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 第9章 危险?心门钥匙!
    卿如云听见卿母低斥地话语,嘟囔着一会儿,闭上嘴巴,撅起嘴巴,有些不满地转开视线,看得卿母心中一阵无奈。

    “如云呀,他们再怎么样,也是你爸爸的家人,你这个样子,会让爸爸伤心的,你这样……”

    “那他们怎么就不担心爸爸的伤心,还是爸爸的亲人了。”卿如云嘟囔着打断卿母的话。

    “……这,这爸爸他,唉,如云,爸爸他……”

    卿母解释了半天,却始终无法昧着良心,为那些亲戚的行为,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心中也有些气愤那些无情的亲戚,却又不好在孩子面前多说什么。

    “老妹啊,这些事情,孩子不是不知道,有时候,孩子看的比我们这些大人还要清楚,心中更加地明亮,有时候,为了家庭的和美,并不代表着忍气吞声,你们也要为孩子考虑一下。”

    老林对卿家的事情,知道一些情况,微微地对着卿母说出他自己的看法,让卿母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眼睛环视了一下两个孩子,见到卿如云还是一脸不高兴地样子,卿少阳虽然没有讲话,脸色却更加地冷漠,心中有了一丝决定。

    “谢谢老林哥,这事情我会和致和说一下的,我想他会明白,这么多年来,也的确让孩子受苦了,都是我们做父母的错呀。”

    卿母想到以往孩子受到伤害想,心中开始自责起来,让卿如云见了,也顾不上生气,忙说道。

    “妈妈,我们没事,你也不要自责,我说对不对,哥?”

    “嗯,妈,你不用自责,我们是一家人,不会因为这些计较的,只要一家好好地就行。”卿少阳松开了归心的手,让那条项链握于归心手心,看向卿母安慰道。

    “我们出去看看吧,归心已经睡了,林伯伯说了,没有多大问题,也不用太担心了,只是——,那一切,只能慢慢来吧,我们出去吧,爸一个人,肯定应付不来。”

    “走吧!老林大哥,让你见笑了。”

    卿母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老林说道。心中还在想着刚才老林的神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神情会是如此严肃。

    “没事,我和致和就是兄弟,没有什么好见笑的,要不,我就呆在这里,你们一家人处理一下问题。”

    “少阳,小云,你们先去,我有些事情,问下你们林伯伯。”卿母对着前面的两个孩子交待道。

    “好的,妈妈!”卿如云听话地应道。

    “嗯!我和小云先出去了。”卿少阳看了一眼归心,应道,拉着卿如云走了出去。

    “老林大哥,你刚才是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严肃?”卿母但心地问道。

    “唉!”

    老林未语先叹息,让卿母心中七上八下的,心情显得更加地紧张,不由地看着归心,脸上泛起了一丝担心。

    “这个孩子,关闭心门非常的严重,如果不尽快打开,以后再想打开不是容易,他排斥任何人的进入,即使,少阳得到了她少许的信任,好像也是一种机缘,却始终改变不了,她周身越来越若有若无地不稳气息,好像要吞噬一切,这样非常地危险。”

    卿母对于老林说的话,有些一知半解,却也明白,归心会有危险,而且,这种危险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恐怕后果会更加地麻烦。

    “那要如何对待呢?”

    “……不知道!”

    老林有些苦涩地说道,对于这个问题,他是真的有心无力,他是解决不了,这个归心的心门钥匙,不知道是是谁的情况下,永远都不会有打开心门的一天。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解决的方法了嘛?这样下去,归心不就是有危险了嘛?”

    卿母听见老林的回答,有些焦急地对着他低吼道,心情十分地担忧与焦急,让老林心中微微一叹。

    “不是我不想帮,而是,必须找到可以进入她心门的人,才能慢慢地打开的她的心门,不然,她只会永远地封闭自己,永远看不到别人,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中。”

    “这是不是就是医学上说的,自闭症呀?”卿母听了老林的一番解释,脑海中想到了一个知道的想法,念叨出来。

    “不是,自闭症,可以是任何一个人,有耐心地对待,就可以打开他们的世界,但是,归心的不同,只有找到她心中的那把钥匙,才可以打开,或许和她有些联系的人,能够和她有个小小的沟通,只是,始终无法能够让她打开心门。”

    老林的解释让卿母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心情有些沉淀,看向归心的眼神有些同情与怜惜,让老林见了,有些感慨,卿家或许就是因为这份赤诚之心,才会遇见这个不一般的归心吧。

    老林有股强烈的感觉,卿家一家,将会因为这个女孩,有了天翻地覆地变化,使得老林都有些羡慕起卿家人,想到他自己的决定,老林觉得,他能够和卿家认识,或许也是一种机遇的缘分吧。

    ……

    与此同时,在卿父那边。

    卿父刚才因为大家都进入卿如云的房间,自己一个人客厅吃饭,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也跟着站了起来,准备去房间看看,哪知,还没有进入房间,就被大门轰轰的敲门声,惊住。

    他走了过去,打开房门,见到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心中有股不好地预感,动作有些迟缓,让卿父的父母见了,不满地皱起了眉头,语气不悦地说道。

    “老大,怎么回事?敲了这么久的门,都不知道开门,你想累死我和你妈嘛?”卿家老爷子对卿父的开门迟了,非常的不高兴,不由地念叨着对方的不是。

    “对呀,大哥,你不知道你弟妹怀孕呀,站久了对孩子不好,让开,阿娇累了,爸妈,赶紧进去呀!不要累着我媳妇呀!”卿父的弟弟卿晨功,一脸不高兴地对着父母嚷嚷,让卿父见了,微微地皱了眉头,刚想说道一番,就见父亲一脸笑意地哄着。

    “快,你想让阿娇进去休息,我们两老子就不用你管了,快进去吧,不要让我的孙子受罪了。”卿老爷子赶紧催促着卿晨功道,让卿父见了,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看着卿晨功毫无惭愧地扶着林阿娇进屋,他想到了卿母当时怀卿少阳时候的辛苦,以及卿老太太去卿母的一番责难,让卿父心中扬起了一抹惭愧和内疚,心中心疼他的妻子。

    “看着发什么呆,赶紧去做些饭菜给你弟妹吃,她还饿着了,不要饿着我孙子呀!”

    卿老爷子一阵不悦地开口,他的话让卿父一阵不高兴,他冷漠地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

    “爸,少阳也是你的孙子。”

    “你什么态度?我什么时候说少阳不是我的孙子,怎么?现在翅膀硬了,都知道和自己的父亲顶嘴了,现在嫌弃起我了,是不是?”卿老爷子对着卿父就是一阵痛骂,让卿父心中有些失望。

    这么多年来,为了家庭,为了父母,弟弟,妹妹他们,他一直都在委屈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得到的结果,就是如今这样的一幕,让卿父的心中有些失望。

    想到以往孩子的委屈,妻子的委曲求全,得到的却是如此对待,让卿父的心中有些自责和懊悔,让他的心情产生了变化。

    “让你媳妇,赶紧给你弟妹做些吃的,还站着干嘛,没有看见吗?”卿老太太见卿父一直站在那里,十分地不开心,不由地怒道,还不停地嘴中骂着卿母。

    “就是知道,那个女人是个懒女人,弟妹来了,也不知道出来迎接下,不知道阿娇怀孕呀,不知道怀孕的女人不能挨饿嘛,心肠真的是狠毒呀,……真是个没用的女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