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罗舒下了逐客令,众人心中都有些不快。不过罗舒是副团长夫人,她们也不能像怼张小玲一样的去怼她。

    “那好!我明天再来串门。”

    “我就先回去了,等家具送来了再来看看。”

    众人对罗舒花了三千多买的那些东西,可好奇着呢。

    她们这里是出了名的穷,罗舒能在这么穷的地方一掷千金,真是让她们好奇,羡慕,不过更多的还是嫉妒。罗舒同样是军嫂,凭什么她就可以一掷千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而她们却只能一分一分扣着用,紧巴巴的过日子。

    等到众人离开,张小玲委屈的看着罗舒,“你说她们怎么能这么说呢!真是太过分了!”她承认她是沾了罗舒的光,可是她也付了钱啊。现在被人这么说,她心里真的很难受。

    “别难过了!”罗舒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张小玲的肩膀。女人的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张小玲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道:“我不难过,她们越是这么说,我就越和你亲密,让她们看着去羡慕吧。”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这样才对嘛!”现在的张小玲,还真像是一个赌气的孩子。

    张小玲笑着点了点头,抬腕看了一下时间,“陆副团长应该快回来了,我就先回去了。”对于陆翰墨,她依然有些发憷。

    李红梅回到家,看着自己破旧的屋子,再想到罗舒那装修的精致、漂亮的家,顿时意兴阑珊起来,连烧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男人也是一名副团长,可是她和罗舒过得日子却差了那么多,想想她就觉得不甘心。

    蒋立军走进门,看到妻子正愁眉苦脸的坐在沙发上,连晚饭都没有做,顿时有些好奇,“是哪里不舒服吗?”

    “心里不舒服。”李红梅看向蒋立军,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蒋立军走到李红梅身旁坐下,关心的问道:“要不要去医务室看一下?”

    “立军,你说我和她同样是副团长夫人,怎么就差那么多呢?她昨天花了三千多,今天又把家里装修的像婚房似的。”说到这里,李红梅的心里就更难受了。

    “你说的是谁?”蒋立军问道。他们男人可不像女人,很少会去关注这些的。

    “就是新来的陆副团长家,那个陆副团长的妻子可是个败家的娘们。”李红梅语气中带着一丝羡慕和妒忌。她们那些军嫂,现在私下里都是这么称呼罗舒的。才来三天,就花了那么多钱,又是买家具,又是装修的,幸好还没买家电,不然她就更妒忌了。

    “陆副团长可不是一般人,他是从京城里调来的,不仅能力非凡,听说家里还极有背景。”蒋立军崇拜的说道。陆翰墨是军界的战神,是他们所有军人崇拜的偶像,对于他的事迹,他可是如雷贯耳。力挫MD国,解决Y国蝙蝠危机,还有大大小小各场战役,他都是战功卓着。

    “那他怎么还只是副团长呢?”李红梅好奇道。

    “那是他不想!我听说,要不是陆副团长,想要踏踏实实的从基层做起,以陆副团长家的背景,他要直接升为少将都没有问题。”蒋立军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那罗舒花钱起来一点都不手软。”李红梅恍然道。心中对罗舒也就更妒忌了,她怎么就找不到,像陆副团长那么优秀的男人呢?

    赵大海回到家,看到李湘云正板着脸,一声不吭的在看着电视,“这又是谁惹你了?”

    “还不是隔壁那个。”李湘云生气道。她今天本来想睡个午觉的,结果隔壁敲敲打打了一天,害得她连午觉都没法睡。

    “不是提醒过你,不要去惹她吗。”赵大海沉声道。他能爬到今天的位置不容易,他不想因为这些家长里短被强制退伍。

    “我可没有惹她,是她惹了我,从早上到晚上一天几乎都没有停过,一直敲敲打打,让我想要睡个午觉都没法睡。”李湘云咬牙道。住在他们家,她真的是倒了霉了!

    “人家不是刚搬过来嘛,总归要拾掇拾掇的,你不要这么小心眼行不行。”赵大海瞪了李湘云一眼,抬步向着洗手间走去。

    “赵大海,你给我站住!我哪里小心眼了?我生个气,埋怨几句都不行吗?”李湘云走上前,瞪着赵大海质问道。就知道他被隔壁的那个女人给迷住了,以前发生这种事,他可是都会先安慰她的。

    “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无理取闹了?”赵大海皱眉道。女人果然不能惯,一惯就不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了。

    “赵大海,你给我凭良心说话,我什么时候无理取闹了?一开始是你问的我,我才说的。我已经答应过你,不去惹她了,我难道埋怨几句都不行吗?你说,你是不是被隔壁的小狐狸精给迷住了?”他以前可从来都没有对她这种态度过的,可是隔壁搬来后,就什么都变了。

    “闭嘴!你想害死我吗?!”赵大海愤怒的吼道。她这话或许只是一时的气话,但是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了,那以后在军区,还有他的立足之地吗?陆翰墨是什么人?他是无数军人心中的神,是精神支柱。他肖想陆翰墨的妻子,岂不是自找死路吗?

    李湘云被赵大海一吼有些懵了,回过神,心中的怒气更是汹涌,“我就说,你不是喜欢她,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啪!”一道巴掌声响起。

    李湘云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看着赵大海,“你打我?!”他们从结婚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他从来对她都是百依百顺的。别说打了,就是连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一句。可是他今天竟然打她,这让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