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 第80章 叶倾芩的狠厉(高潮)一更
    叶倾芩不予理会云翼的搞怪行为,淡然一笑,慢慢地走进房间。她面带微笑地看着护卫舰的人把这些三天前押来的罪魁祸首,带进了这栋房间中。

    她的眼神平静无波,就如深潭中的湖水,没有一丝的起伏波动,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云翼看了眼此时的叶倾芩,心中总有股淡淡的不安,很快的把这种感觉甩去,觉得可能是他自己多虑了。

    他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把椅子,放在叶倾芩的面前,面对嬉笑的看着叶倾芩,眼中带着讨好,就差摇着尾巴了,就很像小斑狗等着主人的夸奖。

    “主母,请坐!”

    叶倾芩看着他的样子,不雅地翻着白眼,淡然的笑意中充满着无语,声音中带着一丝没好气的低语着。

    “你丢不丢人,在你这些手下面前如此作为,也不怕丢你的脸面。以后我看你如何力威,我都替你丢人。”

    “不会,放心吧主母,绝对的不会的,他们不敢的,主母,你这话就说错了,大错特错,我为主母做事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如此荣幸的事情怎么会让人感觉丢人呀,谁敢这么说,站出来给我看看,你们谁敢说?”

    云翼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恶狠狠地看着周围护卫舰的人,换来对方一圈白眼和鄙视,他完全不予理会对方的态度。

    现在的他只想主母收回刚才的命令,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不用太过在意;再说,真要在意,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那一帮的家伙。此时护卫舰的人,完全不知他们在无意中得罪了这个小气又记仇的上司。

    “行了,随你用什么办法解决,我只看结局。”叶倾芩对于他的死缠不放也算是服了,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

    “是!”

    听到叶倾芩这声命令,云翼爽快的应道,这种完全不给对方任何后悔的机会的表现,让叶倾芩一阵哭笑不得。

    她不再理会云翼,目光转向已经在房间的几个人,看着他们,她心中的残暴油然而生。叶倾芩虽然惊讶自己心中突地升起的残暴想法,却并没有多加注意制止,依然平静地看着房间中的那几个人。

    房间中央被带过来的几个人,还没有从担忧、害怕的心情回过神,就见到一个长相如此绝美容貌的女子向他们走来,眼中闪过一丝淫秽和贪婪,这几天的相安无事,已经让他们忘记了当初被带过来时的害怕和恐惧不安。

    如今,见到如此貌美的叶倾芩,让他们内心邪恶的心思再次显露出来。叶倾芩看着这些男人露出的目光,心中溢满着作呕,她冷冷地看着他们,那双美丽的双眸闪过一丝残暴,心海的波动在此时变得起伏不定,让叶倾芩皱起了眉头,很快的舒展开,叶倾芩再次选择忽视这不同的感觉。

    吴小楼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那双狠毒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和妒嫉,她的美貌如今被冷澈彻底地毁掉了,看着眼前出现一个比自己以前还要美丽诱人的女人,她的心中怎么会不嫉妒不怨恨。

    “很嫉妒?”叶倾芩站在她的面前,轻柔地声音,很像情人间的呢语声,却让吴小楼感觉有股淡淡的危险感。

    她戒备地看着面前这个让她嫉妒不已的女人,心中有些不安,她冷哼地道。

    “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把我抓到这里?你凭什么抓我?你们抓了我让刘智知道了,他不会放过你。”

    吴小楼来到这里后,就没有人再去理会她,更加地不会告知她事情的经过,她至今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抓在这里,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刘智会过来救她,却不知对方自己都难以自保,就算对方没有出事,又怎么会来救一个如此不堪的女人。

    “你不知道?刘智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叶倾芩轻柔地问道,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冷言冷语改变态度,让其他男人见了,心中有股痒痒的感觉,很希望对方的温柔用在自己的身上,然而却不知道温柔的背后却有着多么残忍的手段对待。

    “贱女人!”吴小楼怒骂道。

    她的怒骂让云翼他们很是恼火,刚准备过来教训对方,却被叶倾芩话语阻拦了步伐。

    “站着别动!”

    继续盯着吴小楼,歪着脑袋,嘴角扬起一丝妖邪的笑意,那眉宇间的彼岸花在此时变得更加妖异神秘,让盯着她的吴小楼心中的那股不安更深,心中扬起一丝心颤,脚步慢慢地向后挪动。

    叶倾芩像是没有看见她的动作,脸上扬起了温柔的笑容,声音依然轻柔好听。

    “怎么呢?别怕!”

    “你到底是谁?”吴小楼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让其他人见了有些疑惑不解,不清楚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倾芩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想法,脸上的笑容变的更加得灿烂,却让吴小楼更加地害怕,她下意识的龟缩着身体,让自己的身体不断地蜷缩着。

    看着她的躲散,叶倾芩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失,脸上变得面无表情,眼中泛起一丝残暴,嘴角扬起残忍的弧度,此时的叶倾芩情绪开始变得不一样。

    而这一幕变化,有幸看到的,只有她眼前的吴小楼见到,她的眼中溢满了害怕、恐惧,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冷澈残暴的时候,甚至比冷澈那时候,更让她害怕、更让她恐惧不安。

    “墨二,把那条狗狗牵过来。”

    叶倾芩不理会吴小楼的害怕与恐惧,冷冷地命令着墨二,让墨二有些呆怔,很快的回过神来,按照她的要求去把那只狼狗牵了过来。

    叶倾芩周身的气息开始变得冰冷,她的变化让站在不远处云翼眼神变得严肃起来;刚才,他总以为是他自己的多虑,没有多加在意,没有想到主母真的开始变得不一样。此时主母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与以往的不同,云翼的眼神深处扬起一丝担心与疑虑。

    叶倾芩看着因害怕跌坐在地上的吴小楼,嘴角扬起冷笑的弧度,慢慢地蹲坐在她的面前,目光冷冷地、残暴地看着眼前已经没有以往美丽妖娆的吴小楼,看着她斑痕累累的脸蛋,眼中布满着嘲讽,声音冰冷寒栗。

    “是不是很痛苦,美丽的外貌没有了,是不是觉得很痛苦,可是——”叶倾芩无辜地看着她,歪着脑袋,淡然一笑,“看着你如此丑陋的面貌,我却非常的开心呀,看着你痛苦,我的心情就非常的畅快,是不是很恨呀,那也没有办法呀。”

    那无辜的声音听着云翼他们嘴角抽搐,主母这算不算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呀。

    “谁叫你欺负我要保护的人,都是你的错,所以呀,你必须痛苦,只有你痛苦了,我才会开心。”叶倾芩的冷冰的声音中带着冷厉,她的话语也是越来越残忍,也让云翼心中更加地担忧起来,眼神中透着一抹淡淡的担心。

    “很喜欢男人是吗?和那么多男人有过一腿很是得意,是吧!觉得特别的有骄傲感,是吧!”

    叶倾芩的自言自语让云翼嘴角不停地抽搐,他家主母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出来的话都是如此令人震撼。

    只是,在这震撼后,云翼听到叶倾芩后面自那句自言自语的话,是彻底被惊吓住了,他的内心深处有了一丝害怕;不仅是云翼,在场的每一位都面露恐惧地看着她,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心中扬起了害怕、不安。

    “下面——”叶倾芩停了停,嘴角笑意变得妖异危险,她轻声细语着,就如情人般呢语着。

    “乖,不怕,你竟然那样喜欢做这些事情,第一次难免有些害怕,做久了就会习惯的,它已经很委屈了,你千万不要嫌弃它呀。”

    叶倾芩自言自语的话语中的意思,让云翼听得越来越心惊胆战,他害怕听到下面的话是他现在脑海中想到的一切,让他感觉灵魂深深地胆颤,让他无法相信这是他家主母作出的事情。

    “不要——”

    吴小楼像是知道叶倾芩的意思,恐怖地惊叫,让叶倾芩皱起了眉头,那朵金色彼岸花显得更加地妖异诱人。

    听到吴小楼的拒绝,叶倾芩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满的情绪,她拍了拍对方的脸蛋,嘴角微微上扬,轻轻地摇着食指,轻声漫语道。

    “乖!不可以这样呀,这样就不可爱了,你要知道,它现在都觉得委屈,你该高兴点,不然它可是非常的不开心的,它如果不开心了,我可是不知道它会作出什么事情来,你这样会很痛的,真的,那你可不要怪我。”

    她皱着眉,牵过墨二牵来的狗狗,柔和地抚摸着它的毛发,吴小楼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心中阵阵地害怕,眼中透着绝望,让人见了都有丝不忍,叶倾芩却依然没有一丝的情绪变化,手上温柔的安抚中牵过来的狗狗。

    云翼看着这样的叶倾芩,心中的担心不断地加深,他使了使眼色给其中的护卫舰人,让他去叫主上,却被叶倾芩的冷声喝住。

    “站住!”

    云翼敢保证,他在主母的冷喝中听出了一丝杀意,这让他心中的担忧更深,他小心翼翼地看着主母,担心地喊道。

    “主母?!”

    “不许去喊墨!”

    叶倾芩没有丝毫减弱语气中的冷意,她没有转离视线,却还是让云翼能感受到她语气的杀意,这一变化让云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能祈祷主上能够自己赶来。

    “是!”

    云翼的反应让叶倾芩满意的收起周身的冷意,叶倾芩她从刚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变化,以为没有多大问题就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她却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内心深处扬起的暴虐情绪,这样的变化让她心中一阵烦躁,控制不了自己。

    叶倾芩没有再理会云翼,继续盯着吴小楼,继续轻声细语道:“你知道吗?我还没有看过人兽之间的了。”

    她歪着脑袋一副天真女孩的单纯样子,在此时吴小楼的眼中叶倾芩就是一个恶魔,一个个地地道道地恶魔。

    “你害怕吗?”

    看着对方点头,叶倾芩脸上的笑容更加地灿烂,语气更加地欢快,让人有种变态的感觉,就连云翼此刻都觉得他家主母有些变态。不过,叶倾芩却不在意他们的想法,继续好言轻哄着吴小楼。

    “你不要怕,第一次难免有些害怕,眼一闭,咬咬牙,就过去了。”

    天呀!神呀!放过他吧!

    听到叶倾芩那轻哄吴小楼的样子,让云翼心中一阵呼天喊地的,希望墨宸帝来救救他们。

    叶倾芩这样的反差让他们一时难以想象,更加难以去接受这种变化,他们一直认为主母是冷淡、脆弱、和善、善良的,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样的一面;就好比一直是个天使的一面,突然间出现了恶魔的一面,让人一时无法接受。

    云翼再次感慨,不愧是主上看上的女人,和主上有如此相似的一面,只不过一个是拥有天使的形象展现世人,隐藏了她恶魔的一面,一个一直是恶魔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眼中。

    云翼在此时有些同情这些人,他们好好地非要把主母天使的一面逼走,引出她那恶魔的一面,这不是自找倒霉,心中对这些人掬起一抹同情。

    云翼这边的思绪没有阻碍叶倾芩那边的行动,那惨叫的声音回荡在这间房中,那女人痛苦的呻吟声和欢愉的的声音让在场的男人心中泛起一抹作呕的感觉,这种不正常的行为都能让她得到欢愉,让人也不得不佩服起这个吴小楼。

    云翼看着前方主母的身影,见她淡然地看着这一切,不得不佩服起主母那强悍的内心,他一个大男人看了都接受无能,主母却还能淡定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这该说他接受无能还是说主母的强悍内心。

    云翼的内心一阵苦笑,此刻他都不敢想象,主母将如何地处理周围这些眼露恐惧的男人,这些男人此生恐怕难以忘怀这一幕吧,会成为他们一辈子内心的阴影吧。别说这些男人了,他现在见了都对女人产生了恐惧的阴影,云翼有些苦中作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