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 六百二十二、照顾
    将罗舒和陆翰墨送出门,白默耀关上门,走回到秦月的面前,看着她依然有些苍白的脸色,心中愧疚万分,“对不起!”

    秦月并没有睁开眼睛,她现在不想看到白默耀。虽然事情弄成这样,她应该负主要的责任。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白默耀。

    白默耀叹了一口气,走出房间,去洗手间打了一盆温水过来,将水盆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将毛巾拧干,掀开被子,轻柔的帮秦月擦拭腿间的血迹。

    感觉到身下一凉,接着湿热感觉传来,秦月的脸顿时红了,睁开眼睛,想要坐起来,“我自己来。”她怎么能让一个男人,帮她擦拭那个地方呢?即使他们是夫妻也不行。

    “不要动,很快就好了。”白默耀伸手按住了秦月,另一只手依然轻柔的帮她擦拭着。

    “我等一下自己擦。”秦月挣扎着想要起身。

    “你不想要肚子里的孩子,那你就自己来。”白默耀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意,不过他手上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了?

    秦月停止了挣扎,手摸上了自己的肚子。是啊,她刚刚差一点就失去了他,若是再来一次,怕是罗舒也救不了他了吧。

    白默耀看到秦月的动作,心中的怒意顿时消了大半。原来她还是在乎他们的孩子的。

    将带血的毛巾洗干净,再次帮秦月擦拭了起来,直到再也看不见一丝血迹,白默耀才停住了手。

    看到被单上那残留的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迹,白默耀感觉自己的心正一阵阵的抽痛着,将毛巾扔进水盆,帮秦月盖上被子,转身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找出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走回到秦月的身旁,再次掀开被子,将那件衣服垫在秦月的身下。被单上的血迹还是湿的,躺在上面肯定会很不舒服。至于秦月,现在不宜移动她,等她稍微好一些,他再帮她穿上衣服。

    “你先睡一会儿,我去煮点东西给你吃。”白默耀帮秦月盖好被子,端着水盆走出了房间。

    倒了那盆已经变得有些殷红的水,洗了下手,白默耀来到厨房,厨房里只有一些菜和米,还有一些面粉和几个鸡蛋。

    想了想,白默耀决定帮秦月做一碗面条,再放上两个鸡蛋。她现在的身体很虚,需要补一下才行。等明天他再去城里,帮她买一些营养品回来,让她好好的补一补。

    将面条擀好,白默耀将面条放进锅里煮了起来。他以前上的是军校,这些事自然是难不倒他的。

    不多一会儿,锅里就散发出了一阵阵的面香。

    白默耀走到碗柜前打开,发现里面只有一只缺了口的碗,摇了摇头。看来明天要买的东西还很多。以秦月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回去,只能在这里暂时住上一段时间了。

    秦月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听着厨房里传来忙碌的声音,她的心情一阵复杂。

    脚步声传来,只见白默耀端着一碗面条走了进来。

    “我扶你起来吃点东西。”将手里的面条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白默耀上前,小心的将秦月扶起来,在她的身后垫上一个枕头,伸手拿起那碗面,用筷子夹起面条吹了吹,递到秦月的唇边。

    “我不想吃。”秦月淡声开口道。

    “必须吃,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就算你不想吃,我也不能让我的孩子饿着。”白默耀有些生气的说道。他不管这个女人怎么想,从今天起,他再也不会让她伤害自己,和他们的孩子了。

    “白默耀,我们离…”秦月想要开口,白默耀已经将手中的面条塞进了她的口中,也堵住了她想要说的话。

    “从今天起,你的生活起居,由我来负责。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的孩子。至于你想要怎么样,等你将孩子生下来了,我自然会成全你。”白默耀语气冰冷的说道。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想要跟他离婚,门都没有!

    秦月再次陷入了沉默。或许那样是最好的结果吧!

    白默耀将碗中的面条喂完,伸手扶住秦月,将她身后的枕头放平,让她慢慢的躺下去,帮她盖好被子,拿着碗转身走了出去。

    秦月以为白默耀会再进来,只是等了很久,直到困意袭来,依然没有看到白默耀进房间。他去哪了?

    白默耀吃完锅里的面条,洗了个澡,就出了门,他打算找宋解放,去问他借一辆车。明天要去城里买东西,没车可不行,只是敲了许久的门,依然不见宋解放来开门。

    宋解放走进文工团所住的院子,让人将宋悠悠叫了出来。原以为她这次来这里,必定会回家住。可是他晚饭都做好了,依然不见她回家,只能来这边找她。

    宋悠悠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宋解放,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从小到大,父亲一直都很爱她,在她的心中,父亲也是最重要的人,可是他却背叛了她,背叛了她的母亲。所以她开始远离他,逃避他。只是她心里也明白,即使这样,她还是放不下他的。

    “悠悠。”看到许久未见的女儿,宋解放脸上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有事吗?”宋悠悠淡声问道。

    宋悠悠的态度犹如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宋解放的热情,“你回来了怎么都不回家?爸已经将晚饭做好了,我们回去吃晚饭吧。”

    “我已经吃过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还要进去给大家彩排。”宋悠悠淡淡的开口道。

    “悠悠,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你就不能放下吗?”宋解放一脸难过的看着宋悠悠。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为什么她还要如此执着?

    看到宋解放脸上的神情,宋悠悠咬了咬唇,“我还要忙。”说完,她便转身走进了屋里。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即使伤口痊愈了,还是会留下一道伤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