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倾芩魂魄甩动着秋千的绳索,不停地摇摆着,就是不去理会身边周子荷的目光,这几天的时间,他们一个个疑惑的目光,她已经看得多了,不就是她的不同反常嘛,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对于这些人的目光,她是直接漠视。

    叶倾芩魂魄知道,今天恐怕有人要询问出了,再说,她也没有不让他们询问,是他们一直欲言又止的样子,这不是她能控制的,收回心绪,继续荡着秋千,有些明白心海的叶倾芩,为何喜欢这种荡起来的感觉,真的可以让人的心情轻松起来。

    周子荷静静地看着,一直荡漾着秋千的叶倾芩魂魄,眉头皱的紧紧的,却依然一句话没有询问,她的目光中噙着疑惑,还有丝丝的担心神情。

    这几天别墅的氛围,让他们这些人看了极为不舒适,好友和墨少之间的生疏和远离,让他们这些看了,心中非常的担心,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说,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感情出现了问题的话,墨少的目光依然注视着好友,这就是让他们纳闷与疑惑的地方。

    他们这些人担心的不行,两个当事人却当作没有发生事情的似的,让他们这些人看了极为不习惯,习惯了他们之间的亲密恩爱,突然间,彼此之间变得生疏、陌生,让他们这些人,这几天过得是胆战心惊的,生怕他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周子荷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比其他人多了一丝对好友的担心,她感觉出好友这几天的不同,总感觉眼前的叶倾芩不是她认识的那个。

    叶倾芩的冷漠,对周围的无视漠然,都让她觉得好友好像变了一个人,而且她极为不习惯现在的叶倾芩,总感觉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行木偶似的。

    这也是她今天想要询问的问题,只是此时,站在她的面前,却无从开口,怕说出的话,会伤害到对方,让她一时间,只能沉默地呆站在这里看着叶倾芩的动作。

    正在思绪中的周子荷,没有发现叶倾芩魂魄荡着的秋千,早已经停了下来,她看着沉思中的周子荷,淡淡地冷漠的声音传入周子荷的耳际,使得回过神来。

    “你是继续发呆?还是准备,询问你想要谈的事情呢?”

    叶倾芩魂魄淡漠的话语,使得周子荷回过神,她看着叶倾芩魂魄这张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感情变化,心中一阵感触。

    前几天,当叶倾芩从传承中醒来后,她还用这张绝美的脸蛋,面带微笑的和她打着招呼,如今却突然间变得陌生起来,这样的情况,能不让她感到疑惑嘛,唉!周子荷心中深深地叹口气。

    “看来,你是准备继续发呆,那你就在这里继续吧,我就先走了!”

    不再理会周子荷,叶倾芩离开秋千,站了起来,目光看向别墅区外,向着别墅区门外走去,听见叶倾芩魂魄话的周子荷,见她向着别墅区外走去,忙跟了上去。

    叶倾芩魂魄她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们离开院中时,墨宸帝一直站在落地窗那里,定定地看着叶倾芩的离开,久久地。

    ……

    叶倾芩魂魄静静地走在基地的道路上,完全不去理会,身边周子荷欲言又止的表情,一脸平静地样子,使得周子荷更加地不知道如何开口讲话。

    叶倾芩魂魄对于周子荷的欲言又止,很是无奈,她的魂魄一直都是冰冷冷酷的存在,不会有任何情绪的波动,不是她不想有感情,而她就是感情缺失的一部分灵魂,她就是无情的情魄。

    所以,让她去了解,情感的任何问题,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因而对于身边周子荷的烦恼,她是没有一丝的波动和探讨的欲望。

    “芩芩,告诉我,你和墨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子荷看着身边的好友,见她一脸平静的神色,心中很是无奈,想了想,最终还是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希望好友可以回应她的问题,给予她想要的回应。

    叶倾芩魂魄瞥视了她一眼,眼神依然冷淡无波,脸上一脸的平静,淡淡地给予回应,道。

    “我和他没有关系,自然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的确,这一魄,的确没有和墨少产生过矛盾,也没有接触过,这个回答是事实,然而对于周子荷来说,就感觉不一样。

    周子荷蹙紧了眉头,严肃地看着叶倾芩的魂魄,她心中的那股怪异的感觉,再次油然而生,让她心中的怀疑更深,她略带迟疑的声音,轻声喃喃道。

    “你是谁?”

    “呵呵!”

    叶倾芩魂魄听见这声询问,轻笑出声,看着周子荷,心中依然平静无波,没有任何的波动,很为心海中的她感到高兴,能拥有如此的好友,该感到高兴幸福吧。

    周子荷看着好友的笑容,让她感受不到一丝笑意的温度,这抹笑容就好像是一种形式的表态,让周子荷心中很是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使得她更加觉得,心中的猜测是否属实。

    叶倾芩魂魄看着她担心的眼神,眼中露出的疑惑与担忧,让叶倾芩魂魄第一感觉到,心灵一阵颤动,稍纵即逝,淡淡地低语着。

    “你是第一个来问我的!”

    “什么意思?墨少不知道?”周子荷听见这句话,脸上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心中变得沉重,心中的不安加剧。

    叶倾芩魂魄不去理会周子荷难看的脸上,脸上依然淡淡地平静,不温不火地给予对方答案。

    “他除外!”以那个男人的感情,是不可能不知道,更何况—

    “……”

    看着不知道如何答话的周子荷,叶倾芩魂魄再次轻笑,也没有多做为难,淡漠轻言道:“她在心海!出不来。”

    看着周子荷疑惑的目光,叶倾芩魂魄眼神看向前方,心中也有丝疑惑,从心海中的她,下午不顾一切阻止她行为后,她就再也感受不到,心海中她的任何波动,她也对这一切充满着疑惑不解。

    叶倾芩魂魄不知道,那个在心海中的叶倾芩是灵魂沉睡了,还是因为灵魂破损的太过严重,淡淡地散去心中的疑惑,继续为周子荷解答她的疑问。

    “我可以说,是她的一魂魄,也可以说是她的分身吧,被分离出来的分身,只是不完整的一部分而已。”

    听着她平静地叙述着这件事情的真相,周子荷被事情的真相打愣了,她震惊而又呆愣地看着叶倾芩魂魄。

    此时的她,震惊的无法用语言形容,更是对这个不可思议的事情感到惊讶,这世间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这算不算是给了她,见识一下惊奇世界的一面,周子荷心中有些自嘲。

    叶倾芩的魂魄见到周子荷一脸震惊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嘴上不由地打趣道。

    “回神了,在不闭上嘴巴,苍蝇都飞进嘴巴里面了。”

    听见对方的打趣,周子荷有些哭笑不得,她定定地看着叶倾芩的魂魄,有感而发,道。

    “你和芩芩,有些不同。”

    “不同嘛!”叶倾芩含在嘴中呢呢道,“或许吧,只因为我比她多了一丝无情,对周围的一切,多了一丝漠视,她还是把感情看得太重了,才总是让她自己受到伤害,很蠢。”

    “蠢嘛?”周子荷不同意她的见解,淡淡的话语中带着对叶倾芩的维护,反驳着。

    “我不觉得芩芩很蠢,虽然,有时看见她对不该存有的感情付出受伤,很是生气。但是,我不觉得她蠢,反而这就是她吸引人的地方,明知道会受伤,却做到自己的为心无愧,老实说——”

    周子荷停顿了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有些缥缈虚无,眼神变得迷离,像是在回忆过去的事情,淡淡地呢语着。

    “如果,我经历了那一切,我真的很难做到,做到她的平静对待,和坚强地去面对,我或许也会变得和你一样无情起来吧。但是,芩芩没有,她是变了冷漠了,去依然有那一丝的良善存在,影响着她。其实,有时候,我看见了,我都想狠狠地扁她一顿,却下不了手,呵呵!”

    周子荷的眼神随着她的叙述,清明了起来,她看向叶倾芩魂魄,眼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关心,询问道。

    “她什么时候回来?”

    “如果回不来?”叶倾芩魂魄问出这样的可能性,却依然不觉得她自己的问题是多么的残忍,看着对方,看对方能给她什么答案。

    “不会,她有时候虽然胆小,喜欢逃避,但是,她一定会坚持住她想要的一切,即使头破血流,她也是会做到。”

    “呵呵,你还真的很了解她,”叶倾芩魂魄转开视线,不再去看周子荷,回应着对方刚才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出来,从昨天下午后,我就已经感受不到一丝的心海感觉,那里好像就被关闭一样。”

    她的回答让周子荷心中一阵颤抖,她语气有些哆嗦的问道:“这种情况,墨少他知道吗?”

    “或许不知道,也或许知道,反正我没有说,当然,你也可以回去告诉他,但是,我就不保证,那个男人到底会做什么了,毕竟他连自己都可以毫不犹豫地下手,其他的事情更难以想象。”

    叶倾芩魂魄话语中透出的消息让周子荷呆愣,她呆呆地问道,“你是说,上次墨少的受伤是他自己,不是芩芩,不,不对,上次是你!。”

    周子荷呆愣的话语,在想到最后的可能性时,回神看向叶倾芩魂魄,语气中充满着怀疑。

    “是你,对不对?”

    “不是,那时候我被压制心海,而且那次也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不要乱扣帽子。”

    “是墨少!”周子荷难以置信的喃喃道。

    看见对方难以置信的样子,叶倾芩魂魄难得的翻个白眼回应她,不一会听见对方的询问。

    “为什么?”

    “当时只有一个方法,因为当时,我自己也控制不了,那时候她的波动太大,难以控制,这是她的心结,一直都是。”

    “心结?”

    周子荷疑惑地看向叶倾芩魂魄,然而对方却再也没有理会她的询问,向着前方走去。周子荷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了想,刚想跟上,却被对方的一句话,禁止了前进的脚步。

    “不要跟着我!”

    周子荷听见她的话语,停下了脚步,眼神中噙着一抹担心,看着叶倾芩魂魄越来越远的背影,心中用有股不安的感觉,看着那个背影,总感觉好友要离开似的,让她心中七上八下的,难以平静。直到良久,容希洛她们的寻来,那股不安的心情都难以得到平静。

    当容希洛寻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周子荷一个呆站在那里,眼睛看着前方,让大家心中一阵纳闷,怎么只有她一个人,主母人呢?容希洛的询问打断了周子荷的呆愣。

    “子荷,主母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