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头和老太太对视一眼。

    “罗舒,那你就帮我治吧。”老太太笑着说道。她早已看淡了生死,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老头子。若是罗舒真的可以将她治好,她就可以多陪老头子几年了。

    “是啊,你就治吧!”老头子点头附和道。他对于罗舒和陆翰墨很有好感,特别是陆翰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浩然正气,那是军人才有的特质。而且他早已经决定了,老伴活着,他就活着,老伴死了,他就跟着她一起死。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好!”罗舒点了点头。伸手从口袋里拿出银针和消毒棉,交给陆翰墨,让他帮她把银针消毒。

    “大妈,我帮你先按摩一下穴道。”罗舒对老太太说道。

    “好,罗舒谢谢你了!”老太太笑着道谢道。最后不管她的身体能不能好,对于罗舒,她依然还是感谢的,毕竟他们才刚刚相识。她帮自己治疗,也是一片好意。况且她本就是一个,已经被判了死刑的人。

    罗舒伸出手,隔着衣服帮老太太按摩了起来,一丝丝内气,顺着她的手,慢慢的涌进了老太太的身体,调理着她的经脉。

    老太太很快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暖洋洋的,原本那种难耐的疼痛,也随着这股暖意,正在慢慢的消失着,她眼中有着一丝惊讶。心中渐渐地多出了一丝希望!要能活着,谁会愿意去死呢?

    按摩了数十分钟,罗舒停下了手,让老太太把外面厚重的衣服脱去,接过陆翰墨手中的银针,快速的扎入了老太太的穴道中。

    老头子一直都在注意的老太太脸色的变化,发现她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抹红晕,心中升起一丝狂喜。太好了!看来真的有希望了!没想到罗舒竟然真的会医术。

    罗舒收起银针,转头看向一旁的老头,“大爷,您有纸笔吗?我给你写副方子。”她已经用内气,帮老太太把身体里的病毒细胞都杀灭了。不过老太太的身体太虚了,需要一段时间的调理才行。

    “有,我去拿给你。”老头开心地点了点头,走到一旁拿来纸笔递给罗舒。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看老伴现在的状态,明显的比之前好了很多。

    罗舒快速的在纸上写下了药方,递给老头,“大爷,您就按这个药方去药店抓药,以后给大妈一天服用两次,最多一个月,大妈的身体就可以恢复了。”

    老头颤抖着手,接过药方,感激地看着罗舒,“罗舒,谢谢你!谢谢你!你真是我们夫妻的大恩人啊!”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大爷,您先扶大妈去床上休息吧,我们也要回去了。”

    “你们留在这里吃晚饭吧,我出去买些菜。”老头挽留道。他们帮老伴治了病,他多少也得表示一下才行啊。

    “大爷,您不必忙了,我们家人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呢。我们以后来打扰!”罗舒微笑着对两人挥了挥手,与陆翰墨抬步走了出去。

    老头子连忙抬步跟上,直到将罗舒和陆翰墨送出大门口,才停住了脚步,目送着两人离开。

    “老张,刚刚那两个是谁啊?那个小姑娘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啊?”和老张住同一个四合院的李大爷疑惑的看着离去的罗舒两人。

    “我们在路上碰到的,那小姑娘会些医术,来帮我老伴治疗的。不和你多说了,我老伴一个人在屋里呢。”张大爷说完,转身走进了屋。

    “会些医术?”李大爷想着,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快速的跑回了屋。

    张大爷将张大妈扶上床,用毛巾帮她擦了一下脸,“梅,你睡会儿,我去药店抓药。”

    “好!”张大妈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的确也有些累了。

    “老张!老张!”外面传来了李大爷带着一丝激动的声音。

    “我出去看看!”张大爷帮张大妈盖好被子,对着外面道:“来了!来了!”

    打开门,只见李大爷正一脸兴奋地拿着一张报纸。

    “什么事啊?”张大爷问道。他和李大爷已经做了几十年的邻居了,对于李大爷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

    “你看看,这报纸上的小姑娘,是不是就是刚刚的那个小姑娘啊?”李大爷指着报纸上的一张照片激动道。

    张大爷接过报纸,看到上面的照片,立即就认出了上面的人就是罗舒,连忙看向照片下面的内容。原本他也有看报纸的习惯,只是老伴病了以后,他就很少看了。

    “她竟然是神医!”张大爷一脸震惊道。

    罗舒和陆翰墨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刚刚看到他们墙上的那些照片,我真的好感动啊!”以后她和翰墨也会那样吧。

    “舒儿,我带你去个地方。”陆翰墨微微一笑,拉着罗舒的手向着街上走去。

    来到一家照相馆前,陆翰墨笑着看了罗舒一眼,拉着她走了进去,“从现在开始,我们也和他们一样,每年都来拍一张照片好吗?”有一天当他们老了,他们可以一起翻看照片,一起回忆自己年轻的时候。

    “好!”罗舒扬唇灿烂的一笑。

    一名穿着中山装,理着小平头的年轻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两人,笑着问道:“两位是要拍照吗?”

    “是的!”陆翰墨微微颔首。

    “请跟我来吧。”年轻男子在前面带路,将罗舒和陆翰墨带进了后面的摄影室。

    指着幕布下的一张长板凳,“你们坐那里吧,照片是要拍黑白的,还是彩色的?”

    “彩色的。”罗舒和陆翰墨异口同声道。

    “那是要拍结婚照呢?还是普通的照片?”平头男子继续问道。

    “普通的照片,你这里有其他背景吗?”罗舒看了一下身后的背景问道。这是她和翰墨的第一次合照,她希望可以完美一些。

    “没有!”平头男子歉意道。

    “那好吧!”罗舒无奈道。

    “你们俩稍微靠近一些,我要开始拍了。”平头男子走到照相机前,从里面看着罗舒和陆翰墨,对他们做了个靠近一些的动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