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 七百六十、心思不纯
    见白庭古真的只倒一点点酒,卓荦荦不悦的皱了皱眉,开口道:“舅舅,这酒这么香,你怎么只喝一点点?”真不明白,舅舅为什么要听这女人的话。

    “这是药酒,罗舒她是医生。”白庭古心里也对卓荦荦今天的表现有些不满。

    “哦!”卓荦荦心里虽然不服气,可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饮料,问向陆翰墨,“你喝饮料?还是喝酒?”那语气自然的好像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

    在座的众人都不是笨人,此时他们也都看出了端倪。

    陆翰墨充耳不闻,拿起桌上的热水瓶,帮罗舒倒了一杯水,温柔道:“小心烫。”饮料中含有色素,这种东西舒儿怀孕后就不喝了。虽然他们的空间里都有自制的酸奶,但是毕竟这是在别人家做客,要是喝自带的饮料,那是对主人的不尊重。

    “荦荦,我喝饮料,你帮我倒一杯。”白栩栩将自己的空杯,递到卓荦荦的面前。她想要给荦荦解围。

    “好!”卓荦荦收回妒忌的目光,笑着接过白栩栩的杯子,帮她倒了一杯饮料,看向自己母亲和白母,“舅妈!妈!你们要喝饮料吗?”

    “好!”白母和卓母点了点头,眼中都有着一丝担忧。

    白栩栩看到卓荦荦一直在用余光偷瞄陆翰墨,皱了皱眉,站起身来到卓荦荦身旁坐下,正好挡住了她的余光,“我也坐这边,这里都是年轻人。”

    卓荦荦有些懊恼,又不能发火,笑了笑站起身道:“我还是坐对面去吧,我们都坐在这里太挤了,陆少都快没地方坐了。”

    说话间,她已经走到对面,正对陆翰墨的位置坐了下来。

    白庭古脸色沉了下来,警告的扫了卓荦荦一眼,“坐定了吗?!”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明知道陆翰墨已经有了家事,竟然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看陆翰墨。难道她不知道,破坏军婚是犯法的吗?

    “坐定了。”卓荦荦连忙坐直身体,低下了头,不敢和白庭古对视。要是惹怒了舅舅,她以后想来军区就难了。

    白庭古歉意的看了陆翰墨和罗舒一眼,“大家吃饭吧!”

    “翰墨,罗舒,我这样叫你们可以吗?”白母微笑着看向两人。

    “可以的,夫人!”罗舒浅笑着点了点头。

    “你也别叫的这么见外,要是不嫌弃的话,叫我白姨就好。”白母笑道。

    “好的白姨。”罗舒从善如流的点头。

    白母开心地一笑,“你们俩别客气,来了这里,当在自己家就好。”

    “嗯!”罗舒和陆翰墨点头应道。

    白庭古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眼中划过一抹惊喜的笑意,“这酒还真是好喝!喝下去感觉胃里清清凉凉的。”他因为胃有些不好,所以平常还是很少会喝酒,就算喝也是不敢贪杯的。

    “军长!等您把这一瓶酒都喝完,您的胃病就差不多断根了。”罗舒微笑道。

    白庭古眼中有着惊喜和诧异之色,“真不愧是神医!我还没说,你就已经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是陆少说的吧?”卓荦荦不屑的撇了撇嘴,微笑看向陆翰墨,等待着他的回应。她才不信对方是什么神医呢。

    “荦荦!”卓母扯了一下卓荦荦的衣服,提醒她不要胡说。

    白庭古不悦的瞪了卓荦荦一眼,看向罗舒歉意道:“罗舒,她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你别跟她一般计较。”罗舒的家世,可是比陆翰墨还要强大的。

    罗舒不在意的一笑,“自然不会。”卓荦荦只要不做出过分的事,她会看在白庭古的面子上放过她的。

    陆翰墨如鹰般锐利的双眸,冷冽的扫了卓荦荦一眼。若是她再让舒儿难堪,他才不会管任何人的面子。

    卓荦荦不在意的一笑,对着陆翰墨眨了眨眼,狡黠的一笑。这男人真的越看越有味道!

    她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感觉到脚好像和对面谁的脚碰了一下,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涌上了她的心头。

    男人都是假正经,最不起女人的挑逗,若是她悄悄挑逗他一下,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想到这里,她脱下自己的鞋子,脚悄悄的向着,对面陆翰墨的腿伸去。

    “不想脚废掉的话,就收回去!”陆翰墨的声音犹如十二月的寒风一样,冰冷刺骨,让人不寒而栗。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同时看向了桌下。

    卓荦荦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陆翰墨。她没想到,他会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看到卓荦荦还没来得及穿鞋的脚,结合陆翰墨刚刚说的话,众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砰!”白庭古用力拍在桌子上,愤怒地对着卓荦荦吼道:“卓荦荦,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卓荦荦低着头不说话,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己的行为被当众揭开,让她情何以堪?

    “说!你为什么要怎么做?”白庭古喝道。他希望她可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我…”卓荦荦看向陆翰墨,不甘地咬着牙,恼怒的瞪着陆翰墨,“陆少,我刚刚并没有碰到你吧?”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她都放下矜持了,他却如此不顾及她的面子。

    “那你的脚是要干吗?”陆翰墨冷冷地看着卓荦荦。

    “我走累了,难道不可以脱鞋吗?”卓荦荦强词夺理道。

    “若不是看在军长的面子上,你那条腿现在已经废了。”陆翰墨无情的说道。

    “卓荦荦,道歉!”白庭古冷喝道。

    “我没有错!”卓荦荦梗着脖子道。这件事她是绝对不会道歉的,她只是为了自己将来的幸福努力,像陆翰墨这样的男人,有哪个女人不想占为己有?她只是比其他女人勇敢一些而已。又有什么错?

    白庭古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印制住心中奔涌的怒火,“若是你还认我这个舅舅,就道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