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 第79章 墨的担心,倾倾的变化
    墨宸帝的回应让叶倾芩开心不已,看着开心的叶倾芩,墨宸帝的心中没有丝毫的放心,这样的叶倾芩反而让他更加地担心与不放心。

    他感受到她灵魂海的波动,也明白或多或少是因为传承的缘故,但他却不后悔这样做,虽然这样有些冒险,但是总比让她的灵魂海一直处于危险波动的来得安全,这样最起码有器灵天凤守护着她的灵海,让它的波动不会如此巨大。

    “墨,吃饭!”

    看着一直沉默着没有一丝动作的墨宸帝,叶倾芩轻声细语着,她自己却纹丝不动,看得墨宸帝满脸的纵容。

    叶倾芩无言地看着墨宸帝拿起饭桌上的筷子,自己也默默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突地,一碟挑好鱼刺的鱼放在她的面前,叶倾芩眼中酸涩起来,这个男人对她的好,让她总有一股沉重感,总感觉自己有愧于他的感情付出,默默地吃了碟中的鱼,一言不发。

    墨宸帝无奈的看着低头吃饭的叶倾芩,心中一阵无奈,尽管叶倾芩说的如何轻松,他的心中都不无担心,不想她受到伤害。

    对她总是避着他探究的逃避,心中虽然无奈却不想逼迫她,为了不让她烦恼,只能默默地由他自己想办法解决。

    叶倾芩不清楚墨宸帝的想法,享受着墨宸帝对她的宠爱和纵容,享受着这幸福的时光餐。

    ……

    当云翼从基地长处回来的时候,叶倾芩正准备和护卫舰的人去关押的几个人的房间,走进客厅的云翼,看见叶倾芩眉心间的金色彼岸花,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她的反应让叶倾芩挑眉,看向云翼,淡言道:“怎么你们都这样惊讶呀?我看起来变化这样大,就这样让人难以接受吗?”她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心中很是纳闷,只是皮肤变得白嫩细腻,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呀。叶倾芩的心中呓语着。

    听见叶倾芩的呓语声,云翼才注意到主母如今的变化;他进门,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主母朵眉宇间的那朵金色彼岸花,与那里那个人的彼岸花不同,那个人是朵红色的在额间的彼岸花,主母是在眉宇间金色的彼岸花,让云翼的心中有些纳闷,那个人的标记的和主上要求的一样,为何主母的是如此不同。

    瞥视一眼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主上,心中的疑惑更深,他不相信主上会搞错,难道这就是为何那个人出现后,主上没有一丝的动作的原因;如今对主母却是非常的宠溺纵容,难道当初颁发的消息就是为了防止这一切有心人的不轨嘛。

    云翼想不通,其实不仅云翼想不通,就是连知道这个消息的其他三人都是不明白,为何主母的彼岸花印记会和主上要求的差别如此之大,难道是主上的有心之为。

    叶倾芩完全不清楚对方的想法,耸耸肩,不再去理会云翼的诧异,转身准备去往后院的那间关押人的房间;云翼见了,忙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询问着。

    “主母,你眉宇间的金色彼岸花怎么来得?”

    叶倾芩对于云翼的询问有些惊讶,刚才她还以为云翼是因为她外貌的变化,没想到是她眉宇间突然出现的彼岸花引起的原因。虽然,她也是很惊讶自己怎么会有这朵彼岸花,她猜想应该前世就有的吧,即使她没有在传承中看见。

    “我也不知道,就是睡了三天,醒来后就有的,可能是墨刻上去的。”她开玩笑的说道。

    她的玩笑让在场的人集体翻个白眼,这个东西怎么看都不是刻上去的,明摆的就是自身的肌肤中生长出来。

    云翼更加无语,对于主母的这个玩笑很是无奈,而云翼也在此时注意到主母全身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好像经历了千年的岁月沉淀,让人感觉全身散发岁月的味道。

    “主母,你三天都是在睡觉,没有发生什么吗?”云翼小心翼翼地低语着。

    叶倾芩瞥视了他一眼,淡漠地回应着,“怎么?你想知道?”

    此时的叶倾芩让云翼有些看不懂,却本能地让他感受到一丝危险的味道,让他本能地拒绝。

    “不想。”

    他的拒绝让叶倾芩轻笑,这声淡然的轻笑却奇迹般的使那股危险的味道烟消云散,好像就不曾出现过。这样的变化让云翼的眼神变得深奥起来,看着云翼变化的眼神,叶倾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细语道。

    “不用担心,这朵彼岸花是她原有主人的印记。”

    “原有主人?”

    这句话让云翼的脑中的思绪更加地迷惑起来,搞不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懂?”见云翼点着头,叶倾芩眼中闪过一丝狡狯的目光,嘴角微微上扬,喃喃道:“我也不懂,你去问你家主上,问明白后再告诉我。”

    叶倾芩的话让云翼那张脸耷拉下来,心中一阵哭笑不得。让他去问主上,又不是老虎嘴里拔牙——找死。

    叶倾芩不去理会他哭丧着脸,继续向着前方的房间走去。一会儿功夫又传来云翼的声音。

    “主母,你准备怎么惩罚他们呀?已经让他们多活了这么多天,对了,主母,那个刘智已经伏法了,而且你知道吗?那个刘智竟然不是刘老爷子的儿子,他的那个母亲更是够狠,直接丢下儿子和情人离开了基地,而且,你知道——”

    “云翼!”

    叶倾芩淡漠地打断喋喋不休的云翼,让云翼硬生生的噎住,眼神有些呆愣地看着叶倾芩,等着对方的说话,却让叶倾芩的话搞得苦笑连连。

    “不要像个和尚是的念经——烦人。”

    “主母——”

    云翼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叶倾芩直接无视他的眼神,走进被打开的房门,一股难闻的味道硬是让叶倾芩停下了脚步。

    “什么味道?”

    她皱起眉头看向一边的云翼,云翼有些尴尬地看着叶倾芩她,想到这几天忙着刘勇的事情,对于这些人他也没有在意,只要不饿死就不去管他们,所以这里的味道应该就是他们的吃喝拉撒造成的味道。

    他的眼神让叶倾芩看明白了,看了一眼房间一圈,心中扬起一阵恶心,那双美丽的双眼瞪向云翼。

    “我马上让人打扫干净。”

    “……”

    叶倾芩此刻开始怀疑起云翼的办事效率,眼神充满怀疑地看着他,让云翼心中一阵郁闷,心中阵阵地憋屈。

    “不用,把他们带到隔壁,至于这个房间——”

    叶倾芩打量了一番云翼,让云翼的心中有些心惊胆战的感觉,总感觉下面不会是好事,叶倾芩的话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你来打扫这间房间。”

    “不要——”

    叶倾芩的一声命令让云翼一阵哀嚎,让护卫舰的人幸灾乐祸地低头憋着笑意,那抖动的双肩让云翼看见,气得咬牙切齿。云翼的哀嚎声传入别墅区大厅,让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心中充满着好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