,你这是小瞧你自己,还是怀疑你自己下得种。”何振儒的话引来首座何大老爷的一阵笑骂。

    “你这死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心你母亲把你回沪重造。”

    “别,小的知道错了。”

    “老爷,现在基地这几天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我们这边一直没有动静,他们都开始怀疑我们另有目的。”何母听着儿子和丈夫的对话,有些担心地看着丈夫,亲柔的声音中带着担心。

    “有什么担心的,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别管他们,我们只需安心生活。”何大爷继续说道。

    “但是,父亲,我们也不能忘记提防那些人,防人之心不可无。”

    “对呀,父亲,大哥说的对!”他们的女儿何晓蝶附和着。

    “你们要堤防基地的那些人,我不反对,但是,你们要记住,不要也不准去招惹别墅区那边的人,你们以为都这么久的时间,楼少哲没有查到事情,却让别墅区那边的人,用了几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这样的人是我们能招惹的嘛,那边的人不是我们现在可以去招惹的。”

    何老爷子慎重地交待自己的一对儿女,让他们要记住这件事情,不要轻易的去招惹别墅区的人。那里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你不去招惹对方,对方根本就不会在意你是谁,在这末世能少一事就不要出一事;如今,末世都成了这样了,何老爷子不想他的家人受到任何的伤害。

    “但是——”何晓蝶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想说,如果他们先挑起来,我们难道就默不作声,是嘛?”看着女儿点头,何大老爷淡定地一笑,摇摇头,淡言道。

    “你以为他们那些人会在意这一切嘛,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他们为何会帮助刘家那个老大,但是应该有着关系,据说那个刘智的前妻是别墅区女主人朋友,她不是应该帮助刘智嘛?”说到最后,就连何大爷自己都有些疑惑。

    “刘智的前妻?您说的是周子荷?”何振儒低声呢语道。

    “对,你不要有任何心思。”

    何大老爷警告他的儿子,对于他这个儿子风流成性的性子,很是头疼,这小子其余方面都让他很满意,就是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让他有一阵子恨不得打断他那条狗腿。

    “放心吧,父亲,我还没有夺人妻的事情,不过,不是有传言说,那个周子荷被——”

    “振儒!”何大老爷薄怒地打断儿子未说的话。

    何老爷子的大吼声吓倒了在场的其他人,他们纳闷地看着何老爷子,何振儒更是一头雾水地看着父亲,疑惑地声音响起。

    “父亲?”

    何老爷子没有理会他的疑惑,低声的警告着自己的儿子,低语道:“你要记住,有些事情不要光看表面现象,你以为那些人突然间消失去哪里呢?记住,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

    听见父亲的话,何振儒起了那二叔家消失的私生子的事情,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很快转瞬间消失,耳边父亲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个周子荷再如何,你要记住,她有一个你我都惹不起的朋友,就凭这一点,这个周子荷的任何一切都不是我们能议论的,别人如何,我干涉不了,但是你们兄妹给我记住,要想在末世安稳,嘴都给我闭牢靠,清楚了没有!”何大老爷厉声叱喝道。

    兄妹两个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知道了,父亲!”

    “知道了!”

    见到自己的儿子、女儿的附和,何老爷子的心中放松了下来,刚准备让他们出去,却被儿子下面的话搞得沉默了很久。

    “父亲,那二叔家堂弟的事情怎么办?”

    良久后,何父深深地叹息,心中充满着无奈,“你以为就凭我们能救出你堂弟,先不说,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人抓住,就他那无法无天的性子,救出来后也会让他把自己再次玩死,就让他得到点教训。”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但是,父亲,如果,我听到的事情是真的,那么,你觉得他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吗?”

    这次沉默的时间更久了,等他回应的时候,他的话也让在场的人也陷入了更深的沉默中。

    “这就是命,我们管不了,管不了!”

    ……

    基地长的办公室

    刘勇被基地长带过来后就一直沉默不语,没有任何的不满与挣扎,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窗外。

    直到后来云翼的到来,他们在房间中到底谈论了什么,无人知道,也没有去询问,大家知道就算问了,刘勇也不予理会他们。

    自从云翼从这里走后,刘勇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情绪低落伤感,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脸上溢满着痛苦与悲伤的表情。

    基地长对他的一言不发,也没有多加为难,他知道这个孩子内心的痛苦。虽然明白刘勇他总是嘴上怨恨着他的父亲,但也清楚在他们家庭还没有破裂的时候,他们一家的感情是非常的深厚也是非常的幸福。

    如今,在得知他怨恨的父亲死了,心中不伤心不痛心是不可能的,基地长看着他长长的叹息,无言地陪着他在办公室的房间中呆了三天。

    在这三天中,基地长可以说是无时无刻地陪着他,除非逼不得已的事情让他出现,其余的时间他基本上都在陪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勇,看着他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劝阻无效,也只能默默地叹息,看得他心中都一股心酸不已。

    直到第三天的到来,基地长才结束看着刘勇那自残的行为,眼中泛着无奈地看了一眼,转向义子楼少哲等着他的汇报,他已经把事情全权地交给义子楼少哲处理,对于三天之间发生的事情,很多事情都是不知。

    楼少哲看着自己的义父,对于他三天来一直陪着刘勇的事情,已经是无力去吐槽了,他们在那里累死累活的,他倒是好,把时间浪费在这个男人身上,说什么怕对方想不开,他不能对不起老友,要帮老友守着他家的独苗,听得他在一阵无奈无语中,直接漠视走人。

    楼少哲拿过云翼带来的证据,递给基地长,同时告知了这三天发生的事情,基地长此时才知道,这三天来发生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想想心中就一阵哆嗦。

    这三天来,不仅月梅差点死在刘智手下手里,就连他收看的管家差点中毒死去,如果不是被义子及早发现看守人的问题,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一时间心中一阵唏嘘不已,直叹息他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看的大家一阵赠送白眼对待,得到被他守护三天的刘勇一阵鄙视目光对待。

    当刘勇听见他的妻子差点遇害的时候,情绪一阵激动,眼中的伤痛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妻子的担心,看着他三天痛苦神色的基地长见了,一阵惊奇不已。

    楼少哲的眼中闪过一丝幽光,他看了一眼云翼,有些明白为何刚才云翼会交待他讲述月梅遇害的事情,对这个男人的心智有了新的认知,心中扬起一丝佩服。

    基地长,此时看着云翼身边的两个高个子男人压着刘智走了进来,他疑惑的看向云翼,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目光中带着询问的意味看着云翼。

    云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疑似嘲讽的弧度,淡淡地冷哼道:“既然证据已经确凿,还拖拖拉拉的,你这个基地长怎么当得,当的也够窝囊的,你也别瞪我,——”云翼瞥到楼少哲的冷眸,冷哼道。

    “如果不是主母交代,我还真的没有兴趣管你们这点破事,这点小事都这么久没有进展,你们也真是够废物。”

    云翼那毫不留情的冷言,让基地长等人心中一阵羞怒,脸上泛起了尴尬,却也只能默默地承受对方的教训。谁让对方说的他妈的太对了,这么时间都没有查到,人家却早早的把证据握在手里,他们这还不是废物,还能是什么。

    云翼看着他们虽然一阵恼怒,却丝毫没有一点恨意的情绪,让云翼心中赞赏的点点头,示意另一个人拿出另一份档案袋,接过档案袋顺手丢给楼少哲,楼少哲下意识地接过,脸上少见的出现疑惑。

    “应该是你最想要的东西,顺手就查了一下,不用太感谢我。”云翼不咸不淡的挖苦对方,让楼少哲嘴角抽搐。

    刘少哲打开文件,看见里面的内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抬头看向云翼,看着对方平静的目光,心中扬起一丝敬佩。为这个拥有如此强悍的内心而震撼和佩服,更对他的手段而心惊。

    看着还在一边挣扎不休的刘智,云翼眼中闪过冷酷,嘴角扬起一丝残忍,冷冷地声音直射入对方的心中,让人感到一阵心颤。

    “怎么还在挣扎不承认杀人呀?也对,这些证据也算不上是什么证据,毕竟刘勇这些年对父亲的恨意是真实的——”云翼的话使得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勇抬起头看向他,云翼完全不去理会对方态度,继续冷冷地低述着。

    “可惜呀,人家毕竟是父子,就算不是,以李勇的心性也做不出,他再如何恨他的父亲,也不会真的杀害亲身父亲;但是你不同呀,你这个白眼狼真的狠毒的很,你这个人小心眼,自私,阴险,事情是一定能够做出来的,就算对方是你的亲身父亲你也会狠心的做到,更何况,刘老爷子根本不是你的父亲。”

    云翼看着大家震惊的样子,心中一阵快意,别人不开心,别人不爽他就开心,没办法,如今末世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只能自己找寻乐子看。云翼他幸灾乐祸的想着。

    他继续拿出最后一份文件扔给怔愣的楼少哲,对方再次下意识的接住,也从怔愣中回过神,这个简直比刚才那件找到伤害义父凶手还来得震撼。

    云翼耸耸肩,不再去理会在场的人现状,心中泛着嘀咕,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他也可以回去交差了,也不知道主母醒了没有,这三天别墅区太压抑了,虽然他一半时间不在,但回去那压抑的气氛让他极为不舒服,他也清楚不仅因为主母的事情,但是他却无能为力,毕竟那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淡淡地低语道。

    “事情已经都调查好了,下面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怎么处理我就不干涉了,不过——”云翼停顿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可能最近就要离开这里,基地长要抓紧了。”

    “好的,林某明白。”

    “嗯,刘大公子,你的老婆在别墅区。我就先走了!”不再理会里面的人,云翼直接带着手下两人走人,完全不管他们是如何处理刘智的问题。

    ……

    ------题外话------

    元宵节快乐!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