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倾芩和墨宸帝之间的亲密谈话,让一直看着他们的刘晓洁,心中溢满着愤怒,她看着那个周子荷的朋友叶倾芩,心里感到非常气愤,为什么这样出色的男人会是她的,她凭什么得到这个男人的特殊对待,心中的想法如同毒蛇猛兽般,侵蚀着她的内心,使得她心中对叶倾芩充满着嫉妒和怨恨。

    “不要脸!”

    娇蛮无理的话硬生生地打断了墨宸帝他们之间的谈话,使得大家的目光瞬间聚集在她的身上,众人见她一脸得愤怒与妒嫉,那双眼睛中充满着怨恨和妒忌的目光看着叶倾芩,众人的心中一突,内心深处充满着不好的预感。

    周子荷见到她一脸妒嫉神色,心中有股不安的情绪,她心中始终无法相信,刘晓洁会有这样如此的想法,她不明白,为何这个孩子的变化是如此之大,变化的,她都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周子荷转开视线,一脸歉意的看向好友的方向,见她一脸的邪笑,心中的不安的感觉在此时变得更深。

    正在和墨宸帝讲话的叶倾芩听见这句话,抬头看向说话的刘晓洁,眼中闪过一丝邪笑,轻吟地对着身边的墨宸帝道。

    “墨大少,你不觉得,你这张脸就是个祸害嘛,您瞧瞧,又是一个小姑娘被你给迫害了,你说——”

    叶倾芩的魂魄向着墨宸帝的怀中位置倾斜着,见到刘晓洁目光中的妒忌更深,心中的邪念崭现出,嘴角微微勾起,邪魅低语道:“你说,如果,我这是要亲上你,她会不会有杀我的念头呀。”

    “坐好!”墨宸帝低沉的嗓音中透着一丝警告。

    “你很无趣呀!”

    叶倾芩的魂魄淡淡地回应着他的警告,丝毫不把对方的警告放在眼中,刚准备付之行动的时候,她感受到心脏的一阵紧缩,使得她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淡淡地声音中透着无语。

    “你们都无趣,即使在沉睡,让我占一下便宜都不允许,我就不明白了,我也是她的一部分,占一下有什么关系。”

    说着她不顾心中的那股颤动,准备来个霸王硬上弓,还没有等墨宸帝有所行动的时候,她感觉到全身都在疼痛,让她痛得倒在墨宸帝的怀中,咬紧牙关,硬是没有让那股疼痛的呻吟声喊出,心中恨不得打死那个混蛋女人叶倾芩,竟然宁愿让她自己痛得半死,也不让她这个魂魄占有半点便宜。

    “疯子。”叶倾芩的魂魄在墨宸帝的怀中,咬牙切齿地低吼。

    她的低吼声让墨宸帝眼神闪过一丝幽光,低沉悦耳的嗓音中带着浅浅地关心,道:“她没有事吧?”

    “那个死女人,能有什么事情,我要痛得半死不活了,你怎么不关心我。”即使疼得半死,叶倾芩的魂魄依然淡淡地反驳着墨宸帝的话语。

    “这是你自找的。”墨宸帝没有因为她的话语,有什么的改变,还是冷漠无情。

    “我要抗议!”

    “你能回去吗?!”墨宸帝淡淡地话语,让怀中的叶倾芩魂魄僵直了身子,在她的心中升起了一股陌生的情绪——生气。

    叶倾芩的魂魄待那股疼痛消失,依然躺在墨宸帝的怀中,没有起来的打算,看得墨宸帝一阵皱眉,冷冷地命令道。

    “起来!”

    “你可以把我推开。”叶倾芩的魂魄不咸不淡地敷衍道。

    她是料定对方不会这么做,别忘记了,这个身子还是他女人的身子,以后还是他的女人还掌控,现在的推开,只会让在场的人误会他对他女人的不满和放弃,所以叶倾芩的魂魄是非常肯定对方不会主动推开她,即使现在是她这个魂魄暂用。

    “你该死!”墨宸帝的声音中带着怒意。

    “那又如何,反正都一样。”她的话再次让墨宸帝一咽,眼神危险地眯起来,声音冰冷至极。

    “你身上多了倾倾转世的东西。”

    “对,这个该死的女人,即使刚才被我逼入心海修复,但还是把其中的一部分留在体内影响我,该死的女人,就知道欺负我。”

    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使得墨宸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心中对叶倾芩充满着怜惜和无奈,对那个女人的逃避无奈,对她的霸道纵容。

    叶倾芩的魂魄看见他的笑意,语气有些情绪化的波动,道:“你不要幸灾乐祸,我们都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可以出来,这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你该知道,她去心海的次数多了,并没有好处,除非灵魂完整,不然会一直受影响。”

    “嗯!”墨宸帝淡淡地回应道。

    “你——”

    “叶!倾!芩!”

    这声怒吼声,再次打断墨宸帝和叶倾芩魂魄再次交谈的画面,也使得叶倾芩魂魄下意识搂住墨宸帝的脖子,坐了起来,看向刘晓洁,一时间不明白这孩子到底为何而叫。

    云翼他们看着主上和主母之间的低语谈话,突然被这声怒吼吓了一跳,在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时,恨不得都集体消失,不想面对接下来的画面,这孩子到底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周子荷刚才看向好友的邪笑时,就一阵担心害怕,当见到好友和墨少又再次闲聊起来的时候,心中刚落下心,没想到她的女儿刘晓洁再次作死起来,让她心中升起了无力的感觉,使得放弃了对女儿的担心和劝解。

    她暗暗地闭上眼中,不想去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无力去管刘晓洁的事情,女儿把她当成仇人一样的防备,已经让她很痛苦了,如今,看着年纪轻轻的女儿变得如此陌生,已经让她身心疲惫起来,不想再干涉刘晓洁的选择了,这就是命呀。

    叶倾芩没有理会她的吼叫声,环视了一圈,见到周子荷的闭目,心中一阵叹息。有这样不省心的孩子,心中恐怕是觉得不如不要吧,这样的孩子不仅让她伤痛还让她揪心,有些心疼周子荷处境,转开视线,不再去看周子荷。

    叶倾芩她的目光淡淡地看向刘晓洁,嘴角微微上扬,一抹邪笑勾勒出来,淡淡地呢语着:“刘晓洁,不管怎么样,我和你的母亲,当然不是你那个小三妈妈,”

    不去理会她愤怒的目光,叶倾芩继续的淡言道:“我说的是你妈妈周子荷,我们是朋友,你理应该叫我一声阿姨,你这样直呼我的名字,是你那个小三妈妈教的,还是你那个杀人犯爸爸教的。”

    叶倾芩的话语中,充满着冷酷无情的嘲讽,让在场的大家听了一阵心颤。

    “你,贱人!”

    她这声鄙视的怒骂,让周子荷瞬间睁开眼,眼中带着一丝痛苦和痛恨,不知是在痛恨自己还是很痛这个孩子的不知羞耻,没有人知道她此时内心的想法,只见她一脸痛苦和悔恨地地盯着刘晓洁,一副想要看看她的内心到底是何样的不堪。

    叶倾芩魂魄没有一丝的怒意,她淡淡地瞥视了周子荷痛苦的脸色,眼中神色一闪,继续看着刘晓洁,喃喃道。

    “我是贱人,总比你这个认小三做母的下作好吧,你真的该去看看,你此时的样子,到底像个什么,一副怨妇的样子。”

    叶倾芩魂魄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声音淡淡地继续传入对方的耳中,内容是那样的冷酷无情。

    “你今年多大了,十三还是十四岁呀,现在就开始想男人了,是你那个小三妈妈教你的嘛,想要承欢在男人的身下,享受那种感觉嘛,你现在还是处女之身嘛?”叶倾芩最后一句话的冷冷询问,让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像是不敢相信这句话是出自她的口中。

    叶倾芩完全不去理会众人的目光,眼睛依然盯着刘晓洁,声音中充满着来自灵魂颤动的恐惧感,“或许,你,已经不是呢?”

    看着眼神有些闪躲的刘晓洁,叶倾芩的魂魄大胆地猜测着,看着她不敢直视自己的目光,叶倾芩魂魄心中那最后一丝的怀疑也消散,心中一阵冷笑。

    看来那个吴小楼真的是害人不浅呀,这样小的孩子就开始残忍对待,把好好的一个孩子教成如此下作的样子。

    叶倾芩的猜测并没有引来周子荷的怒意,她呆呆地看着刘晓洁闪躲的眼神,心中已经麻木的感觉不到疼痛的存在,只能一直呆呆地看着这个她十月怀胎的孩子,就好像她从来就不认识她一般。

    以前她知道这个孩子的骄纵、野蛮,再加上她父亲和奶奶的纵容,周子荷一直以来都以为她只是娇惯了些,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们母女之间有多久没有谈心了,或许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孩子从小就和她不亲近。

    甚至,就连她和果果之间的亲近都不如,周子荷不明白她的孩子为何如此的排斥她,不愿意亲近她,就连小时候她抱着刘晓洁,这个孩子都嚎嚎大哭,不愿意她的搂抱,想到以往的一切,周子荷才发现,她从来就没有和她这个女儿亲近过。

    后来末世发生后,刘晓洁曾经和吴小楼之间的亲密让她怀疑过,可是后来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已经让她没有精力再去证实那一切,这一刻,周子荷的心中那股怀疑,再次油然而生。事情发生的一切,让她不得不去怀疑这方面,只是希望一切都是她的多虑。

    “你胡说,你就这样让你的朋友这样污蔑我吗?”

    刘晓洁愤怒地质问,让周子荷从思绪中醒来,定定地看着这个愤怒地看着她的刘晓洁,看着这个就连质问她,都不愿意喊她一声妈妈的孩子,心中的疼痛感已经开始麻木不仁。

    “你在和我讲话?”

    “废话,不是和你,我和谁讲,我是你的孩子,你不应该保护我。”她理所当然的话让周子荷轻笑出声,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和嘲讽。

    “我又是谁?”

    “哼!不帮就算,难怪爸爸不要你,要妈妈,你活该!”

    “是呀!我活该!我现在恨不得就把你给弄死算了,免得给我出来丢人显眼,还要伤害别人,你怎么就不能学好了。”周子荷咬牙切齿地狠狠道。

    “你,活该被人上了,啊!”刘晓洁那恶毒的话,被叶倾芩魂魄隔空一掌打断,只见她那张白嫩的脸蛋上,显现出五指手指头的掌印,大家心中一阵哆嗦,妈妈呀!

    这是用了多少力气,大家把目光转向主母的身上,却见她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掌,一副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她做的似的,看得大家嘴角抽搐,这是拒不承认。

    这一切只有墨宸帝知道叶倾芩魂魄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很诧异,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看来倾倾再如何的逃避,始终都无法放下她在意的一切,想到这个可能,墨宸帝眼中闪过一丝幽暗的微光。

    有些惊讶的叶倾芩魂魄,幽幽的回神,坐离了墨宸帝的身边,她现在怕那个疯子一样的女人,一个不爽,就连她这个魂魄,她都发狠的对付,还是离开这个罪魁祸首为好。

    墨宸帝见叶倾芩魂魄一副他是毒蛇猛兽的样子,嘴角抽搐下,眼神中噙着一抹淡淡的宠溺,对那个霸道女人的宠溺,她再如何逃避,那潜藏的性子,始终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她。

    “疯子你也要,你们两个人就是疯子鼻祖。”

    “那是我事!”墨宸帝冷冷地声音打断她的嘀咕。

    “我懒得理你。”叶倾芩魂魄起身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淡淡地看着一脸愤怒仇恨她的刘晓洁,心中为周子荷感到可惜,她就不明白的,这个孩子怎么就如此的不堪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的母亲无论如何,你这个女儿最没有资格说她,”叶倾芩魂魄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如果她是折磨你,虐待你了,你当然可以对待她,可是据我所知,荷花,一直对你可是掏心掏肺的,而你,都是如何做的。”耳边听见叶母的冷哼声,叶倾芩魂魄视而不听,权当对方不存在。

    “我说的是事实。”

    刘晓洁愤怒地吼道,一点都没有在意,自己的话对周子荷是如何的伤害,完全一副把周子荷当成仇人一般对待,让人看了都心惊这个孩子的心里。

    “什么事实?”

    叶倾芩魂魄嘴角勾起一丝邪笑,看得在场的人心中一颤,脸上微变,心中直打怵,总感觉下面的话,是他们不愿听见的话,心中有些排斥这样的想法。

    叶倾芩魂魄完全不去在意他们的神情,淡淡地突出让大家都终身难忘的话,“事实就是你的小三妈妈,和那么多男人交配不够,还有特殊爱好……”

    “叶倾芩!”墨宸帝低沉悦耳的嗓音中带着一丝警告。

    他这警告的话语,让叶倾芩魂魄撇了撇嘴,注意到叶果好奇的目光,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却让刘晓洁误会了,她认为是墨宸帝舍不得她,心疼了她,心中扬起一股喜悦,眼神得意地看着叶倾芩魂魄,看得叶倾芩魂魄心中那股邪念再次升起。

    “回去问问你的小三妈妈,和狗狗交配的感觉如何!记得回来告诉我。”

    “扑哧!”

    “噗!”

    “咳咳咳……”

    “咳咳,”

    “呃!”

    “你胡说——”

    叶倾芩魂魄的话语刚落,客厅中的大家一脸呆滞地看着她,同时伴随着大家无法置信的声音与反应,完全一副呆滞的样子回不了神。

    墨宸帝看着这个制造动乱的女人,心中恨不得想狠狠地收拾她,想到住在里面的魂魄,硬是压下心中的想法,叶倾芩魂魄像是感应到他的想法,淡淡地道。

    “你等她回来,收拾她吧,毕竟我也算是为她做的。”

    “你胡说,你这个贱女人,你竟然敢污蔑妈妈。”

    刘晓洁一脸恨意地看着叶倾芩魂魄,她的反应让叶倾芩魂魄,眼神中闪过一丝沉思,同时也让周子荷那颗麻木的心,感受到灵魂般撕裂的疼痛,她的女儿一脸恨意的看着好友,却不是为她,而是为了一个小三,这让她情为何堪。

    众人一脸担心地看着周子荷,却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痛苦的女人,看着周子荷痛苦的样子,叶倾芩魂魄心中出现了暴虐,她冷冷地看着刘晓洁,淡淡地问。

    “你找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