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云翼这对情侣,享受属于他们甜蜜幸福时光时刻,一阵‘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浓情蜜意气氛。云翼不爽地皱起了眉头,那双明亮的瞳孔中,闪过一丝不耐。久久的,未见他有一丝起身开门的打算。

    坐在他怀中的苏橙汐,纳闷地看了一眼他,心中很是疑惑,怎么没有起身开门。久未等到对方的动作,苏橙汐轻柔地开口询问道。

    “云翼大哥,你——”习惯的称呼,脱口而出,她的称呼,让云翼的眉头皱的更紧。

    云翼低首看着怀中,一脸疑惑表情,看着他的苏橙汐,低沉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丝丝警告,道:“汐汐,如果下次,你再让我听见这声云翼大哥,我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嗯!”

    云翼的警告话语,使得苏橙汐的脸上瞬间染上红晕,眼中带着羞涩,她心中的小鹿咚咚地乱跳,柔柔地声音中带着一丝腼腆的味道。

    “我知道了,翼!”

    “这就对了嘛,从你的口中,听见翼这个名字,是这样美妙的感觉,让我都不想放开你了,怎么办,汐汐。当然,我不介意,以后你在我们亲密的时候,多叫几次。汐汐!”

    苏橙汐羞涩的从他的怀中起身,不好意思的转身,细细柔柔的声音中带着娇弱的撒娇,轻轻地跺了一脚,道:“翼,你,不要说了。”

    “呵呵——”云翼看着她的娇羞,与羞涩的动作,大笑出声,道:“汐汐,我们是亲密爱人,这样的动作很自然的,再说了,我要是对你都没有感觉,你这个丫头,就该哭了。哈哈!”

    云翼的悦耳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愉悦,让客厅中的大家,都能感受到他的喜悦和开心。容希洛见云翼他丝毫没有起身去开门的打算,眼神中带着一丝了然,脸上带着笑意,看向客厅中的云魁,打趣道。

    “云魁,以后,这个开门的重任就交给阁下你了,你看,云翼现在不比往日,你要多多体谅。”

    完全不给云魁丝毫拒绝的机会,她拉上容悦汐,轻轻地询问道:“阿悦,你说是不是?”

    容悦汐的笑容中噙着一抹纵容,亲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的口气,轻言笑骂道:“你这个丫头,就是知道欺负云魁大哥,你呀!”

    容悦汐的话,让云魁的眼中闪过一缕幽暗的幽光,他没有回应容希洛的取笑,默默地站了起来,向着别墅区的大门走去,耳边还不地听见容悦汐和容希洛之间的对话,让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洛洛,以后不要总是欺负云魁大哥,你呀,就知道欺负老实的云魁大哥。”

    “呵呵,阿悦——”容希洛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狡诈的味道,笑嘻嘻地取笑着容悦汐。

    “阿悦,你是不是?呵呵,是不是心疼云魁了。”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好奇与探索。

    “你呀!”容悦汐并没有回应她的问答,事是而非的话语,让人不难想象中,心中的一丝想法。

    与此同时,在别墅区他们在交谈的时候,叶二叔,叶二婶,叶小叔站在别墅区外面,叶二叔夫妻的脸色有些难看,看起来,他们之间有不小的争乱,而且,这次的叶二叔,应该也是用了一些手段,不然,不会看见叶二婶的脸上,出现淡淡地害怕和恐慌。

    此时的叶小叔,还是神色自若地带着一丝温柔的笑容,轻轻地且耐心地,敲打着别墅的大门。

    当云魁打开大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叶小叔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叶二叔脸色难听,眼中带着一丝余留的暴虐,静静地站在那里,叶二婶微微低着头,微微显露的脸上,带着一丝害怕的神色中,可以看出对方内心的恐惧不安。

    看到这一切,让面无表情的云魁,眼中闪过一缕星光,很快的消逝,冷冷地看了一眼他们,松开大门,让他们进来。

    在云魁起身开门时,云翼拉着害羞的苏橙汐,向着客厅方向走去,苏橙汐羞涩的跟在后面,低着头羞涩地问道。

    “翼,不用去开门吗?”

    “有云魁过去了。”

    “哦。”乖巧温顺地跟着云翼身后,看得云翼心中对她一阵怜惜,此时的心弦有些荡漾。

    客厅中,见叶父、叶母他们已经不在客厅中,云翼见了眼神一闪,并没有询问,继续向着容希洛她们的方向走去。客厅中的容希洛他们,见到云翼向着她们这边走来,脸上扬起一抹暧昧的笑容。

    “云翼,你这是抱得美人归呀!啧啧!瞧瞧,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看看,把我们的小橙汐——”容希洛停顿下,眼神中带着祝福的笑意,瞥视了一眼苏橙汐略微红肿的唇瓣,语气中透着一丝暧昧。听得苏橙汐脸色,更加地红润羞涩,看得容希洛大笑不已。

    她的笑容让苏橙汐羞涩的低下头,使得云翼看的连连摇头,这个小女人再要低头,都要把自己埋于缝隙中了,他略带警告的瞥视了一眼容希洛,警告她,不要过火。云翼的警告,让容希洛撇了撇嘴,唉声叹气道。

    “唉,有了老婆的人,就是不一样,你看看,现在就把我们这些朋友不当回事,真是重色轻友呀。唉!”

    “希洛姐!”苏橙汐娇羞地羞怒道。

    “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总可以了吧,唉,重色轻友呀,交友不慎呀!”

    她的一番唉声叹气,看得周子荷一阵轻笑道:“你这样,就交友不慎,那我是不是该找根面条,把自己给吊丝了,别忘记了,你家主上,可是把芩芩天天缠着,也幸好现在是末世,不然,就你家这个主子,就是个昏君呀,一个地地道道的大昏君!”

    周子荷的这番话让大家一阵哭笑不得,却也觉得深有感触,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主上自从遇见主母以后,就恨不得把主母拴在他的裤带上,随时随地可以见到。想到这一切,大家心中大大地翻个白眼,已经无力去吐槽他家主上的行为了。

    “橙汐姐,谁咬你了,你告诉我,我让小阳子,帮你咬他。”

    就在大家感慨万千的时候,突兀地,小叶果的话语,传入大家的耳中,让大家一阵呆愣,使得苏橙汐那张已经红润的脸蛋,瞬间变得更加通红,看得回神的大家,一阵大笑不已。

    笑声停止,大家看着小叶果,见她眼中的闪过的狡狯目,大家心中一阵无奈。

    这孩子,都已经被他们的主上给影响了,主上不时地的上演,儿童不宜的画面,已经深深地影响了,他们的小公主叶果丫头了,使得这个小幼童,早早地就被带歪了,主上你真是罪孽深重呀,大家在心中再次感慨着。

    就在大家为叶果的事情感慨时,另一个声音的出现,已经让他们无力去理会了,心中只剩下苦笑连连的感觉。

    “我不咬他,我咬你。”

    苏天阳那冷冷的、淡淡地声音中,出现了少见的不满,仿佛在控诉小叶果,为什么让他做这个件事。

    小叶果歪着小脑袋,眼神中透着疑惑的神采,声音中充满着好奇的味道,询问着。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给你咬?我又没有欺负你。”

    “因为你是我的!”

    苏天阳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冷冷地声音中,带着霸气的味道,让大家听了,哭笑不得。这算是不是,物以类聚呀,呆在主上身边,呆久了,人都开始变得霸道起来。唉,他们的主上,真的是,为这些孩子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大家在心中翻着白眼。

    叶果不满地看着苏天阳,不高兴地嘟起嘴,娇柔童稚的声音中带着不高兴的意思。

    “我什么时候是你的?!”

    “你就是我的!”

    听见叶果不高兴的反驳话,苏天阳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不悦表情,他的语气也变得,更加地霸道起来,还带着一丝不满。

    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容希洛乐了,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轻言道:“哈哈,小叶果,看到了没有,招到报复了吧,谁让你总是欺负人家天阳,现在现世报了吧,被欺负了吧。”

    周子荷他们听见这句幸灾乐祸的话语,无语地翻着白眼,这都多大的人了,还和叶果之间胡闹,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大家心中呓语着。

    “我不是你的!”

    叶果不去理会他那不满的眼神,撇着嘴巴,霸道地宣布自己的决定,语气中带着十足十的霸道强悍。

    “我是我自己的,你也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

    苏天阳没有一丝的犹豫的应道,听得大人心中,无不在感慨,这个是不是,另一个步入主上步伐的人。

    云翼无语的看着苏天阳一脸喜悦的神情,突然间,觉得这个孩子,太丢人了,没有一点有男子汉气概,大男人,怎么可以就这么快的败阵下来,最起码,也要多坚持几秒钟吧。

    云翼的心里想法没有人知道,容希洛如果清楚他的想法,一定很鄙夷地看着他,这有什么差别嘛,有本事,你自己坚持看看,她倒要看看,能坚持多久……

    就在云翼心中呓语着时候,余光见到云愧带进来的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星光,心中猜测对方到来的何意,眼神示意苏橙汐,让她去准备茶水;客厅中的周子荷、叶果他们,见到来人,默默地站起,无言地走出客厅。

    云翼示意他们坐下,看着苏橙汐给他们备好茶水,默默地走出客厅,眼神示意叶小叔他们喝茶,淡淡地询问着。

    “你们这次过来,是为了何事?”

    “不知墨少他?”叶小叔环视了一圈,见只有墨少身边的几个人,不见墨宸帝本人,温和地询问下。

    “我家主子在休息。”云翼淡淡地回应着对方的问话,没有一丝多言的准备。

    “哦,这样呀!”叶小叔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冷淡态度,有任何不满的情绪,依然温和有礼地解释着,他这次过来的原因。

    “是这样的,我们这次过来,是想问问墨少的,我们车已经借到手了,想询问下,墨少准备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前往京都,毕竟,现下外面的丧尸是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想问问时间。”

    “这恐怕是,我们主子们说的算。”

    云翼依然淡淡的回应着叶小叔的询问,见到叶小叔一闪而逝的怒意,心中泛起一丝冷笑。

    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看着叶小叔,云翼就觉得,这个叶小叔会是个难缠的人物,手段也不低,应该可以说,是这个叶家中最有手段的人。

    心中的思绪转瞬即逝,云翼有些纳闷,今天的叶二婶,为何如此老实低着头,这让云翼的心中升起一丝好奇。随意的瞥视一眼,差点让他将口中茶水喷出,这脸是咋回事。

    虽然,他只是随意的一瞥,还是看到了露出的一角,那张美丽的脸蛋上,眼角出现一块青紫,是怎么回事?还有那,脸颊上微肿的红印,又是怎么回事?这使得,云翼心中浮想联翩。呃,身上,云翼有些尴尬地抹去脑海中的画面,呃,那情欲的痕迹都没有遮住,可以想象到,叶二婶的身上,肯定是惨不忍睹,啧啧,真没想到,这叶二叔还有性虐待,云翼心中有些感慨着。

    “咳咳——”

    云魁的咳嗽声,打断了云翼的神游,看见云魁嘴角抽搐的表情,云翼若无其事的,拿起茶杯喝茶,掩饰他飘散的思绪,淡淡地回应叶小叔提出的问题。

    “你们也不用担心,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这几天的时间,放心,走的时候,我们派人通知你们,不会忘记你们。”

    云翼把他们担心的事情,直白的提了出来,给予他们承诺,让叶小叔他们放下心,淡淡地看着他们起身离开。

    叶二叔看一眼,跟在身后唯唯诺诺的叶二婶,眼中散过一丝残暴,叶二叔眼中的残暴,被抬头看他们离开的云翼注意到,他的心中,更加地好奇,这对夫妻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个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叶二叔,露出如此残暴的一面。

    云翼的眼神闪了闪,见到他们他们走出别墅,招手叫来一位护卫舰人,低声附耳吩咐几句,见到,此人就急冲冲离开。

    容希洛见云翼的动作,有些好奇地问道:“你让他出去做什么?”

    “秘密!”云翼神秘一笑,挑眉看着有些恼怒地容希洛,正准备嘲讽她几句,余光见到苏橙汐的身影,温柔地笑道。

    “你们在做什么,过来吧。”

    周子荷他们听见云翼的声音,端着水果,走了过来,周子荷率先问道:“叶小叔,他们过来,有什么事情?”

    云翼耸耸肩,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声音中带着嘲讽意味,淡淡地道:“可能,是怕,丢下他们。”

    听见这句话的周子荷也沉默了,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一家子,只能沉默,不予理会。

    容希洛见气氛有些压抑,清脆欢悦的声音响了起来,道:“别管那么多,这些事情,也对我们没有影响,不用去在意。我现在关心的是,云翼,你刚才到底让护卫舰人,去做什么?赶紧老实交代。”

    云翼扬起笑容,冲着大家神秘一笑,嘴角勾起邪邪的弧度,让大家见了嘴角抽搐,这还卖起关子了,众人也懒得和他计较,悠闲地等待着护卫舰的到来。

    ……

    于此同时,离开的叶二叔,阴狠地看着叶二婶,对着自己的弟弟叶小叔道,声音中充满着残暴和狠辣。

    “你先回去,我和这个女人,出去一下。”

    叶小叔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叶二叔,温和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幽光,转开视线,淡淡地声音中带着浅浅地警告说。

    “你自己注意点,我们要离开基地,要注意点,不要到时候,墨少因为一些事情,不让我们跟上。”

    “知道了。”

    叶小叔温和了然的眼神,让叶二叔转开了视线,声音中带着粗暴与烦躁,语气不爽地回应着他。

    说完,也不再去理会叶小叔,粗鲁地拉着面露恐惧、胆怯的神色,身体颤抖的叶二婶,向着昨晚叶二婶运动的方向,走去。

    叶小叔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离开,温和的眼神变得冷漠无情起来,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周身散发着冷酷无情的气息,全然没有,以往的温和而雅的样子。

    这一幕,正好被出来的护卫舰人员,看在了眼中,对方眼神闪了闪,没有做停留,继续向前走去。

    ……

    别墅区等待消息的人,见到出了房间的叶父、叶母,见他们向着他们走来,云翼挑眉地看着他们,等待着他们的询问。

    “云管家——”

    “叶伯父,你直接喊我,云翼即可。”

    叶父的询问刚起,就被云翼打断,淡淡地纠正对方的称呼,待对方点头,眼神询问地看着他们。

    “是这样,云翼,我们想出去看看,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看着云翼皱起眉头,叶父有些慌张地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是闲不住,你知道,我们去了京都,那些东西,还是需要的,我看看还能不能多准备点。”

    叶父想出去看一下基地有什么需要帮助,解决一下以后的生计也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还是妻子的表现,让他害怕,他怕继续在呆在这里,会让对方看出,妻子对女儿的恨意。

    叶父也没有想到,妻子对女儿会有如此深的恨意,刚才在房间中,看着妻子激烈的情绪,叶父的心中非常的害怕,所以,这几天并不想妻子一直呆在别墅区,免得出事。

    看着叶父眼中的决心,云翼那双冷漠的双眸,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却也没有再多加阻拦,淡淡地回应道。

    “我知道了,你们记得回来就好,我们的吃饭时间,你也知道的,叶伯父,你也不必感到不好意思,毕竟,你是主母的父亲,如果,我们招待不周,主母也会不高兴的。”

    云翼搬出了叶倾芩,让叶父不好拒绝,他点点头,淡语道:“好的,我们知道了,那,我们先出去看看了。”

    “好的!”

    云翼皱着眉头看着他们离开,眼中闪过一丝沉重的神色,心中暗想着,刚才,他从叶母眼中看到的恨意,真的是叶母对主母的恨意嘛?叶母为何如此很主母?这样的想法,一时间让云翼想不明白。

    周子荷看着离开的叶父、叶母的背影,心中的情绪变得有些沉重,有些为好友感到担心,最终,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也没有想到,叶母最终还是恨上叶倾芩,她担忧地看了一眼叶果,见到叶果此时正被苏天阳缠住,看见苏天阳眼中的维护,周子荷沉重的心,有了几分安慰。

    时间过了很快,半小时后,出去打探消息的护卫舰,带着打探到的消息出现在别墅区。

    云翼看着他的出现,脸上有些惊讶,就连语气中都带着几分惊讶。

    “这么快!你确定,你打探清楚了。”

    云翼怀疑的语气,并没有使对方面无表情的神色有任何的变化,对方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云翼,冷冷地汇报着。

    “回,云翼长老,这件事情,外面几乎已经传遍了,出去没有几分中,一路上,就开始见到,大家都在肆无忌地谈论着这件事,消息我刚出去几分钟时间,就已经打听到,之所以回来迟,那是因为,我去现场观看了一下。”

    “现场观看?什么意思?”

    容希洛的声音中充满着好奇。在场的人,不仅容希洛心中充满着好奇,就连云翼他们,都对护卫舰的消息,产生了好奇。

    “什么事情,快点,说来听听。”容希洛不停地催促着对方,赶紧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主母二婶子在小树林,打野战。当然,刚才是叶二婶和,呃,是和——”

    这位护卫舰的兄弟,直白的汇报了事情的发生,却在最后的时候,有些难以启齿,这让容希洛看得有些捉急,便强硬的命令道。

    “快点,刚才什么事情?”

    “刚才,那个叶二婶和叶二爷,在小树林中,现场表演了男人的运动,供免费欣赏,应该是这样!”护卫舰的这位兄弟,在心中嘀咕,不然的话,他们干什么大白天的,在那里做那男人的事情。

    这位兄弟也是个直性子的人,容希洛的一声令下,完全没有顾及到现场儿童在,直接就讲了出来。

    “扑哧——”

    对方的汇报,让云翼刚入口的茶水,喷了出来,引来云魁一脸嫌弃的表情,云翼冲着对方不好意思的笑笑。

    “啊,不好意思,实在是,让我,哎呀妈呀,让我咋说了,太劲爆了,野战!就不怕,要野战也找个没人的地方,这个叶二叔,更是不可貌相,狠起来,还会如此让人,难以想象,这还被观赏,她难道就,唉,这一家子——”

    云翼有感而发的话,引来苏橙汐温柔的声音中,含着阴沉沉的警告意味。

    “怎么?你这是,想试试野战的滋味。”

    云翼拉她入怀,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语气温柔道:“怎么会了,我有你就够了,那里会有那个心思呀,再说,要野战也只找你去野战。”笑嘻嘻的调侃着怀中的苏橙汐她。

    苏橙汐听了这话,脸上瞬间羞红,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刚想回击他一句,就叶果奶声奶气的声音中,带着疑惑地询问话语,给惊住,“什么是野战啊?”

    叶果询问的话语刚落,大家脸色难看的看着彼此,一言不发。久久地,叶果未等到大家的回答,刚想再次询问,就被回过神的苏橙汐打断,她命令道。

    “天阳,你带这小果果去一边玩去,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不要听大人的话,果果,听话,跟着天阳去一边玩去。”

    沉默中的苏天阳,默默地,拉着有些不情愿的叶果,走向他们的专属宝座——阳台花园。

    客厅留下的几人,目光瞪向护卫舰那位兄弟,吓得对方节节后退。

    “停,不许退了,把你打探到的消息,知道的,都统统讲出来,让我们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容希洛看着一直节节后退的兄弟,心中泛起了白眼,语气中威胁,淡言道。

    “是!”

    护卫舰这位兄弟,听见容希洛的话,把打探的消息告知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让听到这件事情的大家,心中有股无法形容的感觉。

    他们无法想到,叶二婶为了几辆车,去和对方进行这种交易,更加无法理解,他们对京都基地的执着,为了未知的一切,去出卖自己的身体,这让现场的女人心中,有些五味掺杂,有股让人极为不舒服的感觉,甚至带着对叶二婶丝丝的同情。

    周子荷的心里更加地复杂,她这时候,反而有些同情起叶二婶,先不论,她对好友的态度与心里,就从她对丈夫和孩子的付出,周子荷的心里还是有些佩服她的,自己的丈夫无法给她保障,她也只能靠她自己的本事,来换取她想要的一切。

    周子荷此时的心情,有说不出的辛酸,她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叶二婶,此时的心情有说不出的不舒服。

    想到已经很久未出现的那个人,周子荷心中闪过一丝忧伤,她不后悔她的作法,她爱他,但也希望他可以得到更好的幸福,和她一起,那个男人是不会幸福的,她已经配不上那个男人,想想这一切,周子荷的心中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一时间,客厅中的大家,因为叶二婶的问题,引出了大家内心深处的感触。如今末世,这样的情景很多,却还是让他们难以接受这一切,其实不管是末世还是末世前,这种现状都是有的,只是末世的来临,让这一切,变得更加地残忍冷酷。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