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翰墨嫌弃的看了莫少泽一眼,转头看向罗舒,“不必客气,要不是为了帮我找人参,你也不会遇到野猪。”

    “陆大哥,我已经找到人参了,你看!”罗舒伸手从包里拿出一株人参,邀功般的在陆翰墨面前晃了晃。

    看到人参,陆翰墨的双眼也是一亮,伸手接过人参打量了起来。发现这株人参竟然比之前的那株人参更粗一些,根须也更加的茂密。就知道这株人参,绝对要比之前的那株人参年份更久。心中不禁激动万分!

    “罗舒,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莫少泽一脸羡慕的说道。他和陆翰墨在这里忙乎了大半天,连人参的影子都没瞧见,罗舒竟然又找到了一株这么大的人参。

    “那是当然,我的运气一向都很好。”罗舒得意的扬了扬眉。

    “是啊,不然怎么就你碰到野猪了呢?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吓得哇哇大叫呢。”莫少泽促狭的调侃道。

    罗舒白了莫少泽一眼,“对啊,所以这只野猪是我的。”转过头,笑着看向陆翰墨,“陆大哥,我回去煮野猪肉给你吃,我们不给他吃。”

    “嗯!”陆翰墨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家伙,就知道欺负我,本少不理你们了。”莫少泽傲娇的哼了一声,转过了头。

    “谁稀罕呀!”罗舒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夕阳的余晖映照在罗舒的身上,让她的全身仿佛都笼罩着一层惊心动魄的华彩,洋溢着灿烂笑容的精致小脸,此时竟然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陆翰墨心猛地漏跳了一拍,发现自己的异样,他微微皱了皱眉,别开了视线,“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走向了那头野猪。

    罗舒收敛笑意,点了点头,刚刚踏出一步,一阵钻心的疼痛就从她的右脚脚踝处传来。

    “嘶!”罗舒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陆翰墨和莫少泽同时问道。

    “我的脚好像扭伤了。”罗舒苦着脸指了指自己的右脚。

    陆翰墨放下正要扛起的野猪,快步来到了罗舒的面前,将她扶到一旁坐了下来,“别动,我看一下。”

    小心翼翼的将罗舒的裤脚挽起,看到罗舒高高肿起的脚踝,陆翰墨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让他原本就没有表情的脸,变得更加冷峻摄人,“我帮你扭一下,看是不是伤了骨头。”

    “嗯!”罗舒咬着唇,轻轻地应了一声,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陆翰墨。他的五官棱角分明,犹如刀削斧刻,鼻梁挺拔如山,有一种雕塑的美感,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深邃的眸子神色淡然,却透着一种俾睨天下的冷傲。

    莫少泽在一旁看着,桃花眼中有着一丝复杂的神色。

    随着陆翰墨的手轻轻扭动,冷汗自罗舒的额角缓缓地滑落了下来,她紧紧的咬着唇,一声不吭的看着陆翰墨。如果疼可以换来他的呵护,她愿意承受这种痛并快乐的幸福。

    陆翰墨抬起头,正好与罗舒的星眸对上,看到罗舒眼中的那抹深情,心不由的一颤,手上竟然不知不觉的加大了力气。

    “啊~”罗舒忍不住痛呼出声。

    “对不起!”陆翰墨连忙松开自己的手,开口道歉道。

    罗舒忍着痛,轻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回去涂点药酒就好,我们回去吧。”

    陆翰墨点了点头,伸手将罗舒扶了起来,看到罗舒痛的直皱眉,开口道:“你这样走不了,还是我…”

    “我来背她吧。”莫少泽开口打断了陆翰墨的话。他看得出罗舒对陆翰墨是有好感的,但是他们之间,却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他必须趁罗舒还没有对陆翰墨用情太深之前提醒她,不然她会痛苦一辈子的。

    罗舒正要开口拒绝,却听陆翰墨道:“你背野猪,我背罗舒。”

    “陆翰墨!”莫少泽看向陆翰墨,眼神中带着一丝提醒。

    陆翰墨摇了摇头,“就这么决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这样不对,却不想看到莫少泽背罗舒。

    “上来,我背你。”陆翰墨转过身对罗舒道。

    看着陆翰墨宽厚的背,罗舒的心不由的加速跳了起来,咬了咬唇,红着脸上前一步,伸手环上了陆翰墨的脖颈,“那就麻烦陆大哥了。”

    柔软的身体,带着一丝淡淡的清香从陆翰墨的背后传来,让他一瞬间竟然有些失神。这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也是第一次闻到这么好闻的味道。难道女孩子身上都有这种香味吗?

    莫少泽看了两人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认命的向着野猪走去。

    山路曲折蜿蜒,比上山时更为难行。

    陆翰墨背着罗舒却走的极为稳健。不过耳边不断传来的温热气息,和萦绕在鼻尖的香味,却时刻撩拨着他,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罗舒一脸幸福的趴在陆翰墨的背上,闻着他身上好闻的青竹香气。这一刻,她只希望时间可以静止下来,直到地老天荒。

    “罗舒。”陆翰墨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嗯!”罗舒轻应了一声。

    “今天谢谢你,那株人参的钱,我回去给你。”陆翰墨道。对于罗舒,他是十分感激的,若不是罗舒的那株人参,他爷爷怕是撑不了这么久。

    “陆大哥,你不必给我钱,要不是你那天救了我,我早就没命了。”她不想他跟自己这么见外。

    “你不收钱,那株人参我就不要了。”陆翰墨的话语中透着坚定。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想占罗舒的便宜。

    罗舒对着陆翰墨的后脑勺做了个鬼脸,转移话题道:“陆大哥,我能问一下,你爷爷得了什么病吗?”前世,爷爷只告诉她陆翰墨的爷爷病的很重,具体是什么病,爷爷并没有告诉她。

    陆翰墨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黯然,“医生也查不出什么病因。”

    罗舒想了想,问道:“陆大哥,你听说过神医世家吗?”他们罗家行事一直都十分低调,就算入世,也很少会告诉别人他们的身份。所以除了极少数人外,很少有人知道神医世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