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菏莲对着罗舒感激的一笑,“我就不去了。”明年彦骋就该上小学了,她必须要凑出他的学费。

    彦骋将来想要有出息,学习是他唯一的出路。虽然彦骋一心想要和他爸爸一样,当一名军人,但是她还是希望,他以后可以走另外一条路,可以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罗舒走到林菏莲的面前,看着桌上的小零件,“这些手工,你一天可以挣多少钱?”

    林菏莲有些诧异的看着罗舒,不过还是回答道:“如果速度快一些话,可以挣三到四毛。”她也想出去工作,但是她放心不下彦骋。

    “你想不想多挣一些钱?”罗舒问道。

    “想!但是我现在要照顾彦骋。”林菏莲说道。她当然想多挣一些钱,让彦骋可以吃的好一些。彦骋现在已经七岁了,可是在同龄人中,他却比别的孩子矮小瘦弱了很多。

    “不需要出门,在家里就可以。”罗舒微笑道。

    “做什么?”林菏莲目光灼灼的看着罗舒。如果不用出门,她自然愿意。

    “我现在身体不方便,我家老陆又一直不在家,做饭,做家务都不方便。我希望你可以过来帮帮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罗舒问道。她现在也没什么适合林菏莲做的事,希望林菏莲不要以为自己是在侮辱她。

    林菏莲犹豫片刻,开口道:“那我可以把这些手工带过去吗?”虽然这手工挣得不多,但是一个月也有十来块的收入,等她帮罗舒做完家事,闲下来的时候可以再做这些手工,只是不知道罗舒会不会介意。

    “当然可以,我有空可以帮你一起做。”罗舒笑着点头。

    “好!那我和彦骋一起去你家。”林菏莲决定道。就冲着罗舒帮彦骋这一点,她就应该帮她做些什么。至于工钱,她是不会收的。

    “那就先谢谢你了。”罗舒微笑着感谢道。

    在彦骋家待了一会儿,罗舒和陆翰墨便离开了。

    “舒儿,你对他们母子似乎特别上心。”陆翰墨道。他是最了解舒儿的,如果不是想要帮林菏莲,她是绝对不会提出,让林菏莲去家里帮忙的。平时那些家务,有他就绰绰有余了,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帮忙。

    罗舒看向陆翰墨,“彦骋前世是你的警卫,他替你挡过三颗子弹。”

    “原来是这样,那彦骋交给我来带吧。”陆翰墨决定道。不管那些事是前世还是今生的,这一份情他都一定会还的。还有彦骋的父亲,他或许可以帮一下忙。

    “翰墨,彦骋的父亲是怎么回事?”罗舒问道。她前世并没有听彦骋提起过他的父亲。

    “彦骋的父亲叫彦战,是一名很优秀的战士。三年前他被派去执行一个任务,就是打入缅国的一个贩毒组织做卧底。这些年,很多消息都是他秘密传回来的。”陆翰墨道。这样的战士还有很多,到最后他们即使回来了,也已经回不从前了。更多的则根本就回不来。

    “那他现在还安全吗?”很多人一旦进入那种组织,就会染上毒瘾,渐渐地失去自我。

    “不知道,我们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联系上他了。”陆翰墨语气带着一丝担忧。

    “那我们去看一下他吧。”罗舒提议道。前世的彦战,或许就是这样永远的消失的。

    “好!”陆翰墨点头。既然知道自己欠了彦骋三枪,他就会尽可能的去回报他。

    夜色中,罗舒和陆翰墨站在飞剑之上,从这里俯视而下,他们可以将整个缅国的风景尽收于眼底。

    陆翰墨将神识释放而出,铺天盖地的向着四周慢慢延展而去。

    很快他就发现了,在一座木质的豪华别墅的地下室中,有一名满身是伤,骨瘦嶙峋的男子正趴在地上,此时他的浑身正不停地颤抖着,显然是他的毒瘾犯了。

    男子涣散无神双眼中有着一丝坚毅之色,他紧咬着牙,努力的与体内那股,犹如被无数只蚂蚁啃食一般的剧痛做着抗争。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他的毒瘾也是一天比一天发作的次数更多。每一次,都让他有种如在地狱中走了一遭的感觉。

    每次这时候,他都会努力转移注意力,想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还有年迈的父母,他们都在等着回去。所以他不能死,他一定要撑过去,一定要活着回去。

    体内的剧痛慢慢的加剧,男子用力的咬着牙,握着双手一声不吭。他是一名军人,他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时间慢慢的流逝,终于男子熬过了那股剧痛,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熬过这一次,毒瘾还有半个小时才会再次发作。

    开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门“吱呀!”一声被人推了开来。

    一名身材臃肿的中年男人,在三名手下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他走到彦战面前,停住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彦战,“还不肯说实话吗?你到底是不是华夏军方的人?”他一直都很欣赏彦战,对于彦战也很信任。直到有人告知他,彦战是华夏军方派来的卧底,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与华夏商人进行交易时,很多次都会有军方人突然介入。他自然怀疑过自己身边有卧底,但是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彦战。

    彦战抬起布满了伤痕的脸,一脸坦然的看着萨博,“我不是…萨哥…你相信我…我对你一直都是很衷心的…一定是有人妒忌我…才陷害我的…”他只有取得萨博的信任,他能继续自己的任务,才能活着。

    “那你怎么解释,自从将你关起来后,就再也没有军方的人出现,破坏我们的交易呢?”萨博看着彦战,厉声问道。他开始也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是这三月来,军方的人再也没有在他们交易的时候出现过,他就相信了。如果彦战不是卧底,怎么会这么巧?

    “萨哥…也许这是华夏军方的计谋…你千万不要中了他们的计…如果你一定要怀疑我…那我只能以死明志…证明我的清白了…”彦战说道。他现在只能赌一次了。

    ------题外话------

    亲们!还有一章要稍晚些。(づ ̄3 ̄)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