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翌日,澜朵朵是被累醒的。

    没错,是累醒的。她就这么睡着,连意识里都是一阵阵沉重的疲惫。

    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君越的大床上,喏大的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她不是和沐沐在维多利亚酒吧吗,怎么回来了?

    是君越找她回来的吗?

    醉酒的后果就是,脑袋一阵一阵的胀痛,澜朵朵以手撑着脑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慢慢坐起来。

    可她就这么一动,身体上,那熟悉的酸疼感顿时袭遍了她的全身,身上原本就还有未消散的青紫,现在又多了一些。

    到底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孩了,澜朵朵只是呆滞了几秒钟,便明白过来,她一定是又和君越做羞羞的事情了。

    只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只要一去想,头就疼得厉害。

    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澜朵朵朝门口看去,来的不是君越,也不是黎沐沐,而是小兰。

    “澜小姐你醒了。”

    “君越呢?”

    她知道自己昨晚一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是脑袋断片儿了,实在是想不起来。

    “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在楼下,只是大少爷的心情……不是很好。”

    说到最后面的四个字时,小兰不禁放低了声音。

    澜朵朵的心“咯噔”一下,君越生气了?因为她逃学,去酒吧,所以不高兴了?

    “快,我要起来。”

    强忍着身上的酸疼,澜朵朵撑着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赶紧从床上爬起来。

    小兰帮她洗漱换衣服后,她赶紧往楼下跑,速度快得小兰都追不上。

    此时的小兰心里很郁闷,澜小姐就是个怪人,之前走路都困难,现在却健步如飞,她追都追不上。

    君越和君煜正坐在大厅沙发上,君煜耸拉着脑袋,一直不敢说话。

    澜朵朵蹬着小脚丫蹭蹭蹭的跑下螺旋楼梯。

    然而,路,不是都这么一帆风顺的。

    就在澜朵朵离君越的位置还有几步远时,她的左脚绊到了自己的右脚,再次光荣的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澜朵朵这会儿是头疼,身体疼,手心蹭到了地板也疼,总之就是哪哪都疼。

    “君越,我摔了……”

    澜朵朵趴在地板上,两只小爪子朝君越挥舞着,可怜巴巴的模样,甚是惹人怜爱。

    君煜咬着唇,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这个大嫂实在是太软糯了,和昨晚那个妖娆万千的女人,差别简直不要太大。

    这反差萌,也是妥妥的撩人啊。

    要不是他这个冰块脸大哥在这里,他估计这会儿已经笑得在沙发上打滚了。

    君越面无表情,对澜朵朵的“深情”召唤充耳不闻,仿佛打定了主意,就是想要这么晾着她一样。

    “君越,我摔疼了,呜呜呜……”

    某条鱼儿扁了扁嘴,啜啜泣泣的哭了起来。

    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就好像君越不要她了一样。

    就见坐在沙发上的君越,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慢慢起身,至趴在地上假哭的澜朵朵面前,“起来吧。”

    君越在她面前蹲下身子,朝她伸出了双手,澜朵朵得逞的笑了,猛地扑进君越的怀里。

    冲力之大,差点没把君越给撞到了。

    就知道这招对君越最有效了。

    君煜和后面赶到的小兰默默撇过脸,表示不想看他们。

    要做一只有志气的汪,拒绝狗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