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买房的手续办的十分顺利。因为这个年代,还没有房产证,所以一般只要双方达成协议,在派出所登记一下,备个案就可以了。

    回到乌衣巷的那座房子,老者走进屋,拎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小丫头,以后这房子,和房子里的一切就都是你的了,希望你可以好好保护它们。”

    “宁爷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它们的。”罗舒点头保证道。老人都比较念旧,或许屋子里的一草一木,都能勾起他们的回忆。

    “好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以后有缘再见吧。”宁莫要笑着对罗舒挥了挥手,提着箱子向外面走去。

    “宁爷爷,我送您吧。”罗舒走上前,伸手接过宁莫要手中的箱子,接过箱子的瞬间,她愣了一下,顺势让箱子落在了地上。这只箱子看似不重,却有着四五百斤。

    惊讶的看向了宁莫要,她知道宁莫要不是普通人,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也是一名古武修炼者。以这个箱子的重量,不是古武修炼者,根本就不可能将它提起来,更不用说像他这么轻松了。

    宁莫要笑着提起地上的箱子,“小丫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都是现在的你无法想象的。不过我相信你,有一天你也会接触到那个层面的。”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就觉得她很不简单,而且她还姓罗。

    罗舒看了一眼箱子,歉意道:“宁爷爷,我很抱歉!里面的东西不会摔坏吧?”

    “没事的,好了,你不用送我了,我一个人走就可以。”宁莫要笑着看了罗舒一眼,抬步向着前面走去。

    “宁爷爷,后会有期!”罗舒目送着宁莫要消失在巷子的深处,才转身回了院子。

    将房子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罗舒满意的露出了笑容。以后这里就是她的了,她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好心情的走出屋子,看向正坐在院子里,等着自己的付易和钱伟,“走,我们去看一下林玉。”也该和林玉好好的算算总账了。

    林玉缓缓地张开双眼,看到破旧的屋顶,瞬间想起了自己的处境,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她四处看了看,见牛棚里并没有其他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林玉忍不住痛呼了一声。因为手脚被绳子一直绑着的原因,此时又麻又疼,根本就无法动弹。

    等到稍稍适应后,林玉靠着后背的力量,蹭着墙慢慢的坐了起来。现在的她又渴又饿,又害怕。可是她知道,就算她大声喊,也不会有人过来救她的。因为这方圆十里之内除了农田,根本就没有人。不然他们也不会连她的嘴都不堵了。

    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牛棚的木门就被人推了开来。

    林玉吓了一跳,连忙抬头望去,看到罗舒正站在门口,冷笑着看着她,“罗舒?”原来真的是她将自己绑来这里的。

    罗舒缓步走到林玉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对于这个地方,你应该不陌生吧?”

    “罗舒,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向你道歉!求求你放过我吧!”林玉身体向前一倾,趴在罗舒的面前哀求的看着她。她现在是真的后悔去惹罗舒了。

    如果当初,她答应让罗舒帮一帆治病,现在或许一帆已经醒了。马振海也不会和她离婚了,林家不会落到那样的下场,她的兄弟姐妹更不会视她如仇敌。

    之前她一直执着的认为,这一切都是被罗舒害的。将所有的错误,都推到了罗舒的身上,想要让罗舒生不如死,想要置她于死地。现在她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一手促成的。

    一开始就是她太过执着,认为罗舒和那些骗过她的江湖郎中一样,只是为了骗她家的钱,根本就治不好一帆的病。可惜她明白的太晚了,罗舒肯定不会再帮一帆看病了,马振海也绝对不会和她复婚了,还有林家所有的人,肯定也都不会再原谅她了。

    “给我一个放过你的理由。”罗舒嘲讽的看着林玉。如果每个人做错了事,只要道歉一声,就能得到对方原谅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林玉顿时哑口无言。是啊,她做了那么多伤害罗舒的事,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请求罗舒的原谅?可是她也不想死啊!

    罗舒蹲下身,冰冷的目光直视着林玉,“听那些人贩子说,你想将我送去做共妻,是吧?”

    林玉脸色一白,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难道罗舒是要以牙还牙,将她送去做共妻吗?不要,她死也不要成为兄弟几人的共妻。听说那些穷山沟里的男人,一年都不洗一次澡,而且还会出手打老婆。那简直比杀了她还可怕。

    “害怕了?”罗舒勾唇冷笑。

    “罗舒,求求你,不要送我去做共妻,只要你肯放过我,就算打我骂我都可以,我求你了,求求你好吗?”林玉是真的害怕了。因为林家的家境殷实,所以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吃过苦。现在虽然离了婚,可是她住的依然是军区大院,依然吃穿不愁。要是真去了那种地方,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放心,我不会送你去做共妻的,不过你一次次的想要我的命,我总得回报回去吧。”罗舒伸手从口袋中,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和一根银针,“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医生吧?所以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吃下我手中的这颗药丸,第二就是,让我在你的身上扎一针。”

    林玉咬着唇,目光害怕的在罗舒手上的药丸和银针上左右游移着,“那是毒药吗?”

    “或许是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确有一样,是可以让你立即毙命的。这就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罗舒戏谑的笑道。

    林玉面如死灰,许久,她才缓缓地开口道:“我选药丸。”如果她的命该如此,那她就认了。

    “很好!”罗舒伸手捏住林玉的下巴,把药丸扔进了她的口中,“这颗药丸叫七日香,每七天它就会发作一次,每一次你都能感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玉闻言,连忙想要吐出药丸,只是那颗药丸在进入她口中的时候,就已经化成了液体,流入了她的喉间。

    “慢慢享受吧!”罗舒放开林玉的下巴,起身走出了牛棚,对着门外的付易道:“把她放了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