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晓梦一行人,此时也端着托盘走了回来,将罗舒和张琪的饭菜递给她们。

    “现在的大一新生真是嚣张,一点都不把我们这些学姐放在眼中。”

    “还敢欺负罗舒,被人打也是活该。”

    “我出去看看那几个人的下场。”

    “我也去,你们去不去?”陈晓梦和张琪站起身,看向众人问道。

    “我们在这里聊天,你们等一下把情况告诉我们就好。”王霏笑道。现在的她,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人,对于这种事,还真的起不了兴趣。

    “你们快去快回,我们难得能在学校里聚聚,不要因为不相干的人浪费了时间。”刘梦遥从一旁打汤回来,将手中的汤放到桌上,推到罗舒的面前。

    “好!我们很快就回来。”张琪拉着陈晓梦快步向着外面走去。

    来到食堂外,只见有两名老师正在劝阻着激动的学生们,身穿红色滑雪衫的女生和她的同伴,正一脸害怕的坐在地上哭着。

    两名老师在得知事情的经过后,走到身穿红色滑雪衫的女生和她的同伴面前。

    “你们这次的确做的太过分了,记过肯定是难免的,回去好好反省吧。”其中一名老师开口说道。罗舒不仅在学生的心目中,有着重要的位置。他们这些老师,也是对她崇拜有加的。而且罗舒现在所嫁的人可是陆翰墨,是华夏战功赫赫的战神。

    罗舒结婚的事,他们是知道的,也知道罗舒在京大的特殊性。上次开会的时候,校长曾跟他们提过罗舒的事,所以对于罗舒的一些情况,他们都是知道的。

    “老师,我们知道错了,我们去跟她道歉,不要记我们的过好不好?”

    “我们真的不知道她就是罗舒。”要是知道,借她们一百个胆,她们也是不敢去抢罗舒的位置的。

    在她们入学时,开校会的时候,教导处的主任就以罗舒的事迹作为范例,在校会上讲过。当时她们听到罗舒的事迹后,对罗舒很崇拜,很想见一见她,看看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可是今天,她们却不长眼的去抢了罗舒的位置,还嘲笑她。她们被打的确是活该,可是记过会对她们将来的影响很大的。

    两名老师摇了摇头,转身向着远处走去。这件事就算罗舒不追究,学校肯定也会给罗舒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张琪和陈晓梦回到食堂,将外面的情况跟众人说了一遍。

    “有些人一定要吃了苦头,才会明白自己做错事。”

    “那几个人的品德有问题,一般人是绝对做不出抢孕妇位置的事的。”

    “就是,不管她们道不道歉,都不要原谅她们。”

    众人正讨论着,就看到身穿红色滑雪衫的女生,和她的同伴走了进来,此时她们的样子显得有些狼狈。

    “对不起!我们错了!我们刚刚不应该抢你的位置的。”

    “请你原谅我们这一次吧,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这样了。”

    “走开!不要影响我们的心情。”张琪毫不留情的开口道。对于这种连孕妇都欺负的人,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道歉我已经收到了,你们走吧。”罗舒淡声道。

    “那你原谅我们了吗?”身穿红色滑雪衫的女生,和她的同伴都一脸期待的看着罗舒。

    “道歉如果有用的话,那要警察有什么用?”罗舒一直都觉得这句话十分有道理。她可以接受道歉,但是是否原谅要看情况。她绝对不是那种只要对方一道歉,就会说没关系的人,她从不委屈自己。

    “罗舒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快走吧,不要影响我们吃饭。”陈晓梦对着几人挥了挥手。

    “可是你不原谅我们,我们会被学校记过的。”戴眼镜的女生开口道,她看着罗舒,眼中满是恳求之色。

    “这会影响到我们将来的,请你高抬贵手原谅我们一次吧。”叫欣欣的女孩也哭着哀求道。现在她真的是后悔了。

    “那是你们的事。”王霏道。

    “你们或许现在都没有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吧?来道歉也只是因为不想记过吧?”肖燕嘲讽道。

    “别那么多话了,就算罗舒肯原谅你们,我们也是不会原谅你们的。欺负一个孕妇,算什么本事。”张琪冷哼道。如果罗舒不是孕妇,她们抢罗舒的位置,她或许不会这么生气。但是对方明明看到罗舒是孕妇,还这么做,实在是不可原谅的。

    身穿红色滑雪衫的女生还想再说什么,听到张琪继续道:“再不走,我就让大家再赶你们一次。”

    身穿红色滑雪衫的女生与同伴对视一眼,看了罗舒许久,见她不为所动,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罗舒一行人吃完饭,便离开食堂,回了宿舍。周围的众人虽然没有来打扰她们,但是被众人注视的感觉也是不好受的。

    回到宿舍,众人便像以前一般,各拿了一本小说窝在自己的床上,边看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外面下雨,天气又冷,没有什么比躺在被窝里,看小说和聊天更舒服的事了。

    “王霏,你都安排好了吗?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刘梦遥问道。

    王霏点了点头,“已经差不多了,明天晚上你们准时到就好。”她婚礼的酒席,也是安排在饭店的。虽然和家人商量过一切从简,但是有些免不了的习俗还是必须要的。

    “那是肯定的。”众人笑道。

    “你穿中式的嫁衣,还是西式的婚纱啊?”

    “我都准备了。”

    “杨暮景这次有请杨家的人吗?”罗舒问道。她昨天和母亲通话的时候,忘了问这件事了。杨暮景是个比较重情义的人,虽然早就不与杨家来往了,但是他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这次或许会邀请杨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