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智的事情,很快地被基地长他们处理完毕,暂时把刘智关押收监,等待着大家最后的商定结果,同时,基地长也在基地里公布出,事情的真相,知道真相的大家,心中一片唏嘘不已。

    刘勇被释放出去,出了基地长办公室的刘勇,看着外面的情景,一时间情绪难当,习惯了这几天黑暗视线的他,光亮让他眼睛一时间难以适应,他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慢慢地睁开眼睛,余光发现身后的楼少哲,眼神中闪过一丝幽光,静静地站定,等着对方的到来。

    “有事?”楼少哲看着站定不走的刘勇,淡淡地问道。

    刘勇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平息自己内心的悲伤,心情平静下来,他淡然地看着对方,不冷不热地回应着。

    “我想去看看他,可以吗?”

    听见他的话,楼少哲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像是早已经知道对方会如此这般做一样,淡淡地喃喃着。

    “跟我来吧!还有一件事情,”楼少哲停顿了下,没有立即讲话,看了一眼刘勇,眼中闪过一丝罕见的不好意思,让刘勇心中一阵纳闷,听见楼少哲下面的话,刘勇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悲哀。

    “现在是末世,随时随地都有情况出现,所以基地中的那些人商量着,要立即火烧刘老爷子,这件事情,对你是有些不好,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理解。”

    楼少哲的话让刘勇沉默不语,一直到了占放刘老爷子尸体的房间,刘勇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直到快进入房间的时候,刘勇那低沉的嗓音中带着沉重的悲伤,呢语着。

    “我知道了,你们去做吧!”

    ……

    基地长在处理完刘智的问题后,来到了女儿的房间,这几天女儿的反应让他很不放心,总觉得女儿有心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却让他一时间,想不起哪里出了问题。想到这些,基地长心中有些惭愧,对女儿的愧疚与心疼。

    如今她有心事,自己却一直在忙于刘勇的事情,都没有及时关心她的状态,想到这个,基地长心中就泛起了一丝疼痛。

    基地长站在女儿的房门前,轻轻的叹息。她这个女儿从小就失去母亲,从小到大是他亲手带大,现在,他连孩子什么时候有心事都不清楚,基地长觉得,他这个父亲做得太失败了。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基地长的眼神闪过一丝慎重,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的女儿,是从那次去过墨少别墅区后,就开始变得心事重重的,想到这一切,基地长的心中一阵担忧和心疼。

    他的心中有些担心自己的女儿,害怕女儿的心事会是他想到的那样,更加地担心这个孩子会做傻事,心疼这个孩子从小就坚强独立。

    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轻轻地敲了敲房门,轻柔的声音对着房间中的女儿说道:“之夏,现在方便吗?爸爸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房间中的林之夏,听见父亲的声音,起身为父亲打开房门,有些惊讶父亲的突然出现。这几天,父亲处理刘家的事情,她也是有所耳闻,此时父亲的突然出现,让她有些惊讶。

    “爸爸,有什么事情要说吗?进来吧。”

    基地长看着眼前的女儿,心中对她充满着疼惜,为这个女儿心疼,为了不让他担心,总是独自一人去面对任何问题,不愿意他担心,不想麻烦他,想想这一切,他的心就一阵阵疼痛。

    林之夏纳闷地看着父亲,奇怪父亲怎么进门后,就一脸疼惜的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她心中一阵纳闷。

    “爸爸,你对我还有什么话不好说的,有事情你就说吧。”想到父亲正在处理刘家的问题,便询问着。

    “刘家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嗯,刚才已经处理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去处理,你不用担心,你这几天都收拾好了吗?”

    “嗯,收拾的差不多了。”看着父亲的表情,林之夏轻笑道:“父亲,你有事情就说吧,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是你的女儿,你有什么不好说的。”

    听见女儿的话,基地长深吸一口气,温柔地看着她,温和地淡语道:“孩子,有什么心事,可以和爸爸说下,或许爸爸可以帮你。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这样爸爸看了非常心疼的。”

    说着,基地长的目光中泛起一丝泪水,看得林之夏一阵愧疚不安,她让自己的父亲为她担心了,轻柔的声音着带着担心的喊道。

    “爸爸!”

    她知道,父亲独自一人带着她,非常的辛苦。从懂事开始,她就不想让父亲为她担心,总是独自一人默默的承担着。后来,有了义兄后,有了被保护和疼爱的感觉,不自不觉之中,她爱上了自己的义兄,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义兄已经有了女朋友,最后她只能无奈的忍痛选择放弃。

    再后来,她遇见了现在未婚夫,未婚夫的温柔体贴,让她渐渐地感觉到温暖的感觉,慢慢地开始远离了她的父亲和义兄他们,直到今天,林之夏才发现,她的父亲已经老了,她却如今才发现,泪水在她眼框中打转。

    “爸爸,对不起,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我一直以为只要我优秀了,只要我不麻烦爸爸,爸爸就会开心,就不会再辛苦,却忘记了,爸爸也只是想和女儿一起。爸爸,对不起!”

    “傻丫头,只要你幸福了,爸爸就会感到幸福。”基地长摸着女儿的头,轻声地安慰道。

    “来,和爸爸说下,这几天,你有什么心事?”

    “爸爸,你也和我一起去找治国吧。”林之夏低声细语道,她不放心爸爸一个人留在这里,想劝父亲和她一起离开。

    林之夏的话让基地长轻笑起来,内心升起一丝感动,为女儿的孝心感到愉悦,轻声拒绝道。

    “傻丫头,爸爸不会离开这里的,这里有着属于爸爸的责任在,这个基地中的人,就是爸爸必须负责的责任,他们的安全都是需要爸爸的保护,只有国家上面派人过来,爸爸才会离开,不然,爸爸会一直坚守这里。”

    看着女儿担心的目光,基地长停顿了下,抚摸着女儿的脑袋安慰着,就如小时候,她伤心要妈妈的时候一样,揉着她的脑袋安慰。

    “你不用担心爸爸,爸爸不会有事的,只要你安全了,爸爸就放心了。放心吧,墨少那里,只要你不触犯墨少的禁忌,不会有问题,不过,那个叶小姐,你万万不可得罪,我算是看出来了,墨少把那个叶小姐当成宝。”

    基地长想到他刚才过来的原因,意有所指的规劝着,然而,林之夏并没有明白他的话,轻声细语说出的问题,让基地长听了,心中更加地担心、害怕他预想的事情。

    “爸爸,问题就是出在这个叶小姐身上。”

    基地长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他叹息的看着女儿,继续规劝道:“之夏,我知道这个墨少很出色,世间难得一见的人物,但是,那天的情景,你也看见了,这个墨少,是不会看上叶小姐以外的女人。”看着女儿震惊的样子,基地长是彻底的误会了。

    林之夏听着父亲的话,刚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直到听到后面的话,她是彻底的被震住了。

    这误会又是从哪里出来的,她在心中无不在自问,她有做了什么,让父亲误会的事情嘛,还没有搞明白误会在哪里,林之夏就听见父亲后面的话,让她一时哭笑不得。

    基地长不去理会女儿的震惊,继续耐心地规劝着:“之夏,你要明白,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即使在完美也不会是你的,更加不代表他是适合你的,你要知道,你已经有未婚夫了,你就不要想那些不属于你自己的东西,这样对你也是一种伤害,而且,丫头,你已经有未婚夫,这样对治国也是不公平的,爸爸知道,墨少——”

    “停!”

    第一次,林之夏如此大声疾呼地对待她的父亲,实在是父亲的话,让她哭笑不得,更加无奈至极。

    “父亲,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想多了!”

    林之夏的话让基地长有些呆愣,眼睛有些傻乎乎地看着她,这样的表情让林之夏一时轻笑出声。

    听见女儿的笑声,基地长回过神来,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想到自己刚才的一番规劝,让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看向女儿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林之夏当作没有看见,轻柔地说道。

    “爸爸,我是说问题出在叶小姐的问题上,和墨少没有关系——”像是想到了什么,停顿下,继续呢喃道。

    “也不是没有关系,但是,你放心了,不是你认为的那种,是其他的,我知道,墨少那样完美的男人肯定是女人的追求,但是女儿明白,什么是我的,什么不该去奢求,爸爸,你就放心吧,女儿知道该如何做。”

    林之夏的话,让基地长放下心来,然而却让他有些疑惑,女儿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其实,我认识叶小姐,那天,你还记得嘛,叶小姐问我,是不是认识她,我说不认识她,其实,我认识叶小姐她,很久就认识她了。”

    林之夏的话,让基地长想起了,那天叶倾芩的询问,同时也想起女儿那天的不正常反应。那天,因为大家没有过多追究,他也就把事情给忘记了,此时想到这一切,基地长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和爸爸说说,问题不大,爸爸去给你求个情。”

    林之夏有些伤心,她如今早已经长大成人,却还要父亲为她的事情担忧、害怕的,还要为她操心,烦恼着,想到这一切,她的心中就觉得自己非常不孝顺。

    林之夏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始讲述了那次医疗事故的发生,把事情的经过情况,都一五一十地和她的父亲讲了一遍,让他了解事情的具体情况。

    基地长听了女儿的讲话,脸色变得非常的难道,他没有想到,事情的发生就这样碰巧在一起了,仔细地询问自己的女儿,道。

    “这件事,除了你和治国,还有谁知道?”

    基地长想想,这件事情,按现在的情况,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反而造就了一件好事;也许,这件事情还有转机,不过墨少那边恐怕有些困难,叶小姐这边恐怕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就是墨少那边的问题处理。

    “你确定,现在这个孩子,是那次事故的人。”基地长严肃看向自己的女儿,询问道。

    “我也不是很确定是不是,我只知道,如果是那次事故拥有的话,就一定是的,但是,她到底是不是那次事故中出生的,我不是很确定;除非,我了解清楚情况,才可以确定,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了解,我又不可能贸然去询问吧。”

    想到这一切,林之夏就一阵苦恼,这几天她就是为这件事情烦恼,心事重重的。林之夏看着基地长,继续说道。

    “而且,爸爸,我非常担心,我不知道叶小姐,有没有因为那次的医疗事故受过伤害,我想,如果被伤害过,她应该不会原谅我吧,我也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们还会相遇呀,我那时候想处理的,可是,后来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那件事故发生以后,她和未婚夫一直都很自责,他们当时也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那种情况下,他们也是逼不得已的,让他们如此选择去做。

    林之夏当时不是没有后悔自己的作法,这件事一直藏在她的心里让她不安,她的未婚夫也常常为这件事情内疚不安,他们怕因为他们的关系,让对方受到伤害和痛苦。

    这么年来,不是没有想过找对方,后来,他们再去寻找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他们,寻遍整座城市都没有找到;去了他们留下地址的地方,对方也不是很了解他们的情况。

    林之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根本就不是本城的人,想到这一切,林之夏心中一阵懊悔,他们怎么就没有想过了,心中有些自嘲,就算想到了,世界各地他们更加是无从寻找。

    基地长看着女儿的神情,叹息,安慰道:“这说不定不是一件坏事,你去了京都后,和治国商量一下,我觉得,还是告知一下当事人,他们还是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的,到时候,再请求对方的原谅吧。”

    “嗯,我知道了,爸爸,你不要担心我,我会和治国好好商量的,争取他们的原谅的,到时候,他们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林之夏笑着对自己的父亲承诺道。

    “爸爸,我去了京都后,你有事和义兄商量的着来,别什么事情都自己来,你要多注意身体。”

    林之夏的义兄楼少哲是以前战友孩子,战友牺牲后,这个孩子就和他们一起生活,两个孩子的感情很好,如果,不是女儿有了未婚夫,他早想把两个孩子婚礼办了,如今,女儿已经有对象了,一切都没有办法了。

    想到如今的末世,女儿和治国的婚礼恐怕都是很困难了,心中有些遗憾,基地长看着女儿,语重心长的说道:

    “都是爸爸没用,本来爸爸二年前,就想给你们两个小两口办场婚礼,却没有想到赶上这个,如今是更加办不成了;等爸爸有空去了京都,就在京都帮你们小办个婚礼,你们在一起已经几年了,好像正是那次的医疗事故让你们走在了一起,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我只希望治国能够好好的爱你。”

    其实,在基地长的心中,还是觉得养子适合女儿,治国不是不好,就是这个人太温雅了,不知道拒绝女孩子,而女儿性格太犟了,最主要,这三四年来他们一直是聚少离多,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而且现在又是末世这种情况,如果不是怕治国误会,他都想养子一起去。

    “丫头,让你义兄陪你去吧,我还是不太放心。”最终基地长心中还是不放心,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爸爸,你让义兄陪我,就不怕他女朋友找你算账啊。”林之夏取笑自己的父亲。

    “女朋友?你义兄什么时候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基地长吃惊的问道。

    “七年前就有了,我那时候看见的,就是在你生日那天。”也就是在那天,当她知道他有了女朋友,知道自己失恋了,才会有了那次医疗事故,才会和后来的未婚夫交往。

    “还有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基地长此时还是很吃惊,无法相信。

    “爸爸,我没事了,你先忙吧,记得吃饭,我都给你留着了,吃完饭记得早点去休息!”

    林之夏催促自己的父亲去吃饭、休息,不要太辛苦了。基地长看着女儿对自己的心疼,心中一阵阵喜悦,笑着应答女儿的要求。

    基地长走出女儿林之夏的房间,转向厨房的位置,准备进餐,休息,没有发现,在他转身离开时,有一个身影向着林之夏的房间走去。

    在房间中的林之夏,再次听见敲门声,误以为是自己的父亲,心中一阵无奈,给自己快速的换上睡衣,松散的披上外套,坐在床边,应道。

    “进来吧,房门我还没有关了。”

    然而,当看见进来的是自己的义兄楼少哲,眼神微闪,温柔的声音中带着吃惊,“义兄,怎么是你?”

    被称为义兄的楼少哲深深地看向她,见她身上的穿戴,眼中一闪而逝的深沉,心中有股冲动,却被他硬生生的压住,冷淡的开口道。

    “你去京后,自己要多加小心点,京都不比这里,那里太复杂,你自己要多注意安全,我在那里有个朋友,你有问题可以去找他,他会帮你的。”

    楼少哲看着这个他一直深爱的女人,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今,他爱的女人要嫁为人妻,他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那个从小总喜欢跟在他后面的小女孩,念叨着长大后要嫁给他,成为他的新娘,如今这个要成为他新娘的女孩,却要嫁给别人,作为别人的妻子,想到这里他的心就疼痛了起来。

    “夏夏,你幸福吗?”楼少哲低沉的嗓音,最终还是问出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林之夏低下头,看着地面,低低说:“我很幸福。”

    只要你幸福就好,林之夏知道,她心里的角落里还有少哲哥哥的存在,但是,她不能对不起要成为他丈夫的治国,他这么多年的陪伴,她不能辜负,也不想去破坏她爱的男人的美好幸福。

    “嗯,你幸福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这个你拿着,我那个朋友,看见你手中的东西就会明白的。”楼少哲把一个小小的白色小笛子,递给这个他一直爱着的女人手中,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你休息吧,明天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我去给你准备。”

    没等林之夏的任何说话,走出了房间。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