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罗舒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陆翰墨的怀中,陆翰墨此时正抱着她继续赶路,唇边露出了一抹甜蜜的微笑。有他在真好!

    感觉到罗舒的视线,陆翰墨低下头,浅笑着看向了她,“醒了!”他从修炼中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见她还在修炼,便没有打扰她,直接抱着她上了路。

    “嗯!”罗舒笑着点头,轻轻地拍了拍陆翰墨的手臂,“陆大哥,你放我下来,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陆翰墨停下脚步,轻柔地将罗舒放了下来,仿佛她是一件易碎的珍宝一般,那般的小心翼翼。

    “陆大哥,我给你看一件东西。”罗舒手一翻,献宝似的拿出一张符箓,递到陆翰墨的面前。

    陆翰墨接过符箓,打量了一下,“这是符箓吧?”符箓他自然知道,很多庙宇中都有。他母亲过年的时候,都会去常丹大师那里求平安符给他,就是希望他在战场上能够平平安安。只是舒儿给他这个干什么?

    “这可不是普通的符箓,陆大哥,你把它扔出去,喊一声‘启’,你就知道了。”罗舒一脸神秘的笑着。她炼制符箓的事,并没有告诉过陆翰墨。

    陆翰墨虽然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按照罗舒所说的,将符箓扔了出去。

    “启!”随着陆翰墨的话音落下,符箓瞬间化为了一团火焰,将面前的一棵大树包围,只是片刻,那棵大树就化为了灰烬。

    “这…”陆翰墨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哪里是符箓啊?

    “厉害吧!”罗舒得意洋洋的挑了挑眉。

    陆翰墨收回视线,转头看向罗舒,“舒儿,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符箓。

    “这是我自己炼制的。”罗舒拿出之前画好的那一叠符箓,递给陆翰墨,“这些都是火焰符,是一级符箓。等我以后炼符等级提升了,还可以炼制出清水符,愈合符,隐身符之类的符箓。陆大哥,这些符箓你收着吧。”她现在已经掌握了炼制火焰符的方法,想要什么时候炼制都可以。

    陆翰墨点点头,接过了符箓,仔细研究了一下问道:“我可以学习炼符吗?”

    “自然可以,你看一下这本炼符基础。”罗舒拿出那本炼符基础,递给陆翰墨。他现在已经开始修炼了,若是再学会炼符,岂不是如虎添翼。

    陆翰墨接过书翻开,却发现上面一个字都看不到,有些诧异的看向罗舒,“舒儿,这上面怎么没有字?”

    “不可能啊!”罗舒接过,翻开看了一下,又将书递到了陆翰墨的面前,“陆大哥,这上面有字啊,你再看看。”

    陆翰墨又看了一眼,上面还是一片空白,无奈的一笑,“看来我是无缘学习炼符了。”他当然不会怀疑,舒儿是故意拿一本空白的书给他看。

    罗舒一脸奇怪的将炼符基础收了起来,拿出一本炼丹入门,递给陆翰墨,“陆大哥,你看一下这本。”

    陆翰墨接过看了一下,再次摇了摇头。

    罗舒也翻开看了看,不死心的又换了一本,“那这本呢?”炼符和炼丹陆大哥都看不到,不知道阵法,他能不能看到?

    陆翰墨本想要拒绝,但是看到罗舒脸上的坚持,配合的接过了书,翻开,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惊喜,“我能看到上面的内容了。”这是一本阵法入门,上面有着很多初级阵法的介绍和运用。

    “看来陆大哥适合学习阵法。”罗舒笑道。难道这书也挑人?只有适合的人,才能看到上面的内容?

    她拿出一本阵法基础翻开,发现自己无法看到上面的内容。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准的。

    将书和符箓收起,两人继续上路。现在他们已经处于云湘山脉的边缘地带了,所以除了会遇到一些小型的野兽外,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

    “翻过这座山,应该会有个村庄。”陆翰墨指着面前的高山说道。

    “那我们快走吧。”罗舒拉起陆翰墨的手向前面走去。虽然她不舍得和陆翰墨这么快就出去,但是她心中也是有些担心的,家人这么久没有她的消息,肯定急死了。若是那个小村庄里有电话就好了。

    山很高,山道十分的陡峭,不过这对于罗舒和陆翰墨却没有丝毫影响。

    两人只是花了两个多小时,就爬到了山顶,从山顶向下望去,果然看到远处有着一座小村庄。

    一间间简陋的平房井然有序,蔓延数里,可见这个村子并不算小。离村庄不远的地方是一大片农田。虽然天气已经转冷,但是农田中,还是有着很多的村民正在忙碌。

    沿着陡峭曲折的山路,向着村庄的方向走去。

    “救命…救命…”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呼救声,传入了罗舒和陆翰墨的耳中。

    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衣衫破烂的中年男人正坐在地上,抱着腿痛苦的呻吟着。

    “你怎么了?”走上前罗舒问道。看对方的衣着,应该是村里的村民。

    “我被蛇咬了…”中年男人虚弱的回答道。因为家里穷,他上山来想找些山货去镇上卖,谁知山货没找到,却被一条藏在树叶下的蛇给咬了。这种天气,本来应该是没有蛇的,也合该他倒霉。

    “你把裤腿撩起来,我看看。”罗舒说道。

    “你能救我…”中年男人眼神亮了亮,眼中燃起了一丝求生的意志。

    “我是医生。”一般不是她特别看不顺眼的,她还是会救的。

    “太好了,医生你快救救我。”中年男人目光再次亮了几分,龇着牙,慢慢的将自己的裤腿撩了起来。随着裤腿被撩起,他已经肿的有些发黑的小腿露了出来。

    罗舒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和一把匕首,正要上前去帮中年男人医治,陆翰墨却伸手将匕首和药瓶接了过去,“你说,我来做。”虽然他不是医生,但是也帮战友处理过伤口。

    罗舒促狭的对着陆翰墨笑了笑,陆翰墨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她可是他未来的媳妇,他怎么可能看着她,摸别的男人的小腿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