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罗舒!罗舒!快开门!”罗舒刚刚穿好衣服,就听到陈大妈带着一丝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走上前,打开门,看到陈大妈难看的神色,罗舒有些诧异,“大妈,发生什么事了?”

    “你看一下这个,我刚刚陪老头子出去散步,发现有人在我家门口贴了这张纸。”陈大妈将一张纸递到罗舒面前。她不识字,不过她家老头子识字。知道纸上写的是什么内容后,她也顾不得出去散步了,直接拉着老头子就回了家。

    罗舒接过纸,大致的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这纸上写的都是她的事,说她的母亲不知检点,在外面勾搭野男人生了她。还说她不孝,打伤了辛苦养大她的爹,和待她如亲生的后娘。不仅如此,还说她偷了家里的钱,搬出来和野男人厮混在一起。害的家里负债累累不说,连大姐都因为她嫁给了一个傻子。

    “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干的,竟然这么糟蹋一个姑娘的名声,做这种缺德事,也不怕天打雷劈。”陈大妈生气的骂道。对于罗舒他们姐弟的情况她是知道的,而且和罗舒相处了这么多天,罗舒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不过。还有老头子的病,若不是罗舒,又怎么会好的这么快?

    罗舒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纸,眼眸中寒芒闪烁。不用猜,这纸肯定和王丽英母女脱不开关系,既然她们不肯罢休,那就别怪她对她们不留情面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姑娘家的名声可是很重要的。”想到罗舒以后出去会被人指指点点,陈大妈就着急上火。

    “大妈,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你昨天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啊?”罗舒转移话题道。

    “你这孩子真是心大,你知不知道,名声坏了对你有多大的影响?”陈大妈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曾经就亲眼看到过,有人因为那些闲言碎语,最后被逼的上了吊。

    罗舒浅浅一笑,心中有些温暖,“大妈,我知道是谁做的,我有办法解决的,你不用担心。”

    “你真的有办法?”陈大妈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罗舒笑着点了点头,“大爷人呢?”

    “他在屋里生闷气呢?”陈大妈指了指自己那屋。老头子一看到纸上的内容,就气得直咳嗽,她担心他有个好歹,就让他去屋里休息了。

    “我去看看大爷,他现在的身体可不能生气。”罗舒说话间,已经走向了陈大妈那屋。

    见罗舒这么关心自家老头,陈大妈欣慰的一笑,跟了上去,“咦?罗舒,你的脚好了?”就算扭伤也不能好的这么快吧?

    罗舒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其实昨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泡了一晚上的灵泉,别说只是扭伤,就算骨头断裂也好了。

    “姐!大妈!”罗珊和罗政从屋里出来,看到罗舒和陈大妈正向着屋里走去,便开口喊道。

    “我去看看大爷,小珊,你先去做早饭,我一会儿就来。”罗舒停下脚步,回过头道。

    “大爷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罗珊关心的问道。陈大妈夫妇对他们姐弟一直很好,所以她也就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没事,别担心,大爷的身体好着呢。”陈大妈笑呵呵的摆了摆手。

    “大姐,我刚刚在里面听到你们说,有人做了坏你名声的事,是吗?”罗政问道。他醒来的时候,正好大姐在和陈大妈说话,就听了个大概。

    罗珊停住要去厨房的脚步,看向罗舒,“姐,怎么回事啊?”

    “没事,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小政,你去刷牙洗脸,别上学迟到了。”罗舒说完,抬步走进了屋里。她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对付王丽英母女,这次定然让她们付出一些代价。

    “罗舒,你来了,我没什么事,咳咳咳…”陈大爷咳嗽道。这么好的孩子,竟然有人往她的身上泼脏水,真是太缺德了。

    罗舒笑着走上前,在陈大爷的对面坐了下来,“大爷,你把手给我,我给你把一下脉。”

    陈大爷伸出手,“罗舒,你没事吧?”他有些担心罗舒会受不了。哪个姑娘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啊?这名声坏了,可是一辈子的事。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拿开自己的手道:“大爷,你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再调理些日子就没事了,不过还是要多出去运动运动。”

    “真的呀?那太好了!罗舒,大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陈大妈开心道。老头子身体好了,她以后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大妈,你就别跟我客道了,要是真的想谢我,就做红烧肉给我吃吧。”罗舒笑着眨了眨眼。

    “你这孩子!好!大妈等一下就给你做红烧肉吃。”陈大妈笑着拍了罗舒一下,“罗舒,大妈也不和你客道了,其实大妈真的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昨天看你的脚受伤了,就没好意思说。”

    “大妈你说吧。”罗舒笑道。

    “志和你上次也见过了吧?”见罗舒点头,陈大妈继续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志和他领导的儿子得了一种怪病,市里的医院都去看过了,就是查不出什么病。所以志和想请你去帮忙看看,你看可以不?”

    “罗舒,要是没有把握,就不要答应。”陈大爷说道。虽然他想帮儿子,但是也不能勉强了罗舒。

    罗舒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道:“要不我先去看看吧。”对于自己的医术,她还是极有信心的,而且她也想借着此事,解决他们姐弟的户口问题。

    户口分开了,她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罗政和罗珊的将来,才不会被罗建森左右。

    “那我等一下就去跟志和说。”陈大妈开心道。心中对于罗舒的感激就更甚了。

    “嘭!”一块砖头从外面被人丢了进来,落在了院子里。

    陈大妈吓了一跳,连忙走了出去,边走边大声骂道:“这是哪个没教养的熊孩子做的?不知道这样做会出人命吗?”

    “嘭!”又是一块砖头丢了进来,吓得陈大妈连忙退回了屋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