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倾芩对于墨宸帝这番话并没有给予回应,静静地呆在他的怀中,身体的僵硬慢慢地放松下来,然而却没有了以往的亲密,这让墨宸帝心里很无奈,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良久,他看了眼怀中的叶倾芩,叹了口气,轻声道:“你要不要先休息下,就不要下去了,我去把他们叫上来吧,有什么事情,你们就在房间中谈吧。”

    说完,也不再等待她的答复,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看了一眼叶倾芩,最终一句话没有讲,走了出去。

    叶倾芩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神呆呆地望着,心中的疼痛感依然存在,她忘记不了那股撕裂般的疼痛,她自问,恨墨宸帝嘛?她知道,她恨不起来这个男人,反而,心中对这个男人泛起了一丝心疼。

    她忘记不了,忘记不了他清冷语气中压抑的痛苦,那股痛苦的感觉,让叶倾芩突然间感觉到她的残忍。

    这个男人最终还是没有伤害她,退让了。都是她一直以来的逃避,她害怕这个男人收回他的宠溺和疼爱,逃避着不愿意去面对这个现实,她不敢问出口,不敢去面对。

    刚才,她还是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她的疼惜,依旧如故,没有丝毫的改变;叶倾芩觉得她真的很残忍,她知道是自己的缘故,是自己的懦弱、胆怯,给他们的感情带来了伤痕。

    她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做,她控制不住她自己的猜想和怀疑,控制不了内心的逃避和胆怯,她不想那个男人收回对她的疼惜,却不知该如改变这一切。

    一阵推门声,打断了叶倾芩的深思,她抬起头,看着进门的父母,眼神一闪。当见到母亲眼中的厌恶和恨意时,叶倾芩的心颤抖了一下,视线扫向父亲,见他皱着眉头,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叶倾芩知道,她为何如此害怕去面对这份感情,害怕被感情伤害了,看着父母的眼中的不认同和厌恶,叶倾芩的心微微地疼痛,情绪有些波动,她泛起了一丝苦笑,现在就连他的父亲,也开始厌恶起她了嘛,是因为她和墨宸帝的同床共枕,还是因为他们对她的感情从来就是少得可怜。

    叶倾芩发现她真的很可悲,保护她的人,因为她的懦弱受到伤害,伤害她的人,却始终渴望着一丝可笑的坚持。这算不算是,真的被撞的头破血流,还不知死活呀。

    这时候,叶倾芩自己都开始讨厌起自己的性子,伤害着对她好的人,渴望着对她有伤害的人,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看来这个墨少,对你真的很不错,难怪越来越漂亮起来。”叶母嘲讽的话语让叶倾芩从她的思绪中走出。

    她那双凤眸复杂地看了一眼叶母,心中感到一丝苦涩,这就是自己内心深处坚持的东西嘛,就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丝毫不去顾及她的感受,毫不留情地嘲讽讥笑。

    看了一眼叶母身边的叶父,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去阻止叶母的话,心中的那副悲哀更深,她觉得内心深处升起了一丝残暴,让她不适地皱起了眉头。

    她皱眉的动作,让叶母误会起是对她的不满,看的叶母心情极为的不爽起来,心中的情绪变得愤恨起来,语气变得暴躁,话语变得开始残忍起来。

    “本以为你是个清高自爱的女孩,真没有想到和那个贱女人一个样子,如此的不自爱,你不自爱是你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影响叶果,你今天回事,怎么会让那个周子荷如此的对待叶果,好好的一个孩子都被你带出问题来了。”

    听着叶果话中的不满,叶倾芩嘴角微微地勾起一丝冷笑,眼中闪过一丝讥笑,淡淡地回应着。

    “叶果就不劳烦母亲了,我自己会带好她的,谢谢你的关心。”

    叶倾芩并没有特意去解释周子荷今天的行为,她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如果真心去看的人,很容易就看出周子荷对叶果的玩笑话,总是用有色眼光看待的,她解释了也会被对方误会强词夺理,这样又何必再引起一段纠纷了。

    叶倾芩冷淡的态度,深深地刺激了叶母,她的语气暴怒地吼道:“叶倾芩,你不要忘记了,你生出叶果后,我还帮你带了叶果,怎么?你现在想恩将仇报呀,我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不该报答我吗?你简直就是狼心狗肺的东西,亏我那时候,为了你找那么多人,帮你介绍一个好好地男人不要,现在——”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叶倾芩打断了叶母的愤怒话语,她真的不想再听叶母对过往事情的的纠缠,谁对谁错,都已经没有意义了,报恩!为了报恩,她已经把自己卖给了一次痛苦的婚姻了,难道这样他们还是不满足嘛,他们到底想要如何才会放过她了。

    难道她的幸福就真的这样难嘛?叶倾芩不经自问。

    “你——”叶母愤怒的指着叶倾芩,眼中的恨意展露无遗,看得叶倾芩再次皱眉,她到底做了什么让叶母如此的恨她。

    “够了!”

    叶父打断叶母的愤怒不满话语,眼神中透着不赞同,语气冷淡的对着叶倾芩,道:“倾芩,你妈妈是什么样子的,你还不知道,你让着点她,不就一切都天下太平了,你还和她胡闹,这事先不谈——”

    叶父停顿下,眼神中闪过一丝幽光,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地命令,让叶倾芩听了觉得有些可笑至极。

    “是这样的,叶果的事情,你自己多加注意,还有你自己也要以身作则,不要带坏了叶果,小孩子都是有样学样的,自己多注意,我就不多说了。”

    叶倾芩静静地听着他们越来越让她感觉虚伪的话语,心中的那股暴动更加地激烈,她强忍着不适,压下那股力量,总感觉那股力量想要控制自己,让叶倾芩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和慎重。

    叶父见叶倾芩一直沉默不语,眼中闪过少许的不耐,语气也开始变得强横起来。

    “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

    “她哪里会听,人家现在是有墨少给他撑腰壮胆了,那里还会把我们看在眼里。”叶母讥讽的话语插入进来。

    她的话让叶倾芩定定地看向她,心中有些疑惑,她刚才好像听见叶母语气中的妒忌,这让她很是不解,叶母到底在妒忌什么,致使她盯着叶母一直看着。

    “回答你父亲问题,你盯着我看干嘛?”

    叶倾芩的目光让叶母有些心虚,她转开视线,语气有些急躁不安地愤恨。

    叶倾芩在心中叹息,不经感叹,希望那一切是自己的错觉,想到那一刻想法,叶倾芩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她不知道,该如何的形容她此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示。

    她的父母,跑过来说了一大推的问题,警告她,却始终离开不了一个中心,那就是让她要服从他们的安排,想想,叶倾芩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悲哀、可笑形容,她此时只想,呵呵,两个。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事情吗?”叶倾芩对于叶父的话,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对于这样的反应,叶父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还有那个周子荷?”

    “嗯?”

    叶父的问题让叶倾芩疑惑的看向她,不明白他们好好的提起荷花干嘛,荷花好像并没有惹到他们,最对对他们的态度冷淡,也没有给予他们什么难堪,这又是何意!

    叶倾芩询问的语气,让叶父一时间有些噎住,眼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却还是被盯着他的叶倾芩看得正着,这让叶倾芩心中一突,想起了那件事情。

    叶母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她听见叶父的吞吞吐吐的,心中一阵烦躁,想都没有想的脱口而出,道:“她被那么多人上了,和她在一起,看了都觉得恶心,所以,找个时间让她离开,还有,那下面的那个一男一女,怎么回事,他们好像并不是墨少的人吧,留着干嘛。”

    叶母的话让叶倾芩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荷花的事情一直都是她的心结,是她难以忘怀的伤痛,他们倒是好,现在住在这里享受着她给予的一切,却命令她去伤害一直保护着她,拥护着她的朋友,这让叶倾芩心中的暴虐蜂拥而至。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叶倾芩没有回应他们的话,冷冷地脸上扬起丝丝的冷笑,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溢满着冷意的寒光,冰冷地询问道。

    叶倾芩的冷言相待,让叶母心中的怒火攻心,她双眼愤怒的瞪向叶倾芩,嘴上话语狠毒又残忍。

    “叶倾芩,你真的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能永远拥有墨少,你就不要做梦了,像那样完美的男人也是你能配得上的,你真是不认识自己,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什么德行的人,一个离异的女人,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你以为哪个男人会一直想要你。”

    冷冷地看着愤怒中的叶母,听着她着残忍的话语,心中不断上涌的暴怒,让叶倾芩的心情开始烦躁起来,语气阴狠,话语毒辣地射向叶母。

    “我不能拥有他,那么,你就能拥有了吗?”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这片空间响起,叶倾芩冷冷地看着叶母扬起的巴掌,嘴角的冷笑更深,脸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叶母那有些躲散的目光,心中一阵讥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