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墨宸帝听着柔情儿的话语,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就连坐在叶果身边的周子荷,听了这些话后,都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薄怒,神情变了变。

    他们表情的微动,很快地让叶果注意到,只见,她眼神中带着一抹疑惑,有些疑惑地看着墨宸帝他们,心中充满着不解,有些不明白对方的话语,有什么不对劲,让他们两个人生气。

    除了他们以外,现场留下的几个人,听了柔情儿的话语,或多或少地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微光,就连柔情儿身边的林之夏都看了她一眼后,再次保持沉默。

    “你很狡猾,又聪明!”

    直到叶倾芩带有困意的声音传来,让这种诡异的安静得到破解。她的话语让柔情儿听了,身体蓦地一僵,神情有些僵硬,嘴角蠕动,却始终没有讲话。

    叶倾芩慢悠悠地从墨宸帝的怀中抬起头,手拍着嘴巴,打着哈欠,眼中带着一抹憨态,让不远处的夜子星见了,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和宠溺的温柔,使得墨宸帝危险地眯起眼眸,再次让现场的云魁暗叹,主上的醋意太浓,让人接受无能。

    “荷花,你会如何?”

    叶倾芩并没有看向柔情儿,而是看向和叶果坐在一起的好友周子荷,见她脸上噙着一丝薄怒,知道她是在为刚才的话语生气,心中扬起了暖暖的感觉。

    叶倾芩的询问让柔情儿脸上闪过一丝难堪,眼中闪过一丝幽光,一闪而逝,快得就如闪电般。

    “我做什么,我什么都不做。”

    然而,听见周子荷的回答,柔情儿有些诧异的看着周子荷,心中有些震惊对方的回答。

    周子荷看见她诧异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冷冷地淡淡地,没有了以往的亲近和温和,使得柔情儿眼中的难堪之色更深,让她转开了自己的视线,就在此时,耳边传来周子荷清凉的话语。

    “反正我闲着蛋疼的事情已经做了,你已经气得半死了,郁闷的够多了,在做什么还不把你气死了,索性什么都不做了。”

    “你呀,就不能好好说话,你明知我问的。”叶倾芩无奈地看着周子荷意有所指的话语,让她心中对这个好友的抱怨很是无奈。

    “我说什么了,墨少,你有听见嘛,我不就是耍耍嘴皮了,你也要管的着我呀,我家冰块男都不管,你管啥呀,一边去。”周子荷没好气地训斥着叶倾芩,对于好友的这不温不火的态度,很是不满意。

    “没有!”墨宸帝标准性的回答。

    他的回答让周子荷呆愣下,随即,大笑起来,看得叶倾芩很想把对方的嘴给堵起来,有些后悔不该问这个女人问题,简直就是自找麻烦呀。

    等到周子荷笑够了,她看了一眼不敢直视她的柔情儿,淡淡地话语再次响起,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想问,问我怕不怕,你答应我的事情,就此不再过问,是吧,叶倾芩你是猪嘛?问这样白痴的问题。”

    “是的,我也觉得我是猪,竟然和你这个女人讨论这个问题,简直就是没事找事干,你不用回答了,听你说话,我就头疼。”叶倾芩没好气地回击着周子荷的话语。

    “切,怀孕了脾气都大了,真是说不得了,你家墨少是不是最近没有滋润你,让你欲求不满呀,我明白了,可以理解。”

    周子荷上下打量着叶倾芩,恍然大悟道,听得叶倾芩一肚子火气,气得咬牙切齿低吼道。

    “周子荷,你给我滚远远地。大冰块,把你老婆带着滚远远地。”

    “我——”冷澈有些头疼的看着这两个女人之间的争吵,为何受伤的会是他,他无助的看着周围的其他人,见云魁他们无情地转开视线,让他无奈地傻傻地呆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要欺负我男人。”

    周子荷的话语让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冷澈,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看得叶倾芩一阵鄙夷。

    “没用的男人!”

    叶倾芩的话语再次让冷澈露出无奈地苦笑,为何她们争吵,要把事情扯到他的身上,搞得他里外不是人。

    “好了,我道歉还不行呀!”周子荷见冷澈一脸苦笑的样子,心中有些心疼,无奈地向着叶倾芩投降,使得叶倾芩骄傲的抬起头,看得周子荷翻了大白眼。

    周子荷不再去理会叶倾芩,她的目光看向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柔情儿,淡淡地话语直至对方的耳中。

    “芩芩,你是想问我,担不担心,你会因为你的生气和失望,最后放弃对我的承诺,是嘛?”

    周子荷的话让柔情儿震惊地抬起头,眼中的震惊和诧异显露无疑,清清楚楚地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也让周子荷看得正着,她的嘴角扬起一丝冷笑,道。

    “你是个很蠢的人,给别人的承诺,即使是对方伤害了你,你都会做到,除非是对方触及了你的底线,不然,你都会像个傻子一样,做到自己的承诺,你觉得,我还会去烦心,你会不会做嘛。”

    周子荷的话让柔情儿眼中的震惊变得震撼,她的眼中流露出悔恨和后悔,她的目光转向叶倾芩。

    正巧叶倾芩此时的目光也转向她,只是眼中没有了以往的温柔和亲近,此时叶倾芩的眼中有着陌生的平静和平和,让柔情儿心中阵阵地疼痛,听着她平静的话语传入耳中,柔情儿心中的疼痛难以自拔。

    “这下你放心了,放心,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所以,你真的不必在强调那一切,好嘛?”

    叶倾芩的神情很平静,没有一丝的不平和伤心、难过,有得只是陌生的平和态度,让柔情儿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哭出来。

    “你的强调,只会让我觉得曾经的时光,变得更加一文不值,所以,你收起你的担心,我说过的事情,做下的承诺,都会做到,你就安下心来,到了京都基地,你们可以寻找你们的亲人。”

    叶倾芩平和淡漠的话语中带着疏离,让柔情儿眼中泛起了一丝泪光,很快地转开视线,低下了头,低低地呢语道。

    “我知道了,谢谢!”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