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嗯!”罗舒笑着点了点头。

    “这钱给你。”张小玲分出一块五递给罗舒。

    “那些蛋糕都是你做的。”罗舒笑着摇头。她只是正好闲着无聊,帮一下她的忙罢了。

    “要不是你教我做蛋糕,我怎么会做?而且之前就已经说好了我们是合作的,一人一半,你不拿我可以生气了。”张小玲将一块五塞进罗舒的手中。

    罗舒笑了笑,没有再将钱塞回去。

    张小玲看到前面有一家面店,拉着罗舒向着那家面店走去,“我们吃完面再回去吧。”从昨晚她到今天来的这一路上,她心里一直都在担心着,怕自己这次出来,蛋糕卖不出去。现在她终于放下心了,这心一放下来,肚子也就开始饿了。

    两人走进面店,发现店里人不少。

    而且她们还在店里看到了熟人,这个熟人让她们有些诧异,因为对方就是那个,一分钱也要掰成两分钱来花的刘春花。此时在她的面前,还坐着一个年轻人。

    刘春花也看到了罗舒和张小玲,不过她现在可没有那个心情去理会她们。

    “大姐,你这次必须得救我,不然我的手就要被他们砍了。”刘春光看着刘春花求道。

    他一直都喜欢跟一帮兄弟在一起打打牌,这次和那帮兄弟玩的有些大了,欠下了一大笔钱。一开始以为,以对方和他的关系,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

    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翻脸不认人,带着一大帮人去他家里要债。他说没有,对方就威胁他,若是他十天之内不还钱的话,就砍了他的一双手。

    他实在没有办法,就来了这里找刘春花,希望她可以给他些钱,帮他把债给还了。

    “我哪有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夫一个月才多少,还要寄回去一大半给家里。”刘春花说道。就今天这碗面钱,她都还心痛着呢。

    “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砍了我的手?我可是你亲弟弟啊!”刘春光吃了一口面,看着刘春花。反正他已经决定了,她要是不给他钱,他就跟她去军区。那帮人再怎么厉害,也是不敢进军区的。

    “我是想帮你,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才行啊。”刘春花看着刘春光面前的那碗面,用力的咽了咽口水。她也已经很久没吃过面了,可是她真的舍不得点两碗。

    刘春光端起碗,咕咚咕咚的喝起面汤来,放下碗的时候,碗里已经连葱花都没剩下一点了,他意犹未尽的砸吧了一下嘴,“你不帮我,我就去你家住。”反正他就是赖上她了。

    刘春花一听,连忙摇头拒绝,“春光,你也知道你姐夫那脾气,我要是把你带回去,他非跟我闹不可。”她这个弟弟是什么德行她最清楚,去了她家肯定会赖着不走。而且他这个人还特好吃,她家的粮食本就不多,他去了他们一家人吃什么?不行!绝对不能让他跟去她家里。

    “大姐,那你是打算看着我死了?”刘春光看了看面前的碗,想了想又拿起碗舔了起来,直到将里面的汤都舔的干干净净,他才死心的放下了碗。

    罗舒正对着刘春花姐弟坐着,看到刘春光舔碗,顿时心中涌起了一股恶心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怎么不吃了?面不好吃吗?”张小玲看到罗舒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诧异的问道。

    “吃不下。”罗舒苦笑道。谁知道她这个碗,是不是也被别人舔过。

    张小玲吃了半碗面也吃不下了,放下筷子道:“我们去买些鸡蛋就回去吧。”

    罗舒点了下头,站起身,与张小玲向着外面走去。

    刘春花看到罗舒她们离开,摸了摸自己饿的直叫的肚子,站起身,走到罗舒她们之前待的那一桌,看到罗舒那碗几乎没动过的面,她的眼睛顿时一亮。真是个败家娘们,这么好吃的面,连动都没动。

    “这位大姐,你怎么端别人的面呢?”服务员走过来收碗,看到刘春花端着两碗吃剩下的面,走回自己那桌,有些不悦的问道。

    “我认识她们的,她们是跟我住一个大院的,平常我们也这么吃,而且这么好的面,扔掉不是浪费吗?”刘春花厚着脸皮笑道。

    服务员白了刘春花一眼,去了别桌收碗。

    罗舒和张小玲买完鸡蛋,来到公交车站,看到除了几名军嫂外,刘春花和刘春光也在。

    “陆嫂子,杨嫂子。”看到罗舒和张小玲,那些军嫂连忙笑着与两人打招呼。

    “陆嫂子今天没买啥呀?”她们以为罗舒今天出来又要败家了,没想到她还和来时一样,就挎着一个篮子。

    “没需要的东西买。”罗舒淡笑道,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转过头去,只见刘春光正双眼冒光的盯着她,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

    “车来了,我们快上车吧,陆嫂子,你先上去。”这公交车和来时可不一样,回过时要经过好几个站点,最后才会到军区,车上的人可是多着呢。

    上了车,买了票,因为没有座位,罗舒和张小玲就站在了靠窗的一个位置。

    看着挤得几乎没有一点空隙的公交车,罗舒皱了皱眉。看来还是需要一辆车,不然这出来一趟,还真是不方便。

    看到刘春光正向着自己挤过来,罗舒扫了他一眼,向着张小玲靠过去了一些。

    刘春光丝毫不在意罗舒的警告,身体慢慢的向着罗舒靠了过去。这样漂亮的小媳妇,要是能抱在怀里,那味道一定美上天了。

    见刘春光没有收敛的意思,罗舒冷眼扫向刘春光,冷声道:“你再靠近,我就把你扔出去!”

    刘春花正在和一名军嫂说话,听到罗舒的话看了过去,看到罗舒警告的人是自己的弟弟,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该死的刘春光,这是要找死啊!要找死,也不要害了她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