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自从,卿老爷子他们那次来过以后,拿到他们满意的结果后,第二天,他们签订了合同,公证了关系断绝后的事情,就没有再见他们出现在卿父这边。

    因为这件事情,卿父这一个月的时间,显得有些伤感和落寞,即使有了妻子卿母和孩子的安慰,他的心情还是显得低落,大家选择默默地地陪伴着。

    今天,卿父和往常一样准备上班,卿少阳因为这件事情,现在是早出晚归,为了凑齐这三十万,卿家是全部的忙碌起来,希望能够一年内,把钱能够凑齐。

    就在卿父准备走出房子后,门外传来激烈的‘砰砰’敲门声,让卿父微微地蹙紧眉头,心头莫名地,泛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总感觉有不好地事情发生。

    卿母见丈夫一直呆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去开门的打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静静地向着门外走去,打开房门,见到门外的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你们有什么事情?”卿母轻柔地声音,噙着一抹疑惑地惊讶。

    “蜜儿,怎么呢?”卿父回过神来,听见妻子水天密站在门前,心中有些纳闷地询问道。

    卿母默默地转开身子,让卿父看见外面的人,当卿父见到外面站着的人,瞳孔猛地一缩,定定地看着他们,心中期盼着一丝希望。

    “晨功,你们过来是什么事情?”

    卿父的询问,让辰母的目光转向他,眼中带着一丝无奈的情绪,让卿父有些心虚地转开视线,不敢直视卿母的眼光,让卿母的眼神微微地露出一丝失望。

    “我还能干嘛,当然是代替我爸过来,问问你们的钱,到底是什么时候还的,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记得快点还了,当初我们去签约的时候可是说好的,要一年内还不起,可是有利息的。”卿晨功看着卿父,眼中露出一丝嘲讽,嘴角冷冷一笑。

    “卿致和,你不会以为,我过来和你谈兄弟感情的吧,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们已经断绝关系,而且,还是爸提出,你认为他会收回自己的话,打自己的脸嘛。你真的是可笑!”

    对方毫不掩饰,他对卿父的嘲讽与瞧不起,眼中露出残酷地讥讽,让卿父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彻底地破灭,身子不由地晃动了一下,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情况。

    卿父备受打击的样子,让卿母心中一阵心疼,却强忍着心中的不舍,没有再去搀扶丈夫,丈夫刚才的行为,让她有些失望,她不想让丈夫再报有任何的希望,即使,明知道这样痛苦,还是想要他明白。

    卿母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只是过来警告一番,绝对有其他的事情,等着他们,只是,卿母不会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难以相信,也让她对丈夫产生了一丝怨恨和失望。

    “你到底过来干嘛?”终究是心疼自己的丈夫,卿母冷冷地问道,让卿晨功眼中闪过一丝怒意,稍纵即逝。

    卿晨功眼神一闪,看向卿母的眼神显得有些怪异,他转开视线,看向卿父的眼中带着一抹嘲弄,让卿父心中的不安更深。

    “卿致和,你不会忘记了吧,这套房子是老爸的,他现在让我把这套房子要回去,这下该明白了吧?”卿晨功不去理会,卿母因他话语,露出的惊讶表情,嘲讽地看着卿父。

    “你胡说八道什么?这套房子,是我们夫妻的房子,怎么会是你爸的房子,你们卿家想钱想疯了。”卿母冷言地嘲讽着门外的卿晨功,让对方冷冷一笑,讥讽道。

    “看来你还真的不知道,你说,你真的可悲呀,嫁给这个男人,全心为了他,他却从来没有给你说实话吧,这个房子在你们结婚不久,他就过户到我爸的名下,我当时还在纳闷,你怎么会签名同意,把房子过户到老爸名下,原来还是不知道呀。呵呵,卿致和,你还真的让人感到可悲呀。”

    卿晨功的话,让卿母彻底地呆愣在原地,心中那股扬起了一副凄凉的悲哀,看向卿父的眼中,充满着痛心与哀痛。

    “卿致和,你……”

    卿母痛心地看着卿父,眼中透着一丝冷漠,就连一边的卿如云见了,眼中都露出了一丝不满,看向卿父的眼中,带着一丝不悦和埋怨,她担忧地看着卿母,道。

    “妈妈,妈妈,别伤心,你还有我和哥哥,我们在。”

    卿如云直接无视卿父语欲言又止的眼神,扶着卿母进入客厅,无视其他人的存在,一脸担忧地看着卿母,心中对卿父充满着怨恨和不谅解。

    “妈妈,别伤心,不要动气,不要哭……”

    卿如云安慰的话,传入到卿父的耳中,让他心中充满着懊悔和悔恨,看向卿晨功的目光中带着冷厉地冷光,却丝毫影响不到对方。

    只见,卿晨功冷冷地瞥视了对方,嘴角勾起一丝嘲讽,道:“卿致和,不要怪别人,自己的女人,自己都保护不了,你怪谁呀。”

    卿晨功同情地看了一眼客厅中的卿母,心中泛起了一丝嘲弄,其实,他蛮瞧不起这个哥哥卿致和,竟然瞒着妻子,作出这样的事情,让他都为对方感到不值得。

    “你把这些东西给了老爸,这难道还怪他嘛,是你自己骗了你的妻子,我只是帮忙传话,老爸让你们赶紧搬走,不然,就不要怪我这些兄弟不客气了,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所以,你还怕丢失老婆,最后还是丢失了,因为这些是你自找的。”

    卿父默默地听着他说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后悔,卿晨功说的没有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怪不了别人。

    “你回去告诉他,我不会给他的,想要的话,那么,最后那笔钱,他别想从我这边得到一分钱,让他赶紧把我的房子给我,不然,一分钱别指望我给他,他竟然不怕丢人,我会让他知道,被他逼入绝路的后果。”

    卿父对着门外的卿晨功冷冷地警告道,声音中带着前所未有地冷厉与寒意,让卿晨功眼神微微一闪。

    “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说完,也不管对方的回应,狠狠地把门关了起来,‘砰’的一声,这声响声渗入卿母的心中,让她那颗冰凉的心,冷如寒冰,痛彻她的全身。

    “我们离婚吧!”

    卿母冷漠地声音,透心凉地渗入卿父的心里,让他震惊地看着卿母,脸上露出了一丝慌张,看向卿母冷漠的眼中带着一丝慌乱。

    “蜜儿,我……”

    卿母无视他的叫唤,目光看向前方,声音显得有些缥缈,低低地低喃着。

    “和你一起辛苦,我一点都不怕,本来就是因为我是孤儿,让你的父母不喜欢我,我也认了,可是——”

    卿母的眼中露出一丝痛心,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地弧度,微微地淡笑,道:“我无法忍受的,是你的欺骗,我那么信任你,你是如何回应我的,卿致和,我真的对你很失望,我们还是离婚吧,孩子,我会让他们选择和谁一起,我不强求。”

    “我不会离婚的,蜜儿,我知道错了,我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的,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卿父焦急地对着卿母恳求着,脸上带着悔恨的神情。

    “呵呵——”卿母冷冷地一笑,眼中泛起了一丝泪光,脑海中想到以往的情景,心就更加地疼痛。

    “卿致和,还记得,我生下如云那时候,你做了什么嘛,那时候,因为对你的感情和对孩子的舍不得,我忍了下来,这么多年为了孩子,我一直都在忍着,为了我们这个家庭,我忍了,可是,你回敬我的是什么,你瞒着我,把房子给了你父亲,呵呵——”

    卿母的质问的声音,在此时变得尖锐起来,让心情不好地卿父,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悦和埋怨,声音显得有些烦躁,道。

    “我只是想孝顺一下,我的父母,这难道也是有错的嘛,而且,只有这个样子,他们才会让我们在一起,不然,他们会逼着我和你离婚,难道这个是你想要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