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倾芩(归心)凄厉的喊声,让卿少阳停下了讲话,慌张地放下手中的碗筷,向着卿如云的房间走去,让在场的人见了,面面相觑,更是让老林一脸纳闷地看着卿父他们,呆呆地问道。

    “你们确定,你们的小姑娘不是你们的儿媳妇,我怎么看,都觉得很像呀,看看这小子的态度,我可是根本没有见过他对其他人,有过这样的紧张态度。”

    “她是归心姐,所以,哥才担心她!”卿如云见大家,一脸让她说不出来感觉的表情,不由地解释道,她的解释,让大家哭笑不得。

    “傻丫头,你还小,等你长大了,才会明白的,我去看看吧,这个孩子也是可怜,她的家人都不找她嘛,而且,竟然让她出来,这得多狠得心呀!”

    卿母想到叶倾芩(归心)一脸苍白的样子,心中就一阵心疼,有些不高兴归心的父母,让她这样情况下出来,使得卿母对归心的父母,第一感觉就特别的不好。

    卿父见卿母一边心疼地念叨,一边向着卿如云的房间走去,无奈地扬起一丝温柔地笑容,眼中溢满着对妻子的疼爱。

    “你们夫妻给孩子的教育环境,非常的好,让这两个孩子得到了别人得不到的财富,这是金钱都买不到的。”老林见卿如云虽然没有过去,小脸上写满着担心的表情,让老林不由地感慨道。

    “老哥,这恐怕你想错了,这两个孩子平时对人,都永远保持一定的距离,一直是我们夫妻担心的事情,今天看到他们对归心的关心,我们夫妻还一阵吃惊了,只能说,归心能够引发他们心中的那份柔软。”卿父淡淡地话中,带着对孩子的担心与关爱,让老林微微一笑。

    “说明两个孩子和她有缘吧,这两个孩子对自己认可人的真心,实属难得,如今,兄弟之间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够像他们兄妹这样,已经很好了。”

    老林淡淡地声音中带着一抹伤感,好像想起了过往的事情,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感伤起来。

    “老哥?”卿父有些担心地看着老林,心中一阵抱歉。

    “不用想的太多,我没事,丫头,你要想去,就过去看看,你看看你,都不能专心吃饭了。”老林见卿如云脑袋都要埋入碗中,心中一阵无奈地说道。

    “我吃饱了,伯伯,爸爸,我过去看看归心姐。”

    说完,完全不等大人的搭话,就拉开椅子,向着她自己的房间跑去,让卿父和老林见了,心中一阵无奈地摇了摇头。

    “真是难得,这两个孩子,对你们家的新娇客,好像非常的用心呀,真的实属难得见到了,平时,见他们和邻居打招呼,虽然礼貌却让人感觉比较冷漠,如今,这个态度真的让我吃惊,我倒是想去看看。”

    老林见卿少阳和卿如云的态度,心中对归心充满着好奇,不由地放下筷子,想要起身过去瞧瞧。

    卿父见了,连忙阻止,对着老林说道:“老哥,你还是吃过了,在过去吧,那边不用你担心,再说了,你好奇也要等你吃过饭的吧。”

    “我已经饱了,走了,我过去看看,你慢用。”

    老林完全不去理会卿父的阻止,起身向着卿如云的房间走去,被留下的卿父,见放桌上只有他一个人,让他有种索然无味的感觉,也慢慢地站了起来,向着女儿卿如云房间走去。

    ……

    与此同时,在卿如云房间的叶倾芩(归心),躺在床上没有多久,就进入了梦中,她的梦中一直重复这一件事情。

    她在梦中见到一个人,一直在做着残忍地事情,对方的残忍不是对待别人,而是不停地残忍地对待自己,看着那个画面,让归心的心中隐隐作痛,让她有种不能呼吸的感觉。

    当她见到那个人,用一把独特的匕首刺入心脏的时候,归心痛苦地呼喊出来,想要阻止那个人的行动,却还是硬生生地看着那个人的动作,看到那把匕首没入对方的心脏处,让归心痛苦地,不停地哭喊着。

    “不要,不要……”

    归心的凄厉呼喊,让正在客厅吃饭的卿少阳听见,他放下自己的碗筷,走了过来,见到的就是归心闭着眼睛,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最终不停息念叨着。

    “不要,不要……不要,不……”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卿少阳心中一痛,走了过去,紧紧地握住归心的手,不停地安慰着。

    “没事,别怕,我在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不要怕,一定会好……不要伤心,会好的,归心,乖,不怕,都会好的,不要怕……”

    卿少阳的安慰话语,并没有使归心安静下来,睡梦中的归心,一脸痛苦地哭泣着,嘴中不停地唠唠着,声音很轻,很轻,带着一丝浅浅地痛苦,让人听了,心中阵阵的疼痛,不能呼吸的感觉。

    卿少阳见归心依然没有停止哭泣,心中一阵着急,无意中看见归心脖间的项链,鬼使神差地把项链拿了下来,放入归心的手中。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总感觉这样做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也真的如他想象中的一样,当项链放入归心的手中,没有多久的时间,归心安静了下来,让进来有一会儿,站在门边的卿母见了,都觉得一阵惊奇。

    “看来这条项链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呀,少阳,你是怎么知道的?”卿母走进卿少阳,有些纳闷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猜的!”

    卿少阳不冷不热地回答了卿母的话,让卿母无语地翻着白眼,对于这个孩子的少言,已经无力去吐槽了。

    “归心已经安静下来,你要不要去吃点呀,我看你也没有吃多少呀,你先去吃饭,妈妈在这里帮你看着。”卿母对着卿少阳说道。

    “没事,我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妈,你先去吃饭吧,我没事的,你身体不好,要多吃点呀,不用担心我。”卿少阳继续握住归心的手,对着卿母淡淡地说道。

    “妈妈吃好了,不用担心妈妈,要不妈妈把饭菜端来给你吃吧,你也可以继续看着归心呀!”

    卿母依然不放弃劝解,被刚进入房间的卿如云听见,她清脆的声音传入大家的耳中。

    “妈妈,你去吃饭吧,这里有我和哥哥了,没事的,哥哥等会饿的时候,我在给他做点吃的,妈妈你就不要操心了,照顾好自己。”

    “你这两个孩子!”卿母一脸无奈地,轻声低喃道。

    “对呀,妈,小妹说的对,你要好好地照顾好自己,你可是我们家的重点保护对象,你可不能有任何问题呀。”

    卿少阳和卿如云的关心话语,让卿母心中一阵阵暖意和开心,能够拥有两个懂事的孩子,她这个做母亲的,真的感觉非常的幸福和开心,哪个做母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关心她,卿少阳与卿如云的行为,让她感觉到母亲的幸福。

    卿母的思绪很快地被进来的老林的话打断,让她脸上扬起了一抹不好意思,心中微微地羞涩。

    “怎么样?有这样懂事的孩子,是不是很幸福呀!”

    “老林大哥!”卿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让老林脸上一阵轻笑。

    老林笑了笑,走向已经安静下来的归心,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归心的绝美容貌,让老林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这个小镇还有这样绝美的女孩,想到他逃离的那里,都很难见到这样绝美的女孩。

    如今,他却在这里见到如此绝美的女孩,而且,这个女孩身上的气息,让他有些震惊,他总感觉,这股气息让他有些熟悉,却始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老林没有在多想,轻轻地为归心诊断起来,随着他的动作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让一边的卿少阳他们见了,心中一阵担心。

    “老林大哥,归心现在怎么样?你要帮检查清楚呀?这个孩子……”

    卿母的话说到一半被老林打断,他淡淡地话中带着一丝询问道:“这个女孩,你们在哪里见到的,我感觉她好像不是这里的人,而且,这个女孩的身体感觉气息若有若无的,非常的奇怪。”

    说到这里,老林的眉头依然紧紧地蹙紧,没有舒展,他诊断出来的结果,让他心中满腹疑惑,难以得到解释。

    “……她的身体倒是只是些虚弱,没有多大障碍,只是那股气息,让人感觉有些不同,好像又有些危险,说不清楚,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好像关闭了自己的心门,不愿接触任何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