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着木叶太郎被擒,这场战役也画下了句号。

    由于陆翰墨之前的精密布署,这场战役中并没有战士牺牲,不过受伤还是无法避免的。

    这次受伤的战士一共有二十六名,其中有五名战士受了重伤。不过由于陆翰墨之前,就已经将罗舒给他的伤药派发给了众战士,所以那五名受了重伤的战士,倒是没有生命危险。

    陆翰墨将被俘的木叶太郎交给手下,让他们连夜进行审讯,务必将MD国这次的计划审问出来。MD国既然敢派人潜入华夏,是绝对不可能没有后续计划的。或许后面还有着一场硬仗要打。

    莫少泽看到陆翰墨,笑着走了过来,伸手勾住陆翰墨的脖子,“陆翰墨,那个伤药你还有没有?”他这次也受了一些轻伤,不过涂上陆翰墨给他的那个药后,伤口的血很快就止住了,比起过去用过的那些药,效果实在是强太多了。不用猜,那个药肯定是罗舒给陆翰墨的。

    “没了!”陆翰墨勾唇道。说到那些药,他又开始想念舒儿了。这次要不是舒儿给了他那些药,那几个受重伤的战士,肯定是无法熬到战斗结束的。

    “别那么小气嘛!再给我两瓶,就两瓶。”莫少泽伸出两根手指,笑着在陆翰墨面前晃了晃。

    “滚边去!”陆翰墨伸手推开莫少泽的手,向着团长办公室走去。他还要去向团长汇报,这次战役的情况。

    “你不给我也行,我明天就去问你家媳妇要。”莫少泽无耻的笑道。

    陆翰墨无语的白了莫少泽一眼,“随你便!”

    莫少泽笑呵呵的走上前,手再次搭上陆翰墨的肩膀,“我开玩笑的,你跟我是什么关系,怎么会不给我呢,是吧?走了,我们一起去复命。”

    这次的任务是他和陆翰墨的两个连一起执行的,不过有一件事他觉得很奇怪。他躲避的地方并不算很隐蔽,只要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他了,可是敌人却像瞎了眼似的,愣是没看见他。

    就算他拿着枪对着对方,对方还是傻不隆冬的查看着其他的地方,就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似的。要不是他后面转移了阵地,他这次根本就不会受伤。到现在他还是想不明白,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舒拿起茶喝了一口,继续翻看手中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是赵爱书给她的,是有关于高考的复习资料。正好闲来无事,就拿来看看。

    “叩叩叩!”门上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

    “进来!”罗舒合上资料看向来人。

    “罗舒,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穆婉一脸开心地走了进来。

    “什么好消息?”罗舒笑问道。看到穆婉才想起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今天又是周日了。

    “我妈妈的很多朋友,都想要买你的那个雪肤霜。还有我的很多同学,也都想要买水颜霜。你看,这是订单,上面的人都是要买的。”穆婉兴奋地将一张纸递到罗舒的面前。

    罗舒接过纸,只见上面有着二三十个名字,每个名字后面都标有着他们所需要的数量。看来这个时代的有钱人并不算少,只是他们平时都十分低调。

    “罗舒,我有个建议。既然这么多人都想买你的化妆品,你不如去商场开个专柜吧,那样不是有更多的人来买吗?”穆婉提议道。虽然罗舒的化妆品还没有注册商标,但是以罗舒的人脉,这并不是难事。

    “现在还不是时候。”罗舒笑道。相信周雪梅那里,也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啊?”穆婉一脸好奇的问道。她还蛮期待,罗舒开一家化妆品专柜的。

    “到时你就知道了。”罗舒故作神秘的笑道。

    “看来你早就有计划了,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没有想法呢!”穆婉恍然道。她现在最崇拜的人就是罗舒,所以罗舒做任何事,她都不会觉得奇怪。

    “咦?这是高考资料啊!”注意到桌上的资料,穆婉惊讶出声。

    “嗯!”罗舒点了点头。

    “罗舒,你看这些资料,不会是想要考大学吧?”穆婉问道。

    “是啊,我想明年六月份参加高考。”现在的这个时代,还没有自报名成人高考,若不是因为有徐峰的关系,学校根本就不会给她这个名额。

    很多高中生考不上大学,就只能复读一年,或者直接去工厂上班。不过高中生在这个时代,也已经算是高学历了。要是哪一家出了一个大学生,那真的就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了,全村的人都会前去祝贺。

    “罗舒,那你考我们学校好不好?到时我就天天可以见到你了。”穆婉一脸期待的看着罗舒。她一点都不担心罗舒考不上大学,因为罗舒在她的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

    “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吗?”罗舒挑眉笑道。

    穆婉点了点头,一脸理所当然道:“当然!我对你比我自己还有信心呢。”

    秦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穆婉,想了想,退了出去。他的个性比较孤僻,以前除了自己的父亲外,很少与外人接触。

    “秦澈,进来吧。”罗舒瞥到秦澈喊道。

    秦澈走进屋,目不斜视的走到罗舒的面前,将一只装有年糕的篮子放在桌上,“罗姐,我爹让我把这个给你送过来。”他爷爷以前是泽州人,那里盛产年糕,后来逃荒来到了这里。

    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每年过年都会做年糕给他们吃。父亲做年糕的手艺,就是传自爷爷的。

    本来家里并没有那么穷,因为那特殊的几年,加上他们的出身不好,所以那几年被打击的很厉害,家里的东西基本上都被充公了。后来他父亲又生了病,所以家里除了那套房子外,什么都没有了。他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吃过年糕了。

    自从父亲吃了罗舒给他配的药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前两天就已经可以起床了。父亲感觉自己的病好了,也有了力气,昨天特意让他去集市上买了一些面粉回来,今天一大早就做好了年糕,让他送来向罗舒表示谢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