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时罗家的门外,也早已围了很多过来看热闹的村民,对于罗家的事,众人早就见怪不怪了。不过看到这次吃亏的不是罗舒姐弟,而是王丽英时,都不禁有些诧异。

    “这是咋回事呀?王丽英这老娘们竟然也会吃亏,还真是头一回见呢。”

    “我刚刚听王丽英喊,她的手是被罗舒捏断的。”

    “这咋可能?罗舒那丫头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她那温吞水的性子,咋可能会捏断王丽英的手?肯定是王丽英自己摔断了赖在罗舒头上的。”

    “是啊,王丽英那娘们可不是省油的灯,谁还欺负得了她呀?这罗家三姐弟还真是命苦呐!”

    罗大丫和罗二丫听到王丽英的话,也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娘既然这么说了,就算不是罗舒动的手,肯定也和她脱不开关系。

    “你这个小贱x,竟敢打我娘,今天我非好好的教训你不可。”罗大丫撩起袖子,露出了她黑壮的胳膊。论力气,她绝对要比罗舒大的多。

    罗舒双手环胸,冷笑着看着罗大丫,“那就来啊,正好跟你娘一起做个伴。”

    “大丫…娘快要痛死了…我们快去卫生所…”王丽英可不认为罗舒是在吓唬大丫。今天的这个罗舒邪乎的很,她可不想再让大丫去招惹她了。

    罗大丫正想冲上去教训罗舒,听到王丽英的话,对着罗舒“呸!”了一声,“你给我等着!”说完,她转身和罗二丫一起,扶着哼哼唧唧的王丽英向着卫生所走去。

    看到这一幕,看热闹的村民就更加惊讶了。

    “咋不对劲呢?王丽英这娘们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估计这次手伤的不轻,真是活该!”

    “是啊,常言道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自从罗建森娶了王丽英这娘们后,这罗家的三个孩子过的都是啥日子啊?可怜呐!”

    “哎!不说了,大家都散了吧。”

    他们虽然同情罗家三姐弟,但是他们最多也只能偶尔给罗家三姐弟一些吃的,毕竟现在谁家也不宽裕。

    “姐,你真的没事吗?”罗珊上下打量着罗舒。到现在她还有些不敢接受刚刚发生的事。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竟然那么轻松的就捏断了王丽英的手。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就是头有些疼,我进去躺会儿。”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处的年代,接下来也该好好的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一下了。

    如果这里真的是她所处的那个华夏的一九八零年,那么首长也应该在这里,现在的他还很年轻。如果他真的在这里,她绝对会找到他,这次她绝对不会再放手。前世他一辈子都没有娶妻,这辈子她绝对不会再让他孤单的过一辈子了。

    “那我就在门口洗衣服,姐,你有事就叫我。”罗珊走到一旁,将装有脏衣服的木盆端到门口,坐在小板凳上洗起了衣服。

    罗舒笑着点了一下头,走进房间,在床边坐了下来,她撩起右边的袖子,看向手腕处,只见那里有着一朵梅花状的红色胎记,唇边扬起一抹开心地笑容。它果然也跟着她一起过来了。

    这朵梅花状的红色胎记并不是真正的胎记,而是她的随身空间。在这空间里,有着他们罗家无数年来的积累。

    他们罗家世代为医,传说在他们罗家的祖上,曾有一名祖先是‘医祖’扁鹊的弟子。一日扁鹊外出听道,回来时,便送了每位弟子一朵梅花。那朵梅花,经久不衰,不朽不腐。

    罗家祖先在无意间发现,那朵梅花竟然是一个空间,于是便在空间中种下了很多的药草。

    就这样,梅花空间被一代代的传承了下来,不过每一代罗家的传人中,只有一人会与梅花空间有缘。也只有那人才能契约梅花空间。而她正好就是罗家这一代梅花空间的传人。

    闭上双眼,意念一动,罗舒的意识就进入了梅花空间。空间种着各种稀有的药草,人参、灵芝、何首乌、冬虫夏草多不胜数。年代最久的药草,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年份了。

    罗舒走到药田旁的一汪泉池前,用双手捧起泉水喝了一口,泉水清甜爽口,顿时让她浑身都轻松了起来,连头疼也立马消失了。

    这一汪泉池是由梅花空间的精华凝聚而成的,每天只能凝聚出三滴精华。所以这一汪泉池,也是他们罗家经过无数年的积累,才有了现在的模样。

    “砰!”罗舒耳边传来了一声巨响。

    罗舒睁开双眼,只见一名身材高壮,满脸凶相的中年男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跟在他身后的罗珊满脸泪痕,脸上还有着一个红肿的巴掌印,明显的就是挨了打。

    “你这个赔钱货,连你娘都敢打,你吃了豹子胆想要造反是不是?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罗建森狠戾的盯着罗舒,手向着罗舒的衣领抓去,想要将她从床上拽下来。

    他刚刚下班,听到有人正在谈论他们家的事,于是就停下来问了几句。知道王丽英被罗舒捏断了手,他简直不敢相信。回来后,问罗珊那个死丫头也是支支吾吾的。

    罗舒哪会被罗建森抓住,躲开他手的同时,一脚踢向了他的肚子。

    “唔!”罗建森闷哼一声,倒退了好几步。

    他愣愣的看着罗舒,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这个赔钱货是中邪了吗?连他都敢踢?

    罗珊再一次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到了。姐不会是发烧发傻了吧?那可是她们的爹呀。

    罗舒走下床,缓步走到罗建森的面前,冷笑着看着他,“以后你再敢对我们动手,我就废了你!”喝了泉水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以她从前学习的那些招式,要对付罗建森绰绰有余。她一个军医,若是连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爷爷怎么可能会同意将她调到首长的身边。

    罗建森心中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他快步跑到一旁,操起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棍,就向着罗舒打了过去,“你这个贱x,赔钱货,老子今天就打死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