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地里忙碌的村民们,扛着农具回到了家,准备着今天的晚饭。

    随着一阵“呲呲!”声响起,村长的声音从广播中传了出来,顿时响彻了整个曹庄村,“各位曹庄村的村民们,下来我有一个消息要通知大家。我们村里的牛棚,今天已经租出去了,请村民们今晚,务必将自己家的东西从牛棚里搬出来。”

    “那破牛棚也有人租?”

    “这才刚刚回到家,又要开始忙了。”

    “那些东西搬出来,要放哪去啊?”村民们一边抱怨着,一边做着晚饭。打算吃过晚饭,去村口的牛棚看看,其他人会不会将东西搬出来。

    牛棚外聚集的村民们越来越多,村长正在指挥着众人,将里面的柴禾和麦秆,搬到西边的晒谷场暂放。

    “小六子,你家的东西可是最多的,可要抓紧搬了,大家也帮帮忙,我们争取今晚把牛棚给清出来。”村长对着众人吩咐道。他相信军嫂是不会骗人的。明天一早对方就要过来了,要是看到牛棚被收拾干净了,说不定对方一高兴,就决定和村里多签下几年合同。每个月五十可是不少了。

    “村长,租我们牛棚的是什么人啊?”有村民好奇的问道。

    “我知道,是蛋糕厂。”知道内情的村民回答道。

    “就是镇上小店里卖的那种蛋糕?哎呦妈耶,那玩意儿贼好吃了!”

    “等以后蛋糕厂开在我们这里了,不知道厂里会不会招工人?”

    “要是招人就好了,那我们也有机会成为工人了。”

    “可不,听说蛋糕厂工人的工资可高了,每个月有三四十呢!我姑姑家的表妹的女儿,就在蛋糕厂上班。听说蛋糕厂过年过节,还有福利发呢。”

    “这么好啊!”众村民都是一脸羡慕和向往的神色。想到以后自己也有可能会成为工人,原本意兴阑珊的村民们,一下子变得干劲十足,也不管是不是自己家的东西了,进去就搬了起来。

    罗舒带着张小玲来到牛棚,看到昨天还挤得满满当当的牛棚,已经变得空空荡荡了,不由满意的一笑。这曹庄村的村长,还真是个积极的人。

    张小玲双眼亮晶晶的打量着牛棚,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工厂搬到这里,以后就算再增加几倍的订单,也没有事了。”

    “等一下我们再和村长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把牛棚后面那块空地给买下来,等以后我们在上面建造几间车间。”罗舒说道。她心里早已经有了打算,这牛棚虽然大,但是等到‘好爱吃蛋糕’真正发展到,货源遍布整个华夏,这里也是不够用的。所以建造厂房,也是一件计划中的事。

    “嗯!”张小玲高兴地点头。这一刻,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好爱吃蛋糕’的光辉未来。

    “我们去村委会吧,村长估计已经在等我们了。”罗舒笑道。村长这么急的把这里搬空,可见也是个急性子的人。

    村长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的走着,现在的他,心里七上八下的,各种情绪交杂在了一起,有开心、激动、担忧、焦急…

    他走到办公室门口,向着外面张望,“怎么还不来呢?不会不来了吧?”要是不来,那他不是白忙乎了?

    “村长,你别急,她们肯定会来的。”坐在一旁的大队长说道。看着村长在面前来来回回的转,他都觉得眼晕。也让他的心里充满了紧张和不安。

    “好!”村长答应道,正准备走回屋里,就看到两道窈窕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高兴的一拍大腿,“总算来了!”

    连忙笑着迎了上去,“你们来了!快里面坐。”人来了,事情就有着落了。

    罗舒和张小玲笑着对村长点了点头,“村长,让你久等了!”

    “我也是刚刚才到,快里面坐。小齐,快给两位军嫂泡茶。”村长笑呵呵的带着罗舒两人走进办公室,对着办公室里的大队长喊道。

    “快坐!”村长开心的招呼着罗舒和张小玲。

    罗舒坐下后,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介绍信递给村长,“村长,你看一下介绍信。”

    村长接过介绍信看了一下,只见这介绍信是部队开的,上面还有着部队的公章,“没问题!不知道,你们想要租多久?”

    村长满脸期待的看着罗舒和张小玲。他希望她们可以租三年,最好是五年,当然租的越久他就越高兴。

    “我们想先租十年,你看有没有问题?”张小玲开口问道。

    “十年?!”村长的声音都激动地有些变音了。他没听错吧?

    “是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想买下牛棚后面那块空地,我们打算在上面建造几间厂房,你看可以吗?”张小玲问道。罗舒现在怀孕了,她自然不能让罗舒受累,所以这边的事,她以后也会全权负责。

    “什么?!”村长几乎快要被这从天而降的幸福给砸晕了。

    “我们还想要买下牛棚后面那块空地,我们打算在上面建造几间厂房,你看可以吗?”张小玲重复道。

    “行!行!行!当然行!”村长高兴的直点头。那块空地因为靠近河边,又加上杂草丛生,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她们要买下来,他当然开心了。这可是又给村里增加了一笔收入。

    “村长,我们买下那块地,要建房子需要什么手续吗?”张小玲问道。

    村长抽了一口烟袋,控制住激动的情绪说道:“这个需要提交申请,建房也是一样,都需要批复。”土地和房子不同,虽然同属于集体,但是集体的房子是不能出售的,土地只要通过审批就可以出售。这也是为什么集体的房子不能拆了建私房,但是空地只要通过审批,村民就可以在上面盖房子的原因。

    ------题外话------

    推荐《暗黑系暖婚》/顾南西(后期可能会改书名,如果搜不到书名,请搜笔名顾南西)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啊,被血染得殷红。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我希望死在你身上。

    他说:笙笙,医不自医,我是病人,血能让我兴奋,让我杀戮,而你,能让我嗜血,是我杀戮的根源。

    备注:本文治愈暖宠风,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温润如玉’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滚浴缸的荡漾故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