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宫靖没有再继续讲下去,他的话虽然没有讲完,却还是让墨宸帝明白了,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冷厉地问道。

    “那个东西还是没有研究出来?”

    “有了进展,而且,厉博枫那边传来消失,这件事情的参与者是一男一女,已经从那些被我们缉拿的人中知道了,只是他们都说,没有见到对方的真面目。”南宫靖把厉博枫那边查出的事情,告知了墨宸帝。

    “厉博枫问,那些人怎么处理?”南宫靖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用的东西,留着没有用。”墨宸帝冷酷地下达命令。

    “是!”南宫靖应道,转身准备离开,又想到什么,看向墨宸帝,犹豫了一下,说道。

    “主上,我有事情说下,只是,虽然觉得好像无厘头似的,但是,我总感觉这两样好像很有联系似的。”

    “说!”墨宸帝听了南宫靖的话,停止了抚摸叶倾芩的脸颊动作,没有回头,冷冷地命令道。

    “就是,那个范子非说过的话,让我一直觉得,我们可能疏忽了那里,他曾经说过,他把孩子的到来的情况,告诉了苏尘羽,而且,当时的苏尘羽非常的开心,而且……”

    南宫靖见墨宸帝转过来的目光,冷冷地就如寒冬腊月的冰窖般,让人心惊,吓得他连忙停了下来,有些害怕地看着墨宸帝变得难看的脸色,考虑到底要不要继续了,墨宸帝很快地给了他回应。

    “继续说!”

    “好的,我们不管他为何开心,我听云翼他们说过,夜子星好像说过苏尘羽一直在等着主母,现在主母和主上走在了一起,他至今没有丝毫的动作,我觉得不太可能,有些古怪。”

    想到墨宸帝还没有回来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南宫靖越来越觉得,这个苏尘羽有些反常的可以,他也不认为,对方会这么快地放弃他一直以来想要拥有的人。

    所以,此时他的反常,让南宫靖觉得有些古怪。

    “在主上还没有回来的时候,这个苏尘羽就和他的母亲闹翻,就是因为他母亲不同意,他迎娶主母,他们闹了一段时间,如今,主上和主母回来了这么久,他却没有丝毫的动作。”

    “他有找过,被倾倾拒绝了。”墨宸帝想了想,手指轻轻地敲打着床被,几分钟后,对着南宫靖,命令道。

    “你们去调查一下,还有最近倾倾身世的传言,去调查清楚,这件事情,恐怕也和他脱不了关系。”

    “是,属下明白!”

    看着南宫靖走出房间,墨宸帝的眼神变得深邃幽暗,那双星眸犹如浩瀚星空,让人不敢直视,生怕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细微的声音引起了墨宸帝的注意,他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向叶倾芩,见她眼神有些黯淡地看着窗外,心中一阵疼痛。

    “倾倾!”

    叶倾芩像是没有听见对方的叫唤,眼神依然望着窗外,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莫名,看不出她此时心中的想法,墨宸帝见到这样的叶倾芩,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和难以控制的怒意,让他不满地吻向叶倾芩的唇瓣,唇瓣的疼痛让叶倾芩回过神来,眼神中透着一丝疑问。

    “不许伤心!不会有事,我已经让他们寻找了,外婆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你不要想得太多。”墨宸帝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磁性,他轻柔地安抚着叶倾芩的伤心和担忧。

    “……墨,你说,我是不是就是一个……”

    叶倾芩明显的墨宸帝的怒意和伤心,让叶倾芩有些呆愣的看着他。

    “……墨!对不起,对不起……”叶倾芩的声音带着一丝歉意,不停地对着墨宸帝说抱歉。

    此时的她,有些痛恨自己,她只想到了自己的伤心和痛苦,忘记了墨宸帝对她的感情,也会担心和伤心,她说的每一句话,就如拿刀在他的心窝上捅呀。

    墨宸帝轻抚着叶倾芩的背,轻轻地搂着她,给予她安慰和毫无保留的爱意,让叶倾芩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很快地叶倾芩在他的怀中睡着,墨宸帝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默默地守护着她。

    ……

    南宫靖下楼后,发现夜家父母和夜子雨已经离开,眼神闪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他看向站在那里的墨亦,眼神示意一下,走出了客厅,没有留下一句话。

    墨亦看出南宫靖眼中要表达的意思,跟着走了出去,留下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院中的南宫靖和墨亦。

    “有什么发现?”墨亦冷漠地问道,眼睛定定地看着南宫靖,心中对主母身体有些担心。

    叶倾芩身体的问题,他也是知道的,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墨宸帝、南宫靖、墨亦、还有一个就是周子荷,他们因为担心叶倾芩会胡思乱想,只告诉她,她的情况已经解决。

    其实,他们知道,在叶倾芩的体内,一直藏着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有危险,这也是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忙碌的原因。

    周子荷在知道叶倾芩的事情后,就决定要深入那些人之中,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会给外婆带来的危险,以至于让她遇害,这件事情,让墨亦心中有些自责。

    南宫靖看出了墨亦眼中的自责,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淡淡地话中带着一抹劝解,说道。

    “你也不想这样,没有想到那些人会是如此的狠毒,看来,我们要加快脚步,不然,周子荷要是出了问题,我想主母会很痛苦的,而且,还会加剧危险,你也知道,那个问题一直存在。”

    墨亦停顿了下,心中即使明白南宫靖说的有些道理,但还是难以纾解心中的愧疚和自责的情绪,轻言道。

    “主母的问题,还是没有找到解决方法嘛?你也知道,孩子就要生了,如果这样下去,不会有危险嘛?”

    “有了一丝眉目,现在就是等着周子荷那边的消息了,希望她可以拿到药引,不然,治标不治本,你也知道,主母的异能虽然修复,却根本不能使用,一旦使用,不仅对孩子危险很大,就连她自己都会遇到危险,主上,以孩子的原因阻止主母使用异能,这件事情,恐怕隐瞒不了多久了。”

    南宫靖想到自己如今的研究进步,心中有些烦躁,让他都怀疑自己的能力了,使得他最近的心情非常的郁闷。

    墨亦看出南宫靖心情的不好,有些无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他的能力问题,就如主上说的,那个药引才是主要的原因,只有找到那个药引,才能解决主母身上的问题。

    “你也不要想的太多,主上都说了,根本不是你的问题,那是药引的问题,那副药引,根本不是我们现在所能找到的,如果在末世前,或许还有机会,但是,现在……”

    讲到这里,墨亦看了一眼南宫靖有些无奈地叹息,心情有些沉重,有些不爽的感觉,如果等到他抓到对方,一定不会放过对方。

    “我知道,可是,你是知道的,即使我是知道的,但是,每次看见主上那个样子,我都觉得自己的无能,我们这些人,能够出现在主上的身边是多么的不容易,如今——”

    南宫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苦笑,心中有些不爽得郁闷,心情变得有些烦躁,“……呵呵,如今这样,却没有帮到主上的忙,我都开始觉得自己以往学的东西,都成了无用之本了。”

    墨亦听见南宫靖自我嫌弃的话语,心中微微地叹息,有些无奈,他们这些跟随在墨宸帝身边的人,都是以为墨宸帝解决问题为荣,如今,墨宸帝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办法,怎么会满意他们自己的一切,这些他都是明白的,可是,现在不是自我嫌弃的时候,现在需要振作起来,解决问题。

    “好了,抱怨完了,我们还是要好好解决问题,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