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 三百零九、不顺眼
    众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介绍自己,很快就轮到了罗舒。

    罗舒站起身,“罗舒,云市。”

    “她就是罗舒啊?”

    “没想到罗舒长得这么漂亮,我还以为她是一个五大三粗,举止粗鲁的人呢。”

    “连宋雪茉都敢打,厉害了!”

    “我猜她的背景肯定很强大,不然她打了宋雪茉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这几天罗舒的名字,几乎响彻了整个京大。

    只要知道宋雪茉背景的,都知道她自入学以来,嚣张跋扈惯了,看谁不顺眼就修理谁。敢打她的,罗舒算是第一个。而且打了宋雪茉,还一点事都没有的,也只有罗舒一人。

    罗舒听到众人的议论,不由的苦笑了一声。原以为众人不知道她就是小神医,可以安安静静的上学,没想到却遇到了宋雪茉那个祸害,让她又高调了一回。

    马燕妮看向罗舒,微微的皱了皱眉。罗舒打宋雪茉的事,她也听说了。对于罗舒这种仗着家世,在学校里为所欲为的人,她是最看不起的。

    等到众人介绍完,马燕妮拿起桌上的课本,清了清喉咙道:“现在我们开始第一节课的内容。”

    听着马燕妮流利的讲述着课文,罗舒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前世,她上第一节课时的情景,不知不觉,思绪慢慢的飘远。

    马燕妮讲完第一段,看向罗舒问道:“罗舒同学,请你来说一下什么叫做诊?什么叫做断?”

    罗舒听到马燕妮问自己问题,站起身回答道:“所谓诊,就是查看和验证的意思。比如说通过我们的检查,通过我们的询问,来获取各种病理的讯息。断则是,分析判断,就是辨别病情,判断病情。”这些基础知识自然是难不倒她的。

    “很好!”马燕妮微微有些惊讶。她之所以叫罗舒回答,一是故意想要为难她,还有就是,她看到罗舒根本没有在听课,想要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一次丑。没想到,她竟然回答的这么精确。

    “罗舒,你有没有觉得,马老师有些故意针对你啊?”等到罗舒坐下,孟玉娟小声的问道。

    罗舒笑了笑,“应该不会吧。”从一开始马燕妮看她的眼神,她就知道对方不是很喜欢自己。不过她自然不会在乎这些,她又不是人民币,不需要人人喜欢她。

    马燕妮看到罗舒正在和孟玉娟窃窃私语,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罗舒同学,你来说说什么是望诊。”

    孟玉娟给了罗舒一个,你看我就说是吧的表情。

    罗舒无奈的摇头一笑,站起了身。

    在座同学也诧异的看向了马燕妮,有些同学甚至猜测,马燕妮和罗舒是不是私下有过节。

    “罗舒同学,你来回答一下,我刚刚说的问题。”马燕妮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神色。她刚刚也是一时冲动,才开口叫了罗舒。只是叫都叫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了。

    罗舒看着马燕妮,玩味的一笑,回答道:“望诊是指,观察人的神、色、形、态、舌象、络脉、皮肤、五官九窍等情况以及排泄物、分泌物、分泌物的形、色、质量等。老师对我的回答可满意?”

    马燕妮尴尬的点了点头,“坐下吧!”她没想到,罗舒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她是学过中医的吗?

    接下来的课,马燕妮没有再叫罗舒回答过,不过目光还是会时不时的看向罗舒。

    下课铃声响起,马燕妮放下手中的课本,再次看了罗舒一眼,才走出了教室。

    “罗舒,你和马老师认识吗?”孟玉娟问道。她和罗舒坐在一起感受是最深的,一节课下来,马燕妮最起码看了罗舒十次。

    罗舒一脸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罗舒,你是不是有学过医啊?”想到罗舒那天给她吃的药,孟玉娟问道。原以为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势,肯定会痛上几天。没想到吃了罗舒那药后,她一直都没痛过。简直神了!

    “学过一些。”罗舒点头道。

    “怪不得马老师的问题,你都能对答如流呢。”孟玉娟一脸恍然道。

    宋雪茉在医院躺了整整三天才醒过来,听到医生说自己的右腿可能会残废,气得将病床旁,桌子上东西都给砸了。

    宋熙然推门走进病房,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是干什么呢?”

    “哥,医生说我的腿不会好了,我以后可能会成为残废。”想到医生之前跟她说的话,宋雪茉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不想成为残废,哥,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从小到大,她最依赖的人,就是自己的这个哥哥。

    “别哭了,会好的。”宋熙然走上前,安慰地拍了拍宋雪茉的背。他知道医院的诊断结果时,恨不得直接去将罗舒给杀了。

    雪茉是他唯一的亲妹妹,虽然她有些刁蛮,但是在他的眼中,她却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女孩。只可惜她的资质不适合修炼,不然当初,他一定会央求爷爷让她修炼的。

    现在她的腿断了,据医生说,不仅是骨粉碎,就连腿部的经脉,也都坏死了。他知道要治好她的腿,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问阴尸派,去向阴尸派的门主讨要疗伤的丹药。只是要丹药,哪是那么容易的。

    “哥,那个打伤我的人,是不是已经死了?你们是不是已经为我讨回公道了?”宋雪茉抬起梨花带雨的脸,看着宋熙然问道。对方伤的她这么重,他们宋家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宋熙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还没有!”爷爷一心想要让罗舒回宋家,他就算想杀罗舒,也没有办法。

    “为什么没有?”宋雪茉不敢相信的问道。

    她记得在高一时,有个男生摸了一下她的手,被家族知道了,直接将那个男生的手给砍了。最后那个男生,是流血流干而死的。因为他们没让他上医院,而是看着他活活流血而亡。

    对方只是碰了一下她的手,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现在她的脸被人打了,腿也被踩断了,为什么反而不把对方给杀了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