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嘭!”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火光冲天。

    罗舒只来得及感受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死了吗?为什么我还能感觉得到痛?罗舒皱着眉,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只见眼前是一片黑漆漆的房顶,房顶中央的木梁上挂着一只白炽灯,电线连着房梁处的地方,一张大大的蜘蛛网正挂在那里,一只灰黑色的八脚蜘蛛安静的趴在蜘蛛网上,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红砖砌成的墙上,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已经变得坑坑洼洼,斑驳一片。

    一旁那张破旧的五斗橱上,放着一只白色的搪瓷杯,杯上用红字写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

    “这是哪里…”罗舒忍着头痛坐了起来。她记得自己正陪着首长去参加外交国际会议,刚刚坐上车子没多久,就听到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想到首长,罗舒的心中一阵酸楚。从第一次她跟着父亲去拜访首长的那时起,她就被首长冷然孤傲的气势给折服了,从此她的芳心就只为他而悸动。

    为了更加靠近他,她辞去了医院主任医师的工作,央求爷爷将她调到了首长的身边,做他的私人医生。对她来说,只要能够每天看到他,就是最幸福的事。

    她爱他,无数次她都忍不住想要向他表白自己的心意,可是无数次她都退缩了。因为她知道,在他的眼中,她只是他的私人医生,他的晚辈。

    当爆炸响起的那一刻,她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说出自己对他的心意。现在自己没死,他应该也不会有事,等这次她回去,一定要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他。哪怕他会因此生她的气,她也不想再留下遗憾了。

    “死丫头!你到底赖到啥时候?还不快给老娘滚下来干活!”一道尖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罗舒转头望去,只见一名穿着灰衣布裤,后脑盘着一个发髻的中年妇女正一脸不耐的走进来。

    见罗舒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王丽英心中的怒火蹭蹭的上升,“老娘的话你没听到吗?赶紧给老娘滚下来!”

    罗舒皱了皱眉,“你是谁?”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心中有着一丝疑惑。照理说她现在应该还在米国,而这里明显的就是华夏。就算爆炸也不可能将她炸到华夏来,而且华夏应该也没有这么落后的地方。

    王丽英愣了一下,随即大声骂道:“你这个懒货,别给老娘找借口偷懒,赶紧的,不然老娘今天就打死你。”说话间,她已经走上前,伸手打向了罗舒。这些年她打罗舒三姐弟已经打习惯了,要是哪天不动手,还真的有些手痒。

    罗舒眼眸微微眯了眯,侧身躲过了王丽英打来的手。现在她的头很痛,身体也没有力,不过这么多年在父亲和哥哥的训练下,也不是白混的。

    看到罗舒竟然躲开了自己的手,王丽英心中的怒火就更甚了,“你这个死丫头!竟然还敢躲开,翅膀长硬了是不是?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小贱x。”

    一把抓住王丽英挥来的手,罗舒冷冷地看着王丽英,“你再敢打一下,我就捏断你的手。”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无理取闹的人。

    对上罗舒冰冷的眼神,王丽英不由的打了个寒颤。这死丫头今天怎么有些不一样啊?

    她哪里知道,面前的罗舒早已经换了芯子,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她打骂的罗舒了。再加上现在的这个罗舒家世不凡,以及她一直跟在首长身旁的原因,身上的气势早已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了。

    “你放手,不然我就去告诉你爹,看他会不会打断你的腿。”王丽英心中虽然有些发憷,不过想到罗建森,就又有了一分底气。这死丫头可是最怕她爹的,只要她爹一句话,保准这死丫头乖乖的听话。

    “爹?”罗舒听到这个陌生的词,整个人都愣住了。从她醒来,似乎一切都透着诡异。想起那场爆炸,再看看四周,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她的心中形成。莫非她遇到了传说中的穿越?

    看到罗舒木然的样子,王丽英心中不禁有些得意,“死丫头!你赶紧给我放手,不然我现在就去叫你爹。”王丽英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只是任凭她怎么用力,手还是牢牢的被罗舒抓着。这死丫头的手劲还真大,抓的她的手都痛死了。

    罗舒回过神,甩开王丽英的手,从床上爬了下来。她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弄清楚自己在哪里。

    王丽英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红痕,气得咬了咬牙,快走两步,伸手向着罗舒的后背推去。

    罗舒正想着事情,根本没想到王丽英会推自己,整个人踉跄的向前冲了几步,一个前扑,“砰!”脑袋不偏不倚的磕在了地上。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罗舒的额头直接传入了她的脑中,同一时间,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也快速的涌入了她的脑海。此时罗舒才知道自己是真的穿了,她来到了一九八零年,云北省一个叫做罗家村的地方。

    原主的名字和她一样也叫罗舒,今年十七岁,因为是家中的老大,再加上是女孩子的缘故,所以她并没有上过学。不过在这个时代的农村,这也是十分正常的。

    原主的父亲叫罗建森,那个推她的妇女是她的后妈王丽英。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以及后妈带来的两个拖油瓶姐姐。

    原主父亲还没有娶王丽英的时候,原主三姐弟的生活虽然苦,但是至少和别家的孩子没有多大的区别,毕竟现在这个年代的孩子都差不多,能吃饱已经算是非常幸福的了。

    自从罗建森再娶后,原主三姐弟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每天不但有干不完的活,就连吃也是有了上顿没有下顿,很多时候都是吃王丽英母女三人吃剩下的。就算是病了,也必须要把活先干完,不然等待他们的就是一顿毒打。

    “姐!”一名十五六岁,面黄肌瘦的小女孩快步跑到了罗舒的身旁,将她扶了起来,焦急的问道:“姐,你怎么样?”

    “没事。”罗舒知道来人是原主的妹妹罗珊,比她要小两岁。

    伸手摸向自己的额头,那里虽然没破,不过也肿起了一个大包,冷冷地扫向不远处的王丽英,“你推我的?!”

    对上罗舒冰冷的眼神,王丽英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我…我啥时候推你了?明明是你自己绊倒的,关我啥事?”这个死丫头今天怎么这么邪乎?难道发烧还会让人性格大变不成?

    “姐,我扶你进去躺着吧,你还烧着呢。”罗珊摸到罗舒的手还有些烫。而且她也怕姐真的和王丽英闹起来。

    罗舒摇了摇头,抽回自己的手,缓步向着王丽英走去。她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帮原主出气也是应该的。从现在起,她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包子罗舒了。

    “你…你想干什么?要造反吗?”王丽英咽了咽口水,再次向后退了几步。

    “姐!”罗珊上前拉住罗舒。姐她现在还病着,万一真的和王丽英起了冲突,她肯定是会吃亏的。

    “小珊,去一旁看着,姐不会有事的。”罗舒淡声说道。

    “可是…”罗珊还想要劝,看到罗舒的冷然表情后,点了点头走到了一旁,心中有些惴惴不安。王丽英可是村里出了名的悍妇,要是姐被打了该怎么办呀?

    想到这里,罗珊悄悄的向前走了几步。要是王丽英动手,她就过去替姐受着,反正自己被王丽英打惯了,打几下也没啥。

    罗舒走到王丽英面前,扫了一眼她的双手,“哪只手推的?”

    “我啥时候推你了?你可别胡说。”要是过去她就直接动手了,可是今天她竟然有些不敢动手。这个死丫头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

    罗舒不屑的勾唇一笑,“我之前就说过,你要是再动手,我就将你的手捏断。”

    “你…你敢!现在我就去找你爹来,你这大逆不道的畜…啊~”王丽英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咔嚓!’一声脆响,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她的右手传来。罗舒竟然真的敢捏断她的手。

    “姐!”罗珊震惊的捂住了嘴巴,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是真的。

    王丽英痛苦的大叫着,看着罗舒的眼中充满了惊恐,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双重的剧痛让王丽英痛的冷汗直冒,“救命啊…我的手被罗舒捏断了…大家快来救救我啊…”心中她是真的怕了。

    两名二十几岁的女子从东屋跑了出来,看到王丽英一脸痛苦的坐在地上,连忙扔掉手中的瓜子,跑了过去,“娘,你咋了?”刚刚她们在屋里就听到了动静,这种戏码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反正最后挨打的总归是罗舒他们三姐弟,所以她们也乐得看戏,没想到这次吃亏的竟然会是她们娘。

    “我的手被罗舒捏断了…你们快送我去村卫生所…”王丽英早已痛的脸色惨白,说话都有些哆哆嗦嗦的,要不是心里憋着一口气,早就痛晕过去了。她现在只想早一点去治自己的手,至于罗舒那个死丫头,等罗建森回来了,再教训也不迟,到时她一定要让罗建森捏断罗舒的两只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