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罗舒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就算陆翰墨不在乎,那他的家人也不在乎吗?我劝你还是早点认清自己,不要到时候落个被抛弃的下场。想想都觉得可怜!”秦月趾高气扬的看着罗舒,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冷笑。

    罗舒挑了挑眉,邪邪的勾起如花般的唇瓣,“至少现在他在我的身边,比起你的求而不得,难道你不觉得,你更可怜吗?”

    说完,罗舒看也不看秦月难看的脸色,“啪!”的一声关上了门。在她的眼里,秦月连当她情敌的资格都没有。不然也不会她前世见到陆翰墨的时候,他还是单身了。

    秦月恨恨的瞪着已经关上的大门,咬了咬牙,踩着重重的脚步转身离去。她发誓!就算她得不到陆翰墨,也不会让陆翰墨和罗舒在一起。

    陆翰墨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推开门,一股让人垂涎欲滴的菜香迎面扑了过来,薄唇微微勾起,陆翰墨心中升起了一种满足的感觉。这种就是他所要的“家”的感觉。

    “陆大哥,你回来了!可以吃晚饭了。”罗舒从厨房里出来,手中端着一碗刚刚煮好的汤。

    陆翰墨走上前,伸手想要接过那碗汤,却被罗舒娇嗔的瞪了一眼,“你还没洗手呢,快去洗手。”

    “遵命!我的小管家婆。”陆翰墨笑着刮了一下罗舒的俏鼻,抬步向着厨房走去。今生他已经认定了她,等她到了岁数,他就向部队打两人的结婚报告。

    “讨厌!”罗舒嘴角带着甜蜜的笑容。以前她怎么就不知道他这么坏呢?

    一顿晚饭在甜蜜的气氛中结束。

    在陆翰墨的坚持下,罗舒只能在一旁看着陆翰墨收拾桌子,洗碗。

    “舒儿,我已经买好了明天上午的火车票。”陆翰墨用抹布擦干手上的水渍,将抹布挂在一旁的架子上。等回了云市,找人保护好舒儿后,他就开始他的计划,将那个人引出来。其实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那我帮去你收拾一下吧。”罗舒站起身,向着房间走去。走了几步,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脸立即就红了起来。

    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陆翰墨,“陆大哥,我今晚睡在哪里?”他们孤男寡女,房间里又只有一张床,难不成要睡在一起吗?那到时她是扑倒他呢?还是扑倒他呢?

    “我睡沙发上,你睡床。”陆翰墨笑着指了指木头沙发道。他自然不可能和她睡同一张床,不然他可不保证他能忍得住。他是正常的男人,面对喜欢自己的女子,怎么可能不蠢蠢欲动?

    “好!”罗舒暗暗鄙视自己的龌龊心思,抬步向着房里走去。

    将陆翰墨的衣服都收进一个大包,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陆翰墨,罗舒不由的想起了一个后世的段子。

    话说一男一女外出旅游,晚上寄宿在某农家。由于没有多余的房间,两人不得不同住一屋,同睡一张床。女的在床中间放一根稻草,对男的说,你要是越过了这根草就是禽兽。

    第二天醒来,稻草仍然保持原样。女的狠狠打了男的一记耳光,骂道:“你连禽兽都不如!”

    那陆翰墨是不是就是那个连禽兽都不如的呢?想到这里,罗舒忍不住笑了起来。

    听到罗舒的笑声,陆翰墨走了进来,看到罗舒灿烂的笑颜,心微微一悸,“在笑什么呢?”

    “不告诉你!”罗舒顽皮的对着陆翰墨吐了吐舌头。要是她告诉陆翰墨,她觉得他禽兽不如,刺激到了他,变成了禽兽怎么办?

    看到罗舒俏皮的样子,陆翰墨也一时起了玩心,笑着上前,伸出两只手威胁道:“不告诉我,我可就要挠你痒了。”

    “我才不怕你呢。”罗舒得意洋洋的挑了挑眼角,娇嗔的白了陆翰墨一眼。

    “真的不怕?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陆翰墨说话间,手已经快速的伸向了罗舒的腰间。

    “哈哈哈…陆翰墨…你好坏…不要啦…我告诉你…我告诉你还不成吗…”罗舒大笑着躲避着陆翰墨的手。

    陆翰墨停下手,看着脸上还带着笑意的罗舒,白净无瑕的脸庞,宛如出水的白荷花般绝尘,如星子般的眼眸好似盛装了满天的星辰,美得耀眼、闪亮。

    “说吧!”陆翰墨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一丝特有磁性和性感,深邃如墨双眸温柔而火热的注视着罗舒。

    罗舒抬起头,正好对上了陆翰墨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她心猛地一颤,接着急速的跳动了起来,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陆…”

    刚刚开口,她的声音就消失在了陆翰墨俯下来的温热柔软的唇中,他紧紧的贴着她的唇,忽上忽下的含着她的唇瓣,舌尖撬开她的牙齿,探入她的口中,挑旋着她粉色的小舌…

    “叭!”外面传来一声嘹亮的军号,惊醒了热情中的两人。

    陆翰墨放开了罗舒的唇,喘着粗气看着她,“你早点睡。”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压抑的沙哑,说完,便逃也似的跑进了洗手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