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爹不要啊!姐她还病着呢。姐,你快跟爹道歉啊!”罗珊焦急的上前抱住罗建森的手臂,却被罗建森一甩,摔了出去。

    罗舒身体一侧,躲开木棍的同时,抬手抓住了罗建森握着木棍的手,一使巧劲,木棍就到了她的手中,在罗建森惊讶的目光下,她一挥棍子,打向了他的手臂。

    “咔嚓!”骨裂的声音伴随着罗建森的惨叫响起。

    罗舒将木棍扔向一旁,冷声警告道:“这是最后一次!”

    “你…你给我滚…”罗建森痛苦的抱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目光森冷的盯着罗舒。

    罗舒嘲讽的勾唇,看向还坐在地上的罗珊,“小珊,一起走吗?”

    罗珊看了看罗建森,又看向罗舒,犹豫的咬着唇。

    王丽英母女三人正好走进院子,听到了罗建森的吼声,三人笑着对视了一眼,快步向着罗舒的房间走去。今天她们非让罗建森打死罗舒那个死丫头不可。

    “老罗,你可回来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这个死丫头…老罗你的手怎么也?”王丽英哭喊着走进房间,看到罗建森胳膊上的红肿,顿时愣住了。罗舒怎么连她爹也打啊?她疯了吗?

    回过神,王丽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声的嚎了起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真是命苦啊!嫁到罗家任劳任怨了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守寡一辈子呢,省的被人这样欺负…”今天她就是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罗舒的恶行,让她以后在村子里抬不起头。

    罗大丫和罗二丫对视一眼,眼中都有着一丝得意的笑容。最好老头子把罗舒三姐弟都赶出去,那样罗家的这些家产就都是她们的了。

    “爹,我们陪你去卫生所吧,你的手要快些看,要是落下了毛病就不好了。”罗大丫讨好的说道。

    罗建森赤红着双眼,阴鸷的瞪着罗舒,恨不得能将罗舒给撕了,“滚!你给我滚出去!”

    罗舒看了一眼罗珊,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口走去。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选择,她罗舒不会去勉强任何人。

    “姐!”罗珊上前拉住罗舒的袖子,有些害怕的看了罗建森一眼,怯怯的开口道:“姐,我跟你一起走。”虽然她不想离开这个家,可是她实在不放心姐一个人出去。等过几天爹气消了,她再和姐一起回来向爹道歉。

    罗舒扬唇,“姐不会让你受苦的,走吧!”

    “嗯!”罗珊点了点头,再次看了罗建森一眼,跟上了罗舒的脚步。

    “滚了就不要再回来,不然老子就打断你们的狗腿。”罗建森愤怒地大吼道。赔钱货就是赔钱货,等他的手好了,就将罗舒这个死丫头卖出去。隔壁柳树村的二傻子家,可是一直都在打听有没有年轻的姑娘,听说聘礼可不少有二百块呢。本来王丽英跟他提的时候他还有些犹豫,现在他已经打定主意了,到时他收了聘礼,就让二傻子家将罗舒那个赔钱货拉走,免得他看着碍眼。

    “建森,你可不能让她们走啊,不然村里人肯定会说我这个后娘容不下她们的。”王丽英连忙哭着劝道。她可是瞒着罗建森收了二傻子家的一百块定钱,要是罗舒走了,她要怎么向二傻子家交代啊?

    “建森啊,这是咋了呀?”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名面容沧桑的老者走了进来,正好挡住了正要出门的罗舒和罗珊。他是罗建民,是罗家村的村长,也是罗建森的大哥,在罗家村十分的有威望。

    “这个不孝女打断了我的手,大哥,你这次别劝,我一定要将她赶出去。”罗建森越想越是生气。要是这次不给罗舒这个赔钱货一个教训,她还真当他这个爹是摆设。等她在外面吃了苦,过几天准哭着求着要回来。到时看他怎么对付她?

    看到罗建森红肿的胳膊,罗建民皱了皱眉,看向罗舒道:“罗舒啊,不是大伯说你,你爹毕竟是你爹,你怎么能对他动手呢?快跟你爹道个歉,陪你爹去卫生所看看手。”他刚刚在家里就听自家的婆娘说,罗舒打断了王丽英的手,开始他还不相信,现在他没有任何怀疑了。只是罗舒这丫头啥时候变得这么强悍了?

    “大伯,你别劝了,我今天是不会道歉的。”罗舒淡声说道。若不是看在罗建民平时对原主还不错份上,她根本就不会与他多话。

    “大哥,你都看到了吧?你别管她,让她滚!”罗建森咬牙切齿的说道。要不是自己的手伤了,他一定上去揍死这个赔钱货。

    罗建民也没有想到罗舒会这么倔,叹了一口气道:“建森啊,你先去卫生所看手,让我好好的跟罗舒谈一谈。”毕竟是自己的侄女,他怎么可能看着她被赶出家门?

    “那就拜托大哥了。”罗建森还没有说话,王丽英就已经抢先开口道。罗舒这丫头可是值两百块呢,她可不能让她跑了。

    罗大丫和罗二丫有些诧异的看着王丽英。娘是疯了吗?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把罗舒她们赶出去?

    罗舒扫了王丽英一眼。她可以肯定,王丽英绝对不会这么好心。在原主的记忆中,王丽英母女可是巴不得将他们三姐弟赶出去,好将罗家的家产据为己有。

    待到罗建森去了卫生所,罗建民遣散了看热闹的村民后,就将罗舒俩姐妹带回了自己家。

    等到罗舒和罗珊在板凳上坐下,罗建民开口道:“大伯也知道这些年你们受了委屈,可是你爹他也不容易啊,你们娘死的早,你爹他辛辛苦苦的在外面工作也是为了你们,你们要体谅他一些。罗舒,大伯劝你一句,你不要再跟你爹闹脾气了,等你爹从卫生所回来,好好的去跟你爹陪个不是,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你大伯说的没错!父女哪有隔夜仇啊?听大伯和大伯母一句,回去跟你爹道个歉。”大伯母何玉娟也在一旁劝道。

    “姐!”罗珊看向罗舒。其实她也觉得大伯和大伯母的话很有道理。

    罗舒站起身,对着罗建民夫妇鞠了一躬,“谢谢大伯和大伯母这些年的照顾,这件事我的心意已决。”

    说完,她抬步向着门口走去。若是她真的回去道歉,等待她的绝对是一顿毒打。她又不是以前那个罗舒,怎么会那么傻?而且那王丽英指不定在打什么坏主意呢,她才不会回去自投罗网。

    “姐,你等等我。”罗珊连忙跟上罗舒。在这个世上,姐和弟弟是她最重要的人,姐现在还生着病,她就算再舍不得离开家,也不能让姐一个人出去受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