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前生轻扣着桌面,许久才开口道:“听说那个罗舒救了周家的小子?”周家虽然低调,但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却不是他们林家可以相比的。若是罗舒真的救了周畅,那么罗舒,他们林家绝对不能动。

    “她只不过帮周畅包扎了一下,那个谁不会啊?”林玉不屑撇嘴道。

    “真的只是这样吗?”林前生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若只是这样,绝对不会有那样的传言流出来。

    林玉肯定的点了点头,“是啊,我当时在场亲眼看到的。”

    “老头子,你问这些干嘛呀?女儿都快跟女婿离婚了。”李香琴有些不悦的开口道。

    林前生皱眉瞥了李香琴一眼,看向林玉问道:“振海是因为一帆的事,才和你离婚的?他就那么相信那个罗舒的医术?”

    “我怎么会知道他着了什么魔呀?那罗舒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有医术?”想到这个,林玉就觉得郁闷。她不让罗舒帮一帆看病,还不是为了一帆好。一帆可是她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不关心他呢?

    “只有十七八岁?”林前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现在他也觉得马振海有些胡闹了,连医院的那些老专家都束手无策,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治得好一帆?难道马振海外面有了外遇?他只是以这个为借口?

    想到这里,林前生站起身,走到一旁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马振海双手枕着头,一脸愁容的看着天花板,不断地唉声叹气。其实他并不想跟妻子离婚,只是今天被气狠了,不过话已经说出了口,若是收回来,他实在太没面子了。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随之一道恭敬的女声传了进来,“马所长,柜台有您的电话。”

    “好!马上来。”马振海应了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用猜,能找到他,知道他在招待所的,一定是林家的那个老爷子,看来林玉已经回了娘家。

    来到柜台,马振海拿起电话,“我是马振海!”

    “振海,我是爸,你现在回来一趟。”电话里传来了林前生不容置疑的话语。

    “好,我现在就回去。”马振海挂上电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抬步向着门外走去。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北风呼啸,山村的夜晚极为寒冷。

    若是平时,村民们早已钻被窝了。不过今天,众村民却都挤在了罗家的门口,因为罗家又出事了。

    早上罗二丫刚刚被带去派出所,晚上公社里就又来了人,说是要将王丽英带回去审查。因为王丽英偷拿了公社的东西,被人检举了。

    罗建森黑沉着脸,看着跪在地上,头发乱糟糟,哭的一脸鼻涕眼泪的王丽英,心中闷闷的喘不过气。虽然他和王丽英才做了几年的夫妻,但是两人确实是有感情的。

    来到公社队长的面前,罗建森对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队长,公社的损失我们会加倍赔偿的。求你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现在他们家徒四壁不说,还欠了汪家的一大笔债,除了这几间破屋,他真的已经拿不出任何东西了,但是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丽英被带走。

    “罗建森同志,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犯了错就是犯了错。虽然赔偿肯定是免不了的,但是王丽英同志也是必须要受到惩罚的。不然以后谁都跟着她学,我们要如何管理?将她带走!”公社队长丝毫不留情面的对着身后的手下一挥手。

    “不要!我知道错了,建森,你快救救我,我不要被抓去关黑屋子…”只是那些公社的人却不管,拖着王丽英就出了罗家的门。

    只留下了王丽英凄惨的叫声,还在这黑夜中不断地回荡着…

    林玉看到马振海进门,冷哼一声转过了头。虽然不想离婚,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生气。从小到大,可是从来没有人打过她的,她绝对不能姑息。

    马振海复杂的看了林玉一眼,向林前生夫妇打招呼道:“爸!妈!”

    “你还来干什么?你不是要跟小玉离婚吗?”李香琴沉着脸道。

    “妈,我…”马振海心里也有些愧疚。

    “坐吧!”林前生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马振海点了点头,走到林前生的对面坐了下来。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前生沉声问道。对于马振海这个女婿,他并不是十分满意,只是女儿喜欢,他也没有办法。

    马振海点了点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的说了一遍,“罗舒现在正在帮徐市长的妻子治疗腿伤,听说只是治疗了一次,就已经有了很好的效果。”

    “罗舒的医术真有这么好?她不是才十七八岁吗?”林前生明显的有些不相信。

    “是真的,周文雍今天还亲自带人去向罗舒道了谢。”马振海道。这个消息他是听陈志和说的,他当时也是有些不相信,因为以周文雍的身份,根本不需要亲自出面。不过他仔细想了一下,就明白了,罗舒的医术那么好,跟她打好关系,绝对有着极大的好处。只是他没能抓住机会。

    “什么?周文雍亲自去道谢了?”林前生震惊的站了起来。就是市长请周文雍,周文雍也未必会去,怎么可能亲自去向一个小姑娘道谢呢?

    “是的,听说还带去了不少谢礼。”马振海只要想到自己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心中就有些怨妻子。若是之前他和罗舒打好了关系,说不定还能借着罗舒的关系,跟周文雍拉上关系。

    林前生慢慢的坐了下来,心中有些不太平静,“那罗舒的医术真有那么好?”

    马振海肯定的点了一下头,“我手下的陈志和,他父亲得了肺癌,就是罗舒给治好的。不然我怎么会请罗舒去帮一帆治疗呢?”

    “爸,你不要相信他,那个罗舒年纪那么小,会医术才怪!”林玉不屑的说道。要不是罗舒,马振海也不会和她闹离婚,那个罗舒她绝对不会放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