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 第155章 云凌扬的伤势?万更(已修改)
    当柔情儿他们带着云凌扬回到大家集合的地方时,却感受到现场的气氛的不同,一片压抑的氛围,这使他们心中有了一抹疑惑。

    在现场的容悦汐,很快地发现了他们的回来,瞥视到他们的身边,带回一位看起来伤势很严重的男孩,温柔地眼神中,闪过一丝幽光。

    看了一眼云翼他们,示意他,自己过去下,得到云翼的首肯后,悄悄地退出了云翼那边,走了过来,轻声询问道。

    “这是怎么呢?这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容希洛的询问让在场的人沉默了,眼中闪过一丝为难,很快地柔情儿轻声地解释道:“这是我好友的一个孩子,如今遭到一些灾难,想让倾芩帮看看,看看这个孩子还有——”

    说到最后,柔情儿的脸上溢满着伤痛,声音中带着一丝悲伤的情绪,眼中闪过一丝泪光,让容悦汐见了,心中一阵感叹。

    听见她的话,容希洛眼神一暗,并没有在多询问什么,一边示意他们把云凌扬送入那边的房间,一边吩咐苏橙汐,轻柔地交代道。

    “你们先把孩子放在房间吧,抬来抬去的,这样对他的伤势也不好,橙汐,你去车中拿个药箱过来,先帮他好好清洗下,不要让伤口发炎,天阳,你去拿一套衣服给他换上。”

    随意地瞥视了一眼躺在一边床榻上的云凌扬,心中微微叹息,心情有些复杂,很快地调整好心情,继续喃喃道。

    “你们先帮他把衣服换上,我去和主母说下,先让林小姐过来一下,看看,你们最好还是不要随意的搬动他,他应该受了很重的内伤,唉!尽人意吧,你们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毕竟——”

    “希洛姐姐,你一定要姐姐他,好不好,你一定要救救他——”诺星仔的声音中充满着痛苦和绝望,无助的情绪,这让容悦汐不由地多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地恢复过来。

    “星仔,你,唉,希洛姐姐尽力吧,你还是要有心理准备。”

    容希洛虽然有些感伤这个孩子的心情,却还是选择说出实情,不愿让诺星仔抱有不存在的希望,最后让他更加地痛苦;虽然觉得有些残忍,还是希望对方能够明白。

    “星仔,不是姐姐不帮你,只是,你该明白,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的,姐姐希望你能够明白。”

    “不——”

    诺星仔有些难以接受的后退了一步,脚步踉跄着,在他身后的关天泽默默地扶了他一把,继续默默地站在一边,沉默不语。

    容希洛看了一眼神情绝望的诺星仔,心中浮现出一丝歉意,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安慰的话语,最终还是没有讲话,转身离开。

    柔情儿看了一眼儿子诺星仔,心中一阵叹息,久久地看着儿子,心中阵阵无奈,看着诺星仔这个样子,让她非常不放心。

    她也明白,她自己的身体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前几天,让林之夏看了一下,情况已经越来越糟糕,已经有最坏的打算了。

    如今,又出了这件事情,柔情儿有些担心儿子能不能承受住这一切的发生,想到这些,心中的担心让她难以控制,心情有些波动。

    “星仔——”她轻声地低喃着,唤着儿子的名字。

    “妈妈,我想静一静。”

    诺星仔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重和低落,让柔情儿听了心中一阵伤痛,想要上前安慰一下他,却被身后的苏橙汐阻止了,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柔情儿这时候让诺星仔自己安静一下。

    柔情儿见了苏橙汐的动作,定定地看着她,眼神中闪着一丝泪水,蠕动着嘴唇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让苏橙汐见了,心中微微一叹,轻轻地低语着。

    “我们先让他静静吧!你这样只会让他更加地难过,很多时候,我们学着让他独自面对,毕竟,这一切,我们帮不了他。”

    看着走过来的苏天阳,示意他把衣服给诺星仔拿去后,然后,让大家先行离开这里,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一下。

    大家默默地走了出去,知道这时候的诺星仔,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能够和心爱的人单独相处,珍惜他们仅有的时间。

    时间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大家还在外面默默地等着,直到容希洛带着林之夏走了过来,她们身后还跟着叶倾芩他们。

    他们看着站在外面的柔情儿他们,心中一突,害怕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林之夏快步走上前,有些焦急地问道。

    “现在什么情况,我在路上,听悦汐说,对方的伤势很重,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站在外面的,怎么不在里面?”

    “星仔想单独呆着,我们就出来等着,我们出来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来,现在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苏橙汐代替柔情儿回应道,她看了一眼,自从出来后就一直望着里面的柔情儿,心中充满着无奈和同情。

    自己的儿子如今遇见这样的事情,让她的心情一定难以平静吧。这恐怕是哪个做母亲的都难以做到的平静吧,心中对柔情儿泛起了一丝同情的心情。

    “你们——,算了,我先进去看看吧。”

    林之夏刚想说什么,见到柔情儿的神情,心中一阵叹息,没有在讲什么,直接越过他们向着里面走去。

    当她进去房间的时候,正好听见诺星仔痛苦的质问声,“为什么?为什么不准我报仇,为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

    听见诺星仔的话,让林之夏一阵皱眉,心中扬起了一丝疑惑,轻缓地走进他们,见到床榻上躺着以为唇红齿白,一副浓浓的书卷味的男孩,他们见到林之夏的出现,停下了争论。

    诺星仔见到来人,微微地让开自己的身体,喃喃地对着林之夏说:“姨,你帮我看看他,你帮我救救他,好不好?”

    诺星仔低落和满含悲痛的声音让林之夏听了心中一阵心酸,连声地着诺星仔承诺道:“星仔,不要担心,姨姨,一定会帮你的,你先过来,让我看看他的身体的伤势如何,好吗?你先不要急,会好的,你,呃,你出去一下,可以吗?”

    林之夏收到床榻上少年的暗示,心中一阵无奈,淡淡地话语中带着一丝转折的话语,对着一边的诺星仔要求道。

    “可是——”诺星仔有些迟疑地看着林之夏,让她心中一阵无奈。

    “仔仔,听话,你先出去,让这位姨先帮我看看,好吗?你呆在这里会让我分心的,听话!”见到如此迟疑的诺星仔,云凌扬心中一阵疼痛,心中有些一丝想法。

    “可是——”诺星仔见到云凌扬坚定的目光,心中一急,语气变得着急起来,道。

    “我就呆在一边,我保证会老老实实的,不会影响你们的,真的,我发誓,我,我真的会做到的,我——”

    诺星仔见到云凌扬丝毫不见妥协的目光,心中开始伤心起来,眼中噙着一抹泪水,看得云凌扬心中一痛,声音轻柔悦耳道。

    “仔仔,我真的没事,我就是有些事情想问下姨,你在这里,我不太方便问,你听话,我不会有事的,我会陪着你的,相信我,好吗?”

    “真的?”诺星仔有些怀疑地看着云凌扬的目光,眼神中带着一抹怀疑的神情,心中还是担心害怕。

    “真的!不骗你!相信我,好吗?”

    云凌扬坚定的目光定定地看着诺星仔,想让对方相信他的话,一定不会让他失望,使得诺星仔眼中有了一丝犹豫,见到他的迟疑,云凌扬再接再厉道。

    “你看,你一直在这里耽误着,和我讲话,姨都没有办法帮我看看了,你这不是在耽误姨姨检查的时间,对不对,如果耽误了时间,我的身体——”

    “你胡说,你不会有事的,不许你胡说八道,好,我现在离开,我不耽误你们时间,姨姨,你快点帮他看看,我马上出去,你——你快点!”

    听见诺星仔的催促,林之夏心中一阵哭笑不得,一直在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突然间扯到她的身上,让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见他诺星仔一边走一边向后看得目光,心中泛起了一丝心酸的感觉。

    见他见到自己查看云凌扬的动作,眼中扬起的一抹放心,让林之夏的心情有些沉重,见他的身影消失在房间中,林之夏放下手中的动作,定定地看着云凌扬,道。

    “你该清楚,你自己的身体状态吧?恐怕,你的时间不多了,我想你也明白,那么,你想对我说什么?”

    “你身边有没有什么药可以缓解疼痛?而且可以让我看起来,有些好转的样子,只要让我多陪他一段时间,让他学会成长起来,能够去面对的时候,我才放心离开。”

    云凌扬听见林之夏的询问,心中一阵明了,明白对方清楚他的意思,直截了当的说出他支开诺星仔的目的,听得林之夏心中一阵五味掺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复杂的心情。

    “你——”

    “我知道,这样让你很为难,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我放不下他,我怕他承受不住,他还小,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别人的督促的,有时候,还是需要有人在身边看着他——”

    云凌扬心中放不下诺星仔,担心对方会因为他的缘故,造成无法挽回的痛苦,所以想用自己的方法来帮助诺星仔,走过这一关。

    “而且,我怕我的离开,会让他奔溃,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所以,我想请求,你可以帮我一下嘛?无论多大的痛苦,我都可以接受的,只要仔仔幸福就好。”

    “很傻,却让人无法拒绝。”

    林之夏听到他的心愿,想到了自己的过往,为了让对方得到幸福,即使自己承受多大的痛苦,也希望自己所爱的人,能够幸福和快乐,眼前的云凌扬的真情让她无法去拒绝对方的要求。

    “你要明白,这种药我是有,但是,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存在,每一次用过以后,都会让你的身体在下一次承受更大的痛苦,而且——”

    林之夏看着眼前拥有着坚定目光的云凌扬,心中对这个男孩产生一股佩服,对于他无私的爱,感到一股心酸。为了所爱的人,即使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在所不辞的,让她不由地从内心深处感到佩服和敬意。

    “而且,你要明白,这种药效,虽然可以让你看起来变得健康的样子,但是,对你的身体伤害也是非常的大的,你不仅要忍受一次比一次的疼痛,还要——”

    林之夏看着眼前的云凌扬并没有因为她的讲述,露出丝毫的害怕和退缩,此时的心中,感觉非常的复杂,让她对这个男孩扬起一抹心疼和怜惜的心情。

    “……你还要忍受着五脏六腑如同被火烧般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是在服药后的半小时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还是让人无法承受的,你,你真的确定——”

    “我可以的,我一定会做到,而且是必须做到,为了仔仔在痛苦的事情,我都会坚持下去的,当初竟然把他拉入这个世界,我就该对他的一切复杂,如今——”

    云凌扬停顿了下,眼神看向门口处,像是通过那里,可以看见他想看见的人似的,让林之夏见了眼中泛起一抹酸涩,心中溢满着浓浓的悲哀和同情。

    云凌扬像是感应到她的情绪,那张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温柔地笑容,轻轻地对着林之夏,笑道。

    “姨姨,你不用为我难过,虽然,我的生命不长了,但是能够在临死之前,和心爱的人有段这样美好的日子,我还是很开心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呵呵——”

    云凌扬的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和淡淡地恨意,继续低喃道:“如果不是仔仔,我真的也不想活,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根本不会想活着了,这样让我觉得非常的肮脏,让我无法接受……”

    他的讲述让林之夏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心痛,她没有想到,对方还经历这样的事情,让她一时间只能傻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清楚如何去安慰对方,只能无言地站在那里。

    “……都已经过去了,即使我接受不了,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算仔仔不清楚这些,但是,我始终都是无法过了自己的关,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仔仔,我或许会直接了断自己的生命吧,你可能觉得,我是男人,有什么可接受不了,可能从小接受的父母的教育吧,让我觉得,爱一个人,就该无论任何一切都只为所爱的对方所准备着,而不是——呵呵,算了,已经没有用了,说了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