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倾芩和墨宸帝随着诺家佣人的带领,来到一处较为偏远的地方,见到四周有些荒凉,房子有些破旧,这让叶倾芩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心中的怒火慢慢地扬起。

    “这就是你们诺家主的安排?他们母子三人,就是得到这样的下场,你们的诺家主真是会做人,欺负自己的孙子都如此的狠厉嘛,让我叶倾芩都佩服起他了。”

    她看向跟着一起过来的佣人,眼中泛起了一丝冷厉的目光,声音在此时变得冰冷,充满着浓浓的寒意,叱喝着对方,吓得诺家佣人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不,不是,不是家主,这个不是家主的安排,家主给他们安排的地方,被二少奶奶抢去了,这个地方是,是,是……,二,二少奶奶安排的。”

    跟着过来的诺家佣人害怕地说出,告诉了叶倾芩事情的真相,这个安排的始作俑者告知她。

    听见对方的解释,叶倾芩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冷冷淡淡地问道。

    “你们的诺家主不知道?”

    “家主不知道,家主虽然,虽然有些气愤大少奶奶,让大少爷就这样的没了,啊,看在小少爷的份上,并没有多加为难。”

    诺家佣人实事求是地回答了叶倾芩的问题,生怕他回答的一个不如意,会让对方不高兴。

    “知道了,你回去,这里不需要你了!”叶倾芩见他一直低垂着头,一副担心害怕的样子,心中微微一叹。

    “可是,可是,我……”诺家下人有些结结巴巴地说着,他的反应让叶倾芩皱起了眉头。

    “有事?”叶倾芩停下脚步,淡淡地看着抬起头的他。

    叶倾芩此时才注意到,这个半路被换过来的佣人,就是一个孩子,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左右,一双大大的眼睛,眼中透着一丝胆怯和纯真,让她对这个孩子产生了一丝好感,语气也柔和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若离,姐姐!……”若离刚喊完,情绪就激动地跪了下来,吓得叶倾芩退后一大步,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姐姐,求求你收留我,我不想呆在诺家,求姐姐收留,若离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一定不会让姐姐失望。”

    “你让我收留你?”叶倾芩诧异地看着若离,眼中噙着一抹疑惑。

    “求姐姐收留!”若离那双怯弱的眼神,在此刻变得坚定起来,这让叶倾芩对这个孩子充满着疑惑。

    “为什么?”

    “因为只有姐姐,可以帮我离开诺家,我是一个连自己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我的母亲是诺家的丫环,后来,也因为诺家,失去了生命,我想恨诺家人,可是,母亲不让我报仇,不让我恨,这是她唯一的要求,我只能答应她,可是——”

    若离那双纯真的眼睛中溢满着伤心和痛苦,唯独没有恨意。

    他的神情让叶倾芩心中一怔,她轻轻地问着跪在地上的若离,呢喃着,“你真的不恨嘛?”

    “不恨!妈妈对我说,恨会让自己活得很痛苦,而且,让自己活在别人的枷锁中走不出,我不恨他们,也不想浪费心思去恨他们,但是,却也不代表,会一直帮助他们,守护他们。”若离凉凉地说道。

    “为何你的妈妈,会让你守护他们?”叶倾芩看着若离,心中有着小小的疑惑,让她看向若离的眼中充满着不解。

    “不知道,妈妈说,这是偿还她欠下的债,说她欠诺家家主一条命,必须偿还,如今,她以自己的生命,偿还了诺家的一条命,我已经不欠他们了,不想在守护着他们。”

    若离真诚地看着叶倾芩,眼中噙着一抹真诚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叶倾芩,让叶倾芩知道他的决心。

    “那我如果不同意了?”叶倾芩淡淡地看着他,没有丝毫想要同意的准备。

    “我继续求得你同意!”若离坚定地看着叶倾芩,使得她对这个孩子充满着心疼。

    看着若离还跪在地上,叶倾芩微微地皱着眉头,呢喃着。

    “你站起来,不要跪着,你几岁了?”

    “我五岁!”若离糯糯地回答着叶倾芩的问题,他的回答让叶倾芩诧异地惊呼。

    “五岁?这么高?我还以为七八岁了。”

    叶倾芩的惊呼让若离有些尴尬地笑笑,低声喃喃道:“我五岁,只是长得比别人快了一点而已。”

    “而已?你的而已真不是一般。”叶倾芩难以置信地呢语着。看向若离,再次低语道。

    “收留你也可以,但是,你要知道,我不喜欢背叛,如果未来你要因为诺家背叛我怎么办?”

    “诺家已经和我没有关系,妈妈已经偿还了她的欠债,如今已经清了,如果,我要还的,也是老牛叔,就是刚才让我带领你们过来的人,妈妈走了以后,他给了我很多帮助,如今,这个机会也是他给我的。”若离看着叶倾芩坚定地说道。

    “那你们之间要因为我们冲突了?”叶倾芩有些刁蛮地问道,这让若离眼中出现了挣扎,很快地消散,神情变得坚定。

    “既然,我已经跟随你们,那么,如果再妨碍到你们的时候,我不会作出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只求2到时候,可以留下老牛叔一条生命,这是我欠的,我会用我的生命偿还。”

    “你有一个好妈妈!”听见对方的话,叶倾芩有感而发地说出这句话。

    “嗯,妈妈很好!她是个很伟大的妈妈!”若离眼中露出怀念的神情,看得叶倾芩心中一软。

    “滴上血!”

    蓦地,一直沉默的墨宸帝,在此时冷冷地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低沉,充满着磁性又悦耳,让人听了有种耳朵怀孕的感觉,让让被打断说话的叶倾芩,身体一阵颤动。

    她有些奇怪地看向墨宸帝,不明白他这么突然间讲话,是为了何事情,却见,墨宸帝手中拿着一份精致的首饰。

    叶倾芩诧异地看着,墨宸帝拿在手中的银紫色铃环,在环的四周拥有四个小铃铛,有金色,有蓝色,有绿色,有红色,环绕在银紫环的四周,随着墨宸帝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

    若离听话地用刀子划过掌心,鲜血流了出来,滴落在银紫色环上,瞬间消失,随着鲜血的消失,那个银环也跟着消失不见,墨宸帝没有丝毫的惊讶,看了眼若离。

    墨宸帝收回视线,搂着叶倾芩的腰紧了紧,冷冷地对着若离命令道,“这是你主子的东西,以后就有你孕养。”

    “是!若离一定不会丢失主子的东西。”若离听见墨宸帝的话,糯糯地声音中带着一丝喜悦和开心,坚定地回道。

    “那是阳光的东西?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叶倾芩看着消失的银紫铃环,没有丝毫的惊讶,好像对于她来说,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反应,其他人见了眼中有了一丝诧异后,很快地消失,很快地接受这样的事实。

    这不得不说,更在墨宸帝和叶倾芩身边的人,他们的心理素质,都不是一般的强悍,如此诡异的现象,他们也只是诧异一眼,就当做没有发生似的。

    就连这个五岁的若离,见到这样的现象,竟然也能如此的淡然,没有丝毫的害怕,不得不说,都是一群心理强悍的人。

    “不久前准备的,给他准备好了,可以保护着他,你就不会把心思放在他的身上。”墨宸帝好不惭愧地,说出自己炼制这个铃环的目的,听得叶倾芩和大家一阵哭笑不得。

    这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开始争风吃醋,有这样的父亲嘛,这样的占有欲,也真是绝无仅有呢。

    叶倾芩无奈地翻着白眼,嘴上不由地嘀咕着,“就没有见过你这样无聊的父亲,你怎么就这样喜欢和孩子争!”

    “你是我的,任何人都不可以吸引你的注意力。”墨宸帝一边拥着叶倾芩向房间走去,一边霸道地说道。

    “……”听见他霸道的话,叶倾芩是彻底的无语了,只能沉默地向着房间走去。

    其他人见此,更是无言地跟着他们,向柔情儿的房间走去。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