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云翼看着在主上怀中的主母,心中微微地叹息,想起那次和周子荷的谈话,发现真的如周子荷所讲的一般,她真的很坚强,即使有再大的痛苦,最后,都会逼迫自己坚强的面对,把痛苦留给自己承担。

    突然间,有些心疼这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人,她的内心恐怕总已经千疮百孔了吧,早已经伤痕累累了吧。

    然而,即使如此,在遇见朋友需要她的时候,她依然忘记自己的伤痛,选择去帮助朋友,即使心中在伤痛,在如何痛苦,都不会让自己有休憩的时候,想到这一切,云翼眼中闪过一丝疼惜。

    云翼身边的苏橙汐,感受到他瞬间的情绪,有些纳闷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握紧他的手掌,无言地传达自己的心情和情意,让云翼那双复杂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他看向苏橙汐的眼中,带着一丝浓浓的情意,使得一直看着他的云魁,心中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他们一直知道云翼喜欢苏橙汐,却从来不知道,云翼曾经会对主母又那样的心思,云魁想,那样有魅力的主母,他想,恐怕没有人不被她所吸引吧。

    特别是,和她相处的越久,那份被吸引的目光,就越来越强烈,云魁很庆幸,他在没有遇见主母的时候,早已经心有所属了,眼光瞥了一眼身边的容悦汐,心中感到一阵暖意。

    看着渐渐地安静下来的叶倾芩,云魁收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定定地看着墨宸帝和叶倾芩的方向,无言地等待着他们的命令。

    他们知道,因为他们连续两次的失职,已经让主上动了,撤离他们的想法,即使如此,他们没有丝毫的怨言,只有满满地懊悔和自责的愧疚。

    因为他们的失职,如今,让主母受到了伤害,还不清楚结果会如何,余光瞥到尾随容希洛进来的南宫靖,云魁的心提了起来,很害怕听到不好的消失,不是因为担心他们会被撤离,而是因为,担心主母会受到伤害。

    “主上!”南宫靖进来后,就见到如此安静地气氛,让他的心微微地颤抖,有股不安的感觉。

    “查下,怎么回事?”

    墨宸帝冷厉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地传入南宫靖的耳际,也让在场的人,感到一股来自九幽深渊的阴冷暴虐,让人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和胆颤。

    “是!”

    南宫靖此时即使有再多的疑惑都不敢问出,心中的那丝恐惧,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他毫无顾忌地当着大家的面,拿出医药用处,让跟着过来的叶父、叶母,还有柔情儿他们眼神微微一闪,很快地消散,没有人注意到。

    即使有人注意到,也不会在意这些他们,他们丝毫不担心对方知道后会如何,他们的能力和手段,还有那冷酷的心性,让他们不会在意太多的没有必要的人。

    就在大家安静等待的时候,南宫靖也很快地检查出,叶倾芩的病情原因,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中泛起一丝怒意,见到对方这样的反应,让大家的心高高地提了起来,更是让墨宸帝周身的气息,变得冷酷阴暗起来。

    “墨!”

    叶倾芩轻柔地声音,低低地唤着墨宸帝,让他平静自己地心情,不想让他过于担心。

    南宫靖这时候,才可以仔细的观看起,眼前传闻中的主母,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心中连连赞叹主上的好福气。

    眼前的叶倾芩,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却丝毫不影响她绝美的容貌,这样反而,为对方增添一股楚楚动人的柔弱魅力,让人一眼见了,难以转开视线,更是再也难以忘怀。

    南宫靖的眼神,让墨宸帝的冷眸中泛起一丝杀意,这股杀意吓得南宫靖赶紧收回视线,脸上变得严肃起来,收回自己欣赏的目光。

    对于主母这样的女人,即使吸引人的目光,南宫靖也是没有一丝的遐想,他又不是嫌弃自己的命太长,和主上作对。

    简直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给主上找抽,他可是没有如此的兴趣。

    叶倾芩看着墨宸帝脸色难看的样子,心中一阵叹息,她又不是人民币,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总是一阵大惊小怪的样子,这让叶倾芩有些哭笑不得。

    “墨——”叶倾芩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道。

    “什么情况?”墨宸帝冷瞥了南宫靖一眼,看向叶倾芩的眼神泛起一丝柔情,看得南宫靖嘴角一阵抽搐。

    差别待遇,差别待遇,有必要这样的明显嘛!真的有必要这样嘛!南宫靖在心中不停地抱怨着。

    “南宫靖!”久未等到对方的回应,墨宸帝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警告,吓得南宫靖一阵哆嗦,心中连连苦笑。

    “主母身上被人下了‘美人睡’,而且,下得时间还不短。”

    南宫靖见到墨宸帝警告的眼神,利索的回应墨宸帝的问题,生怕自己回答的慢,墨宸帝会教训他。

    听见南宫靖的话,墨亦、云翼四大长老他们,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震怒,有些心惊地看着墨宸帝,见他脸上阴沉下来,眼中含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周身难以忽视的残忍气息。

    “墨亦,这就是你这段时间的效果,是吗?”墨宸帝没有任何询问,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冷厉的气息,毫不掩饰对墨亦的不悦和失望。

    “是属下的过错,属下会查明一切。”墨亦听见墨宸帝的话,心中一惊,有股要被抛弃的感觉。

    他们知道都知道,想要留在主上的身边的人太多,墨亦知道,要是以前的主上,他只会二话不说的,让你直接滚蛋,不要再出现他的面前。

    如今,竟然这样说了,墨亦就知道,他还有补救的机会,这一刻,墨亦不得不感谢主母,让主上变得不再像以前,冷酷的眼中容不下一点的错误,他的眼中更加没有人的存在。

    “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再出现,找出肇事者,我不想再见到,凡是参与这家事情的人,都不用留了。”墨宸帝冷冷地语气,命令着,丝毫不觉得,就这样冷酷地决定了那些人的生死,有什么不对。

    这一刻,让大家再次见识到,墨宸帝不是变得温暖了,而是他的魔性有了一个人掌控,一旦这个人有任何的危险,他的魔性只会变得更加地恐怖和可怕。

    沉默在他们之中衍生,没有人在讲话,也不知道自己该讲些什么,只能选择沉默以对。

    就在大家沉默间,南宫靖很快地把解药配置成功,他轻轻地把解药递给叶倾芩,叶倾芩并没有接过他手中的解药,她看向墨宸帝,眼中带着一丝丝询问。

    看着叶倾芩对他的信任,墨宸帝的冷眸瞬间消散,冰冷的眸子变得柔和起来,他摸着叶倾芩的脑袋,低沉磁性的嗓音中带着温柔。

    “孩子没事,别怕!”

    “嗯!”

    叶倾芩默默地接过南宫靖手中的解药,喝了下去,药水的苦涩,让她皱起了眉头,鼻子耸了耸,看得墨宸帝一阵轻笑。

    转瞬间,拿出一块糖果扒开,放入叶倾芩的嘴中,看着她眯起眼睛咀嚼着,让墨宸帝周身的气息都变得柔和起来。

    “云翼,把那些人安排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我不想在看见,如果再有一次,你们直接去炼狱,不用回来了,我的身边不留废人,更不需要一个没用的闲人。”墨宸帝冷冷地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残忍和残酷的冷厉。

    “是,属下明白。”云翼恭敬地说道。“属下告退!”

    云翼和云魁带着一干人离开,在路经周子荷的身边时,他的脚步顿住,目光看了一眼叶倾芩,又再次看向周子荷,等着她的决定。

    云翼这边的情况,引起了叶倾芩的注意,她的目光慢慢地看向周子荷,眼中带着浅浅地请求,和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害怕。

    周子荷看着叶倾芩的眼神,心中扬起一阵心酸和心疼,很想果断地说出自己离开,却最终败在了叶倾芩的眼神之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