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罗舒从口袋中拿出野山参,递到女子的面前,“两千!”

    “这么贵啊?!”女子被罗舒开出的价格吓了一跳,不过想到她奶奶的身体,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那个…我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要不你们跟我回家取吧。”

    罗舒打量了一下年轻女子,“你家在哪里?”

    “我家住在马厂街31号。”女子连忙说道。

    罗舒觉得马厂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想了想,终于想起了马厂街在哪里。马厂街离市委大院不是很远,她每次去干妈家时都会经过那里,只是她不怎么喜欢记街道的名字,所以一时没想起来。

    “走吧!”罗舒说道。正好现在时间还早,她可以顺道去看一下干妈。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

    “那我们去坐公交车吧,坐过五站路就到我家了。对了,我叫穆婉,你叫什么名字啊?”穆婉本想叫罗舒姐姐,可是看罗舒的年纪比自己还小。她自然不好意思叫罗舒妹妹。

    “罗舒。”罗舒回答道。

    “罗舒,我能跟你成为朋友吗?”穆婉一脸期待的看着罗舒。她很喜欢罗舒的处事风格,刚刚在巷子里的时候,她偷偷的向里面望了一眼,看到罗舒揍那个男人的样子,很潇洒,很帅气。她有很多朋友,但是很少有像罗舒这样的。

    罗舒转头看向穆婉,看到她眼中的真诚,笑着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市里的公交车明显要拥挤很多,三人上了公交车,几乎连站立的地方都没有,更不用说坐了。不过由于道路都是柏油路,倒是没有什么特别颠簸的地方。

    公交车的速度很快,只是半个小时不到,三人就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穆婉指着公交车站对面的一幢小洋房说道:“那里就是我家了,我们过去吧。”

    穆婉家的房子很大,装修的也极为精致,由此可以看出,穆婉的家世很不错。当然,从她答应用两千块来买野山参,就可以知道,穆家的生活条件非常不错。

    毕竟这个年代,很少有人能够豪气的拿出几千块的。

    “小姐,您回来了!”看到穆婉回来,李嫂连忙替穆婉拿来了拖鞋。

    “李嫂,这是我朋友,你帮他们倒两杯茶来吧。”穆婉换上拖鞋,对李嫂说道。

    “好的小姐!”李嫂从鞋柜中拿出两双拖鞋,递给罗舒和付易,便走向了厨房。

    “罗舒,付大哥,你们先坐,我上去找我妈妈拿钱。”安排好罗舒和付易,穆婉笑着指了指楼上,向着楼上跑去。

    优雅的浅蓝色窗帘,遮挡住了外面刺目的阳光。满室的红木家具,与红色的木地板相得益彰,衬托的整个房间沉稳大气。

    一名长相精致的中年妇女,正对着衣柜的穿衣镜比着衣服。今天晚上,她要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自然要穿的好看一些。

    “妈妈!”门外传来了穆婉带着一丝娇气的喊声。

    何香玉笑着转过头,晃了晃手中深紫色的丝绒旗袍,“婉儿,你来的正好,给妈看看,妈穿这件衣服怎么样?”

    穆婉笑着走到何香玉面前,“您穿什么都好看!”她说的是实话,她妈妈虽然已经快要四十了,但是不管是她的身材,还是外表,都跟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差不多。她不说年纪,人家根本就猜不出她的实际年龄。

    何香玉笑着睨了穆婉一眼,“就知道哄妈开心。”

    “我才没有呢!妈妈本来就漂亮嘛!”穆婉娇笑道:“妈妈,我今天看到了一株百年野山参,我想将它买下来。”

    “你能确定,真的是百年的吗?”何香玉放下手中的衣服,拿起另一件衣服比了起来。她知道女儿孝顺,只是百年人参是可遇不可求的,哪里会那么容易就找到?

    “我确定!我已经答应要买下来了,人我也带回来了,就在楼下呢。”穆婉点头道。她问过罗舒,罗舒告诉她是百年野山参,她相信罗舒不会骗自己的。

    何香玉一怔,“什么?人都带回来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冲动呢?”

    她将手中的衣服扔到床上,“走吧,我们下去看看。”骗人骗到他们穆家的头上来了,还真是够大胆的。女儿单纯,她可不单纯。

    听到脚步声,罗舒放下手中的茶杯,转眼望去。

    只见一名穿着居家服,身材高挑,长相十分漂亮的女子,和穆婉一起从楼上走了下来。看两人的五官,罗舒猜测她们应该是母女。

    “罗舒,付大哥,这是我妈妈。妈妈,他们是我的朋友。”穆婉帮双方介绍道。

    罗舒和付易站起身,对着何香玉点了点头,“你好!”

    何香玉打量了一下罗舒和付易,笑着对两人点了点头,“坐吧!不要客气!”从两人的气质来看,应该不像是骗子,不过她还需要看了人参再说。

    走到沙发上坐下,何香玉开口道:“听婉儿说,你们有一株百年野山参,方便给我看一下吗?”为了她婆婆的身体,他们一家人都操碎了心。只是医生也看了,就是看不好她婆婆的病。

    这次她听一个朋友说,她大嫂认识一名神医,那名神医不但救了她侄子的性命,还治好了市长妻子的双腿。所以今晚对方的生日宴,她必须得去,她得借着那个朋友的关系,请那名神医去帮她婆婆治病。

    罗舒笑着点了下头,拿出那株野山参递给何香玉。

    何香玉接过野山参,仔细的打量了起来。虽然她不怎么懂人参,但是这株人参一看就很不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百年的?

    想了想,何香玉看向罗舒问道:“我可以请人过来,鉴定一下这株野山参吗?”虽然她明白这样做有些不好,但是她必须要这样做。钱她可以不在乎,但是她不能拿劣等的人参去给她婆婆服用。

    “妈妈!”穆婉皱眉,摇了摇何香玉的手臂。她觉得妈妈这样做,是不相信罗舒,这样会让罗舒觉得很难堪的。

    罗舒对着穆婉笑了笑,回答道:“当然可以!”对于何香玉的做法,她并不反感。若是换成她,她也会这么做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