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请问那些猴子的生肖邮票,你这里有多少套?”走回窗口,罗舒问道。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我这里还有一百套左右,小姑娘,你想要买几套?”这小姑娘虽然穿的不错,不过现在这个年代,谁会将钱花在这些没用的东西上呢?寄信贴邮票,那是没有办法。

    “我很喜欢那些邮票,可以全部卖给我吗?”罗舒自然不会在乎那些钱。一套邮票80枚,每一枚8分,如果是一百套,也就只有640元。而且这些邮票一旦买下来,将来的价值不可估量。

    “什么?!”工作人员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罗舒。她没听错吧?

    “我想把那些生肖邮票都买下来,可以吗?”罗舒摸了摸鼻子,再次问了一遍。她也明白自己的话有些吓人,毕竟这个年代连吃饭都成问题,又有谁会拿那么多钱来集邮呢?

    工作人员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缓缓道:“小姑娘,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她觉得这小姑娘肯定是在开玩笑,那些邮票又不能吃,买那么多回家干什么?就算寄信,也不需要那么多吧。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想买。”罗舒笑了笑,一脸认真的说道。如果对方知道猴票将来的价值,估计借了钱都会买吧。

    “那好吧,你等一下,我先把那些邮票整理出来。”见罗舒如此认真,工作人员也就不再怀疑了。只是心中依然很是激动,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真的很不可思议。这小姑娘不知是哪家的孩子,她父母知道她要买了这么多邮票,不知道会不会气疯?

    将邮票钱付清,办理完邮寄手续后,罗舒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走出了邮局。今天可是大收获,她虽然不缺钱,但是谁又会嫌钱多呢?

    李春花回到村里,就直接来到了罗建森家,将自己遇到罗舒的事告诉了罗大丫两姐妹。

    “你说啥?罗舒不但穿了新衣服,还买了肉吃?春花,你骗我们的吧?”罗大丫和罗二丫不敢相信的看着李春花。她们自从过年的时候吃了肉,到现在还没尝过肉味呢。罗舒那死丫头怎么可能有钱买得起肉?而且还买了新衣服。

    “我亲眼看到的,而且我还和罗舒说了话呢。要不是我娘急着上茅房,我就跟过去了。”现在想想,李春花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不可能,罗舒那死丫头怎么会有钱?”虽然李春花说的信誓旦旦,但是罗二丫还是无法相信。春花肯定是认错人了。

    “等等!”罗大丫突然想到,昨天她在街上看到了一个背影很像罗舒的人。难道她没有认错人,那个人真的是罗舒?

    “姐,咋了?”罗二丫有些诧异的看着罗大丫。

    “我昨天好像看到罗舒了,只是她穿着新衣服,我没敢认。”罗大丫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你在哪里遇到她的?”罗二丫闻言,焦急的问道。

    “就在镇上,我对那里不熟,要去了才知道在哪里。”当时她只顾着看街道两旁的美食了,哪记得那是哪里啊?

    “姐,我们快去告诉娘。罗舒那死丫头过的那么逍遥,肯定是偷了家里的钱。”罗二丫肯定的说道。娘可是已经跟二傻子家说好了,只要有罗舒的消息,就告诉二傻子家,让他们亲自去将人带走。

    “好!我们现在去公队找娘。”罗大丫点头答应道。凭什么罗舒可以穿新衣服,吃肉,她就不让那个死丫头过好日子。

    王丽英受伤的手吊在胸前,另一只手正在利落的整理着菜秧。队长知道她的手受了伤,所以特意给她指派了简单一些的活计。

    看到罗大丫和罗二丫过来,王丽英有些惊讶,“大丫,二丫,你们怎么来了?”

    “娘,我们有罗舒他们的消息了。”罗二丫跑上前,在王丽英耳边说道。

    王丽英闻言一喜,连忙问道:“他们在哪里?”等一下她就去二傻子家,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在镇上,今天春花跟她娘去镇上卖菜的时候,遇到了罗舒。罗舒不仅买了新衣服,还买了好多肉呢。娘,家里的钱是不是给罗舒偷了呀?”罗二丫越想就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王丽英愣了一下,回过神,神色有些焦急,“你们等我一下。”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可能呢?现在她就回家看看,要是罗舒真的偷了她的钱,她就跟那死丫头拼命。

    向公队的队长请了假,王丽英娘三急急忙忙的回了家。

    “你们在外面等着。”王丽英对着罗大丫两人说完,就进了房间。

    将门关上,王丽英打开衣柜,伸手从一堆衣服底下挖出一块手绢,打开手绢,里面是一叠大团圆,王丽英仔细的数了数,确定没缺钱,顿时松了一口气。

    将钱放好,王丽英打开门走出了房间,对罗二丫说道:“二丫,你去二傻子家,把罗舒的消息告诉他们。”罗建森这两天正在气头上,她不想惹他生气,不过罗舒那个死丫头,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二傻子家亲戚多,肯定能找到罗舒的。

    “大姐,你今天心情好像很好,发生什么事了吗?”看到罗舒脸上时不时的露出笑容,罗政忍不住问道。

    “没事,你继续教你二姐写字,我出去走走。”罗舒放下手中的笔,看了一眼正在认真学写字的罗珊,起身走出了房间。

    来到院中,罗舒在石台旁坐了下来,抬头看向天空,发现今天的月色格外皎洁,不由的想起了前世与陆翰墨一起看月亮的情景,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你现在在做什么?”

    训练结束,陆翰墨解散队伍,向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连长,有你的电话。”经过办公楼时,一名小战士喊住了陆翰墨。

    陆翰墨点了一下头,抬步走进了办公室。

    “我是陆翰墨。”拿起桌上的电话,陆翰墨淡声道。

    “翰墨,人参已经收到了,你爷爷他吃了人参,精神好了很多。”电话中传来了陆翰墨母亲朱慧珍带着一丝欣喜的声音。

    “我知道了。”陆翰墨嘴角微扬起一抹浅弧。爷爷身体好了,他就放心了。

    “听许老爷子说,你和那个卖人参的小姑娘认识,你有时间去问问那个小姑娘,她是在哪里找到人参的。你爷爷的身体,一颗人参可是不够的。”

    “我知道了。”陆翰墨应了一声,又跟母亲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想到那天,他遇到罗舒的情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不知道她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