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到这里,罗政的脚步更加加快,沿着军属院一圈圈的跑着。

    也不知自己跑了多少圈,直到太阳升起,他才慢慢的停下了脚步,满脸高兴的向着罗舒家走去。现在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实力的提升,跑了这么多圈下来,他丝毫没有半点疲惫的感觉。虽然他还没有正式开始修真,但是他已经体会到了修真的强大。

    正要推门走进罗舒家,一道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大哥哥,你是谁啊?”

    罗政转头望去,只见一对夫妻,正牵着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站在他的身后,“你们是要进去吗?”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来找姐姐姐夫的。

    “我们是来找陆叔叔的,大哥哥也是找陆叔叔的吗?”彦骋看着罗政,那双大眼睛中有着一丝警惕之色。他没见过罗政,不知道他会不会是坏人。虽然他的样子看起来不像,不过坏人是不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的。那天拿妈妈钱的那个姐姐,也不像是坏人,可是她却做了坏事。

    “我是陆叔叔的家人。”罗政说话间,已经推开了院门,对着里面喊道:“姐,姐夫,有人来拜访你们。”

    罗舒和陆翰墨走出屋子,看到是彦战夫妇三人,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屋里坐吧。”今天是大年夜,军区的所有军人,在这一天都是不需要进行训练的。只要等到晚上,大家围在一起吃年夜饭,看文工团表演,以及和军校这次来的一百学生,简单的切磋一下就可以了。

    几人走进屋里坐了下来,陆翰墨走进厨房拿了一只热水瓶,和几只茶杯,帮自己和彦战还有罗政,各倒了一杯茶。现在只有客人和主人的区别,并没有上下级之别。而且他也不在乎这些。

    “旅长,我们这次是来送年货的,你对小骋这么照顾,嫂子又对小莲那么好,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报才好,这些东西还望连长和嫂子不要嫌弃。”彦战说道。

    “是啊,你们一定要收下,不然我们会过意不去的。”林菏莲也附和道。

    “好吧!”罗舒点头道。既然是他们的一份心意,她自然不会拒之门外。因为在她的心里,他们是朋友。

    “陆叔叔,我今天要不要训练?”彦骋舔了舔嘴角的酸奶,看向陆翰墨问道。陆叔叔训练的时候虽然很严厉,不过他喜欢跟着陆叔叔训练。

    “今天和明天都休息,年初二开始训练。”陆翰墨勾唇道。彦骋很上进,也很认真,所以他也很喜欢这个小子。

    “哦!”彦骋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他好想天天都跟着叔叔训练。

    彦战伸手揉了揉彦骋的头发,眼中有着一丝骄傲和欣慰之色。军中的战士都知道,陆翰墨训练的时候有多严厉。虽然他知道陆翰墨训练小骋的时候,肯定不会像对待战士们那么严厉。但是小骋能扛得住陆翰墨的训练,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陆翰墨站起身,走到电话机前,伸手拿起了电话。

    “是陆旅长吗?”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嗯!”陆翰墨听到对方的声音,觉得有几分耳熟。

    “陆旅长,我这里是传达室,您的父母,还有朋友都到军区了。”

    “我知道了。”陆翰墨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看向罗舒道:“舒儿,我父母他们到了。”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彦战站起身道。

    林菏莲和彦骋也跟着站起身。

    “你们等一下!”罗舒转身走进厨房,不一会儿,就拎了一大袋东西出来。

    递给林菏莲道:“彦姐,这些都是一些京城的特产,你收着。”

    林菏莲连忙推拒,“这可不行,我们怎么能拿呢?”他们是来送东西的,可不是来拿东西的。

    “如果你不拿的话,就不把我们当朋友,那就把你们送来的东西拿回去吧。”罗舒故意板起脸道。

    林菏莲看向彦战,彦战点了点头。罗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们当然不能不收。

    “那好吧!谢谢!”林菏莲伸手接过罗舒递来的一袋子东西。

    几人一起走出屋子,罗舒,陆翰墨和罗政,向着停车场走去。

    还没走到停车场,就看到朱慧珍一行人,正向着他们走来。

    这次除了朱慧珍和陆正阳,莫少泽和申安宁也一起来了。这让罗舒和陆翰墨有些意外。

    “翰墨,罗舒。”朱慧珍看到两人,连忙快步跑了过来。她一直都想要来看罗舒,只是她怕过来会打扰到他们小两口的生活,所以就一直忍着没过来。

    “爸!妈!”罗舒和陆翰墨,同时对着朱慧珍和刚刚走到近前的陆正阳打招呼道。

    “伯父!伯母!”罗政也和两人打招呼。

    “罗政也在呢!”陆正阳笑呵呵的看着罗政。

    罗政笑着点了点头,“昨天过来的。”

    “那挺好的,我们还没有一起过过年呢,人多过年热闹。”陆正阳笑道。

    莫少泽走到陆翰墨的面前,笑着锤了陆翰墨的胸口一记,“是不是很意外,很惊喜?”他这次正好休假,听到陆翰墨的父母要来陆翰墨这里过年,就起了一起来的心思。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陆翰墨了,怪想念他的。有时候他特别怀念两人在一个军区的日子。

    “还真没想到你会来。”陆翰墨也笑着锤了莫少泽的胸口一记。男人打招呼的方式,有的时候很特别,却包含着的浓浓的情谊。

    “我这次来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安宁决定在下个月的十八号结婚。”莫少泽环上陆翰墨的脖颈,笑着一脸开心。为了早点把安宁娶进门,他可是求了好几次婚,那丫头才答应的。

    “恭喜了!”陆翰墨笑道。莫少泽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朋友、战友,看到他找到自己的幸福,他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罗舒,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肚子吗?”申安宁盯着罗舒的肚子,一脸期待的问道。她不是没有见过孕妇,只是她真的很想摸摸罗舒的肚子。听莫少泽说罗舒怀的是龙凤胎。

    “可以。”罗舒微笑着点头。她以前也常常会摸母亲的肚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新奇。申安宁或许也是相同的心态吧。

    听到罗舒答应,申安宁轻轻地将手放在罗舒的肚子上,刚刚放上去,她就感觉到了有一个小小的凸起,正在碰触着她的手心,像是在试探,又像是在跟她嬉戏。

    “这是小脚吗?他踢我的手心了,可真活泼。”申安宁脸上露出新奇的笑容。以前她也摸过孕妇的肚子,可是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她一放上去,宝宝就会伸出小脚踢她的手心的。

    “我也摸摸。”朱慧珍早就想摸了,只是人太多,她没好意思开口。

    将手放在罗舒的肚子上,朱慧珍立马也感觉到了胎动,“我的乖孙们可真聪明,我一放上去就知道了,哈哈哈…”

    ------题外话------

    更新完毕!亲们晚安!(づ ̄3 ̄)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