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三天的时间,基地中的气氛是既紧张又让人蠢蠢欲动,叶倾芩的失踪,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基地,让基地中那些有些心思的人,开始隔岸观起来。

    基地中的几大家族人员,心中无不都开始盘算着他们的心思,想着可不可以在这时间内,把自己的女儿(侄女)送过去,能给他们带来一定的利益。

    然而,虽然大家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却没有一个人赋予行动,他们心中还是有些害怕,怕最后变得无法收拾,不会是他们想象中想要的一切,于是,大家都做起隔岸观看,由别人现行开始,再做决定。

    基地的几大家族有着这些顾忌,然而对于叶家人,他们却没有这么多的想法,他们想,既然叶倾芩不在了,那么就有她的表妹,堂妹的服侍墨少也是可以,在按捺住二天的时间,终于在第三天,按捺不住内心的想法,集体来到了别墅区。

    云翼看着坐在客厅的叶家人,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叶家人是不是都疯了,在主上心情不好的情况,竟然还来做找死的事情,这是准备赶着上门让人找抽嘛。

    这三天来没有找到主母,已经让他们过得是心惊胆战了,这倒好,现在这些人竟然打起主上的主意,你们想死也不要拉上他,他还没有结婚生子了,不想这么早去死。

    主上这几天因为他们的失职,已经动不动就冷眸伺候了,现在这些人,竟然还想过来服侍主上,你们想这么服侍,直接爬上床服侍嘛,恐怕你们就算脱光了,主上也不会看你们一眼,说不定直接送你们上西天,云翼看着叶家人,对于他们的打算,充满着鄙视。

    看着叶母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云翼的心中更是一阵气愤,主母都失踪,这个做母亲的不但不担心,还在那里一副高兴地样子如果不是他无意中看见叶母的笑容,云翼觉得他真的很难相信,这个人是主母的母亲,而不是仇人。

    这三天来,他们找遍了各处都没有寻到主母,就连他们最不愿意去想的那里,他们都寻遍过,也不见主母的人影,这让他们心中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却又同时再次提上了心,主母现在的去向是他们担心的,生怕她出了问题。

    这几天主上冰冷的气息是越来越恐怖了,有时候,他们都感觉,再不找到主母,他们恐怕就要死在主上的手上了。

    看着主母堂妹叶舒心,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云翼心中就一阵厌恶,却始终都没有去驱赶他们,主上都没有发话,他们都不知道该这么处理了。

    云翼的目光再次看向落地窗处的的主上,心中叹息,这几天主上不是在卧室里站着看着窗外,就是在客厅这边的落地窗处,看着外面,就是想看见主母的出现,却始终都失望而归。

    这一刻,云翼心中都开始有些埋怨起主母,你说你好好地搞什么失踪,不知道大家都担心你嘛,不知道你的不见,就算让主上变得恐怖嘛,云翼收起心中的思绪,默默地等着主上的吩咐。

    “都找了?”

    良久,寂静的大厅中传来墨宸帝冰冷至极的声音,让云翼下意识打了一颤,赶忙回答。

    “是的,都找了。”

    “基地所有的地方?”

    “是的!”

    云翼的话音刚落,在场的基地长,蠕动着嘴唇想说话,却最终没有讲话,他怕他讲出后,墨少会把那冰冷的目光注视他,想想就害怕,基地长想到那里的情况,觉得叶倾芩也不可能去那里,也就失去了知道了叶倾芩消息的机会。

    当云翼知道叶倾芩在那个地方,而因基地长一时的自作主张,让他没能第一时间找到叶倾芩后,心中恨不得杀了基地长得心都有了,这些都是后话,此时的大家,都沉默地等待着墨宸帝的发话。

    “继续,再给你仔仔细细地找,把基地给我炸了也要找到。”墨宸帝阴冷的声音中带着冷厉。

    基地长听了心中直打哆嗦,心中直犯嘀咕,祈祷着叶倾芩赶紧出现吧,别再躲猫猫,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不得安宁。

    墨宸帝冷声落下后,抬脚准备进入房间,却被叶舒心的话语,彻底激怒了,他的冷厉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杀气。

    ……

    与此同时,在基地的其他的地方显得有些人心惶惶,紧张不已的时候,叶倾芩这里就显得有些温馨和轻松。

    自从三天前叶倾芩留宿后,那天晚上和柔情儿的彻夜长谈,两人之间的感情变得熟练亲密起来,现在,就连柔情儿的两个孩子都对叶倾芩充满着依赖和浓浓的喜爱之情。

    可以说,叶倾芩在这三天中,过得很开心,心里的枷锁也打开了不少,也让她心中多了更多的人性化情绪,更能坚强的面对未来一切数不清的困难,让她多了一份勇气和坦然面对事情的决心,多了一份融入这个人群的气息。

    柔情儿看着身边的叶倾芩,心里为叶倾芩的改变而感到开心,这三天来,看着她从第一天的排斥这个人群,不愿融入其中;看着她面对痛苦的逃避,到如今,开始放开心情,去接纳那一切事情的到来。

    她觉得,叶倾芩真的让她另眼相看,她没有想到,叶倾芩她仅用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真的让她很佩服。

    注意到,她那张绝美的脸蛋上的灰尘,柔情儿脸上扬起笑容,轻笑出声,她的笑声引起了叶倾芩的主意,她疑惑地抬头看向柔情儿,不明白她为何事而笑。

    直到,柔情儿的女儿诺贝儿,到了了叶倾芩脸上的灰尘,有些呆愣地看着她,傻愣愣的表情,嘴里傻傻地念叨着。

    “花脸,花脸,芩姨姨,花脸……”

    直到此时,叶倾芩才知道,她因为帮忙做事,收拾东西,把她的脸蛋上搞花了,手掌下意识的抹去脸蛋的灰尘,却忘记了她自己手上留下的灰尘,还没有清洗,这样一抹下去,脸上会变得更加精彩。

    看着柔情儿的大笑,眼中噙着的笑意,让叶倾芩心中一阵无语,有必要笑得无此夸奖嘛,叶倾芩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就不是她第一次遇见那样温柔端庄,就是一副欺骗世人的一个疯女人。

    看着诺贝儿傻傻的笑容,叶倾芩决定不理睬这对取笑她的母女,根本不知道此时的她,大花脸占据了她大半个脸颊,脸上被她刚才的抹擦,搞得脸上的灰尘范围更大。

    柔情儿看着气嘟嘟的叶倾芩,慢慢地收起脸上的笑容,压抑着不让她的笑意再次溢出,指着叶倾芩的脸颊,嘴角抽搐着,轻柔的声音中含着点点笑意,道。

    “倾芩,那个,咳咳,你,你还是,……”

    “妈妈,姨姨,我们回来呀!”

    柔情儿儿子诺星仔的声音打断了她准备说的话,她抖动着双肩,压抑自己想要奔出的笑意,准备再次告知叶倾芩,却发现已经晚了,她见听见喊声的叶倾芩走出了帐篷,心中扬起了一抹淡淡地幸灾乐祸。

    没有多久的时间,柔情儿听见儿子诺星仔的声音,笑意再也抑制不住地大笑出声。

    “姨姨,大花脸,羞羞,羞羞……”

    听见帐篷外诺星仔的喊声,叶倾芩不去理会柔情儿的取笑,心情不爽地走了出去,还没有和对方打招呼,就听见诺星仔奶声奶气的取笑话语,也忆起了自己双手的灰尘,脸上染上羞红的红晕,看得跟着一起过来的关天泽眼神一闪。

    关天泽当看见顶着花脸走出的叶倾芩,有片刻的呆愣,直到诺星仔的声音响起,让他回过神,看见叶倾芩那张绝美的脸蛋上羞红的红晕,心中一阵颤动,心跳有些不受控制,看着叶倾芩冷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幽光,淡淡地收回他跳动的心。

    关天泽的表情变化,让刚走出帐篷的柔情儿,心中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不希望事情是她想得那样,一个是她的朋友,一个是丈夫的生死之交,也是末世一直帮助她的朋友她早已经把对方当成了之交的兄长,她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走上前,看着关天泽默默地拿出纸巾的动作,柔情儿眼神一闪,若无其事的插入两人之间,她轻柔地笑道。

    “看看吧,叫你不注意,成为大花脸了吧,活该被贝儿和星仔取笑,呵呵!”

    “滚开,幸灾乐祸的女人!”叶倾芩没好气地瞪向柔情儿。

    柔情儿耸耸肩,一副无痛无痒的样子,看得叶倾芩一阵郁闷,声音中带着一抹咬牙切齿,道:“你就幸灾乐祸吧,你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呀,你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发现了也不告诉,看看,都被天泽发现我的丑态了,你赔我。”

    “没事,很美!”

    柔情儿刚想回应他,关天泽冷漠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柔情,看得柔情儿直皱起眉头,却见叶倾芩一副无知的样子,心中一阵叹息,为关天泽对叶倾芩产生情意感到担心,为叶倾芩却感情的迟钝感到无奈和无力。

    叶倾芩没有在意关天泽冷漠的回应,对着他轻轻一笑,再次转向柔情儿算账,没有发现关天泽眼中一闪而逝的温柔,和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柔情儿看着这一对,男的动了心,女的迟钝无知,再次在心中叹息连连,心中希望不要有事情发生。

    良久后,清洗好自己脸颊的叶倾芩走出了帐篷,准备和柔情儿谈谈,准备回别墅区的事情,这三天来,她感受了很多,心境有了很大的改变,更加能够融入到他们生活之中。

    虽然,还是能够感受到他们中一些人的的恶意,却也能够感受到他们中其他人内心深处的柔软,她不在排斥这些人,也可以融入到了他们。

    这几天和他们的相互和交流,叶倾芩也感受到了以往没有的轻松和心态,想问题的时候,也能够能多方面的想问题。这几天,对于叶倾芩来说,收货真的很大,突然间想到要离开这里,竟然升起了一股不舍得感觉,感受到这一切情绪的叶倾芩,心中一阵轻笑。

    突地,一阵嘈杂的声音打断了叶倾芩的思绪,她向着声音的发源处走去,见到这三天来,一直鬼鬼祟祟的想要打自己主意的鲍雷站在人群之中,她走了进去,听见对方那狠毒的淫秽话语。

    “柔情儿,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真以为你可以做的主,你靠的不就是关天泽嘛,就你的小身板,也能承受住关天泽的索要,看来我是小看了你,不如你跟着我,这里的一切,你可以做主,如何?”

    “放你娘的屁,你早上没有刷牙嘛,说话都这样臭气熏天的。”柔情儿丝毫不示弱的讥讽道。

    “找死!”鲍雷那张狰狞的脸上布满着凶狠的目光,他阴毒地看着柔情儿,暴虐的话语中带着威胁,道。

    “你今天晚上不让那个女人过来陪我,你今晚就过来陪我,让我也尝尝你的滋味到底如何?是不是想想中的美味……”

    “你妈妈生你的时候,少生了一只耳朵吗?”叶倾芩冷冷地声音中带着一丝煞气,说出的话更是狠毒。

    “你——”

    看着对方眼神中的杀意,叶倾芩没有丝毫的害怕,她冷冷地目光中充满冷厉和残酷,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口中的语气更是阴狠残酷,道。

    “不然,你就不是人,要不然你怎么会听不懂情儿的话,都说你嘴巴臭了,还如此不顾及周围人的心情,还出来祸害别人的嗅觉,你这不是天美意人道了,或者,你已经不行了,行不了人道,所以,不知道人道主义是什么意思,对吧,情儿。”

    “是!你说的对。”

    柔情儿轻柔地声音中带着丝丝笑意,她没想到这个女人,骂起人来也不弱,心中默默地为叶倾芩,举起大大地拇指点赞。

    “关天泽呢?两个孩子呢?”

    叶倾芩完全不去理会对方那充满愤怒地的眼神,和那满眼的杀气,低声询问着身边的柔情儿。

    “他带两个孩子去锻炼了,多联系一下,等离开这里了,孩子们也好有个自卫的本事。”

    “嗯,这样也好,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来收回住所。”

    “为什么?”叶倾芩那双美丽的双眸中透着不解,看见柔情儿意有所指的表情嘴角一阵抽搐,心中扬起对鲍雷的厌恶和不爽。

    “这也不是我的错,长得美,不是我的错。”说完,还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全然不知道她的风情是多么的诱人。

    她的动作让柔情儿一阵无语,本来就已经很吸引人,现在还来个风情万种的动作,准备引起这些男人的扑到,瞥视了在场男人一圈,加他们的眼中闪过贪婪和痴迷,柔情儿悄悄地挪动一下脚步,准备远离这个女人远点。

    两人的无视态度,让鲍雷发狠地攻击起她们,叶倾芩的余光注意到他的动作,拉着柔情儿后退,躲过了对方的直面攻击,看得柔情儿眼中泛着迷恋的目光,使得叶倾芩嘴角抽搐不停,心中不住嘀咕,人不可貌相,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范例。

    叶倾芩看着一直都在攻击她的鲍雷,心中一阵厌烦,跳动着周围的气息,幻化周围的气流,化作无形的利剑射向对方的手臂,鲜血从对方的手臂流下,再还没有感受到叶倾芩攻击的时候,对方已经受伤。叶倾芩丝毫不减攻击,狠狠地把对方击倒在地,下手果断狠厉。

    看着被叶倾芩打倒在地的鲍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这让在场的人心中扬起了一丝恐惧和害怕,他们眼中噙着丝丝的胆怯和害怕,悄悄地离叶倾芩远点,希望这样可以降低他们的存在感。

    叶倾芩看着这些人的表现,再也没有以往强烈的波动,她知道人害怕强大的东西,对强者产生的恐惧和怯意都是很正常的反应,她也做不到人人地喜欢她,她不是万人迷,没有那么大魅力,叶倾芩在心中自我感叹道。

    柔情儿看着叶倾芩脸上没有露出一丝手影响的情绪,心中放下了心,看来她是白担心了,这个女人,就不是一个懦弱的女人。柔情儿收起心中的想法,走到叶倾芩的身边,佩服道。

    “倾芩,好厉害,如果我是男人,我就爱上你。”

    “别——”叶倾芩看向她,打趣道:“你还是别爱上我,你要爱上我,我还不是倒了八辈子霉,你还是去爱别人。”

    “叶倾芩,你太过分了,亏我如此的爱慕你,你竟然如此的伤害我,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呀。”

    “我没良心,就不会听你在这里啰嗦了,简直就和八哥一样,罗里吧嗦。”

    “太过分了!”

    或许因为她们之间的温馨画面,让很多的妇女和孩子慢慢地向着叶倾芩的方向移动,见她没有一丝不悦,胆子也大了起来,慢慢地靠在叶倾芩的周围,和她打着招呼交谈,不一会,一个孩子大胆地问道。

    “姐姐,你那个是异能嘛?”

    大家停下了交谈,心中有些害怕,生怕孩子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这个孩子的家长见了,更是小心翼翼地搂着自己的孩子,生怕叶倾芩不高兴,会对孩子做出什么。

    叶倾芩看着孩子眼中的渴望,脸上扬起了一丝温柔的笑容,伸出手摸着他的脑袋,轻声问道。

    “你想拥有异能?”

    “嗯,这样我就可以保护妈妈,不会让坏人欺负了。”说完,还瞪了一眼还在昏迷不醒的鲍雷。

    叶倾芩见了,脸上的笑容更深,从身上掏出一包奶糖递给孩子,轻柔地夸奖道。

    “你很棒,以后要好好保护妈妈,只要你努力了,一定可以成功的,记住,拥有了异能后,可不能随意欺负人呀,这样不会有人喜欢的。”说完,再次揉了揉孩子的头发。

    “我知道,我会记住的!”

    “谢谢!”孩子的母亲,眼中噙着泪水,那双眼中溢满着感激和对叶倾芩的淡淡地愧疚,因为她想到了刚才子的举动,觉得这么好的女孩被她误会,让她心中非常愧疚,使得她不由地道歉道。

    “对不起!”

    “你没有错,我明白,你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如果是我,我也会有这样的反应的,你不用感到愧疚,好好地带好孩子。”

    “嗯,谢谢,叶小姐,你真是好人!”

    她的话得到柔情儿一阵嗤笑,使得叶倾芩偷偷地扭向她的胳膊,看得对方吃呀咧嘴的样子,叶倾芩眼中盈满着幸灾乐祸的笑意,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亲切柔和,看得周围的人女人眼中都扬起了羡慕的眼神,看得叶倾芩一阵羞涩,使得被她取笑的柔情儿一阵大笑。

    “你们都聚在一起干嘛?正好都在,我这边有事情要询问一下你们,你们谁见到了记得说一下。”

    很快着温馨的画面被一声冷冷地声音打断,听见这句耳熟的声音,叶倾芩有些呆愣,纳闷对方怎么会在这里,想到自己和这些人交谈时,心中突起的想法,叶倾芩看向来人。

    来人楼少哲,见到突然转头的叶倾芩有些呆怔,围绕在叶倾芩身边的人,见到楼少哲的样子,心中一抖,都悄悄地把叶倾芩遮在她们的身后,看得叶倾芩心中一阵暖意,让回过神来的楼少哲见了心中一阵无语。

    她们这是什么意思?他有说什么嘛,让这些女人如此误会他对叶倾芩感兴趣,不说他已经有心爱的女人,就算没有,也不可能和墨少抢女人,他又不是嫌弃他的命长了,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楼少哲按捺住心中的无奈,清了清嗓子,想把这位引起基地动乱的女人请回去。

    如果不是他无意中想起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他也不会来这里,这里可以说是基地最为特别的地方,他也更加地没有想到,叶倾芩真的在这里,他只是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的给他碰上了这个让基地三天过得人心惶惶的女人。

    楼少哲心中再次叹息,他发现自从这墨少来了以后,他的叹息是越来越多了,都快不像他自己了,再次看向叶倾芩那里,发现那些用一脸防备的眼神看着他,让他嘴角一阵哆嗦,他这是给他自己找的是什么事?找人还没有开始,就就被一群女人当贼防着。

    被推在人群后的叶倾芩,心中的那股暖意,让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却被这些女人误会,她们一脸心疼的看着叶倾芩,道。

    “叶小姐,你不要害怕就会他是基地领导人,也不可以强逼别人跟着他,这简直就是强盗土匪的行为,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他得逞的,你不要伤心难过!”

    “对呀,小叶,你不要担心,虽然我们身单力薄的,但是不下于我们这边多人,不怕的,你不要害怕。”

    “……是的,叶小姐不用担心。”

    “姐姐不要担心,我保护你。”

    “……”

    看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关心话语,叶倾芩心中充满了感动,这一刻,她觉得,她三天没有白呆,她不该为了因为害怕,让错失了更多的不一样的感情,那些她不能拥有的感情,就不去再去强求。收拾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叶倾芩抬手阻止了大家的安慰,轻笑,道。

    “我没事,他不是来抓我的。”

    看着大家那怀疑的眼神,叶倾芩再次感觉到那股浓浓的情意,和这些人之间,或许刚开始并不美好,但彼此之间的相处久了,多了一份淡淡的情意,叶倾芩觉得她融入她们真好!

    “我真没事,正好我也找基地少主有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